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王先生三十七岁生日快乐呀~


【楼诚】爱情故事(END)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最后一更来啦!


==============

17.

明诚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出院那天明楼本来想把人带回明家,结果明诚执意要回自己家,明楼觉得自己特别好说话,把明诚送回家的时候,顺便把自己也打包一起带走了。


明诚恢复的不错,出院的时候基本已经恢复到原先上天下海无所不能的样子,出院当天还顺便又去跟于曼丽的班主任喝了个茶。


自从上回打架事件之后,明镜亲自去学校给明台的班级换了个班主任,这位王老师教学能力极强,就是脾气不好,而且可能因为自己单身至今,所以对早恋深恶痛绝。明镜对这位王老师十分满意,明台在王老师的高压下也着实老实了一阵子。


明诚刚办完出院手续,就接到电话,单身男中年王老师阴阳怪气地说了半天学习要专注,高考压力大的一系列注意事项,明诚脸上带着客套的微笑:“王老师,您到底有何贵干?”


“我们这是学校,不是婚介所。”王老师继续阴阳怪气:“明先生,您有空的话,来喝杯茶。”

明楼抓着一沓单据过来,明诚刚刚一脸无奈地放下手机:“你大姐给明台他们新换的这个班主任是不是更年期啊?”

“他神经病。”明楼认识这位王老师,两个人向来非常不对盘,尽管拿着明家的工资,这位王老师依然非常有骨气地把气死明楼当成半生的事业。


“先去趟学校。”明诚十分无奈。

“不去。”明楼果断拒绝。

“你弟弟捅的篓子,你管不管?”明诚挑着眼角看他。

“那姓王的就是个疯子,你不用理他。”明楼简直可以说用全身心在抗拒。


最终明楼还是在明诚的威逼利诱下跟他一起去了学校,依然是当初那间办公室,于曼丽和明台依然垂着脑袋站在一边,不同的是这次坐着的从势利眼女老师变成了阴阳怪气的王老师,一边还多了一个红着眼眶但是不敢哭的女同学。

“王老师您好,我是于曼丽家长。”明诚叹口气,堆着笑走进去。

王老师哼了一声,越过明诚看见了明楼,当即更大声地哼了一声:“我说明台这小子除了不学好什么都干,原来是家传的!”

“疯子你什么意思!”明楼眼看要炸:“我明家的孩子轮不到你来管!”

“你以为我想管?”王老师炸的比明楼还快:“要不是你大姐求我带他,我才懒得管你们明家的小兔崽子!”

“有本事你别拿明家的工资!”明楼跟他对着喊。


“都闭嘴!”明诚重重拍在桌子上,扫了一眼旁边瑟瑟发抖的三个小家伙,叹了口气:“王老师,说正事。”

“哼!”王老师从鼻子发出个感情十足的声音:“你们自己说。”


“嗯?”明诚把明台拉过来:“你说,怎么回事。”

“阿诚哥。”明台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相当不错,刚才还吓得小脸发白,转脸又嬉皮笑脸的,那个不要脸的样子还真有几分他大哥的风范:“嘿嘿。”


明诚觉得太阳穴嘣嘣地跳:“行了我知道了,曼丽你过来,你说怎么了。”

“没什么,一点小事。”于曼丽闷闷地说。

明诚看看另一个要哭不哭的小姑娘,问于曼丽:“为什么要打人?”


“是她先污蔑我的。”于曼丽委屈巴巴地瘪着嘴,就是不哭,把事情跟明诚说了一遍。另一个女同学,就是明台的绯闻女友程同学,但是明台自己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多了个女朋友,知道了也就当即解释清楚了,明台喜欢于曼丽,然后两个小姑娘争风吃醋,这个程同学也沉不住气,当即要找于曼丽谈谈,口口声声说于曼丽抢她男朋友,于曼丽本来都有一阵不理明台了,谁知道这个程同学还处处针对她,于曼丽解释了老半天都没解释清楚。


“然后呢?”明诚不禁感慨现在年轻人内心世界真是丰富的不要不要的。

“她非说我勾引明台,还跟我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就给她演示了一下一个巴掌怎么拍响。”于曼丽梗着脖子。


明楼一个没忍住笑出来,被明诚瞪回去。明诚突然有点感慨自己的教育方式,但是又不想掺和高中生蹩脚的爱情剧,只能堆着笑看王老师:“王老师,小孩子青春期有点躁动是正常的,打人是我们家曼丽不对,曼丽,给同学道歉。”

“对不起。”于曼丽痛痛快快道了歉,躲到明诚身后,不理跟她挤眉弄眼的明台。

“既然这样,那你也给人家道个歉,小小年纪,不务正业,以后少看那些没用的电视剧。”王老师对着程同学吹胡子瞪眼。“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不管你们喜欢不喜欢,在我的班级里,只能有学习一件事!”王老师眼睛瞪的溜圆:“你们俩回去上课,每人三千字检查,下次班会当众检讨,至于明台,罪魁祸首,五千字检查,都滚回去吧。”


三个小家伙垂头丧气地走了,于曼丽气哼哼地走在最前头,明台小跑着追,程同学在后头一脸哀怨地慢慢挪。

学生走了之后,王老师本来还想着挤兑明楼两句,谁成想明楼一会儿都不愿意多待,拉着明诚的手就走。王老师只看到他们俩离开的时候握在一起的手,噎了一分多钟才想明白,愤愤地给明楼发微信:你弟弟还是直的真是万幸!


明楼拉着明诚出了办公室,突发奇想在学校里溜达了一圈。

“上回在学校里见的时候,你还不想理我呢。”明楼一边感慨一边抓紧了明诚的手。

“要不是这俩熊孩子,我没准还见不着你呢。”明诚也感慨。


“不怕,就算没他俩,我也会找到你的。”明楼说。

“现在感觉,这十来年,都好像做了场梦一样。”明诚在学校门口停下,抬头看了看门口那棵很高的柏树:“我本来以为,这辈子都没法跟你好好说话了,现在倒觉得跟以前没什么变化,我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


“我觉得挺好。”明楼拉着他继续走:“我们就是闹了几天别扭,我从来也没答应过分手。再说,从认识你那天我就没想过有别的可能。”

“什么别的可能?”明诚耳根子发烫。

明楼看着他笑:“除了跟你在一起之外的所有可能。”


明诚脸上发热,推着他上车回家。回去是明诚开车,明楼突然问他:“去你家,我需要睡客房吗?”

明诚嘴角勾了勾:“这要看你自己还要不要脸了。”

“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明楼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一秒之后又笑起来:“我向来是不怎么要脸的。”


18.

杜见锋和方孟韦挑了个黄道吉日,终于从家里搬出去住。两个人都没多少东西,家具几乎都是新添置的,杜见锋把方孟韦安置在沙发上,自己在家里转来转去打扫卫生。


方孟韦乖乖坐在沙发上,看一米八几的杜见锋身上套着个买厨具送的碎花围裙,哼着小曲儿,手里捏着块抹布擦柜子,他突然就想起来上学的时候,有一次学生会办活动,准备的时候他给杜见锋送了一瓶水,怕他看出来给后台的同学都买了水,就给杜见锋那瓶是自己递过去的。


“师兄,喝点水吧。”方孟韦小心翼翼地把水递过去。

当时杜见锋挠了挠头,对着他笑出一口白牙:“谢谢啊。”


方孟韦想着笑起来,杜见锋擦完了柜子,改去擦桌子,一脸茫然地看着方孟韦,不知道他笑什么。


“你过来。”方孟韦乖巧地坐在沙发啊上,抱着个抱枕冲他招手。

“怎么了?”杜见锋又笑出一口白牙,跟很多年前一样。


方孟韦笑的软绵绵的,慢慢眨了眨眼:“没什么,就是突然想亲你一下。”


=======================

END

这个故事完结啦,始于家长会终于家长会,感谢熊孩子在这个故事里做出的贡献~~~

【楼诚】爱情故事(12)

*月更上线....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明诚自打受了伤,恍惚有一种自己成了宇宙中心的感觉。先不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明楼恨不得盯他二十五个小时,于曼丽一放学就往医院跑,还附带一个熊的花样百出的明台;就连在公司忙的飞起的杜见锋,居然都有空带方孟韦来见了个家长。


明诚在医院躺了好几天,好不容易能下地走几步,明楼扶着他,他扶着后腰,在医院的楼道里慢慢挪。明诚在病床上躺得脚底发软,动一下又扯得后腰的伤口生疼,明楼也不说话,一手扶着他的胳膊,一手托着他的后腰,陪着他慢慢走。明诚越走越觉得这个场景似乎有点诡异,又实在想不到为什么,后腰的伤口一阵一阵的疼,明诚扶着腰叹气,一手抓着明楼慢慢挪:“我怎么感觉跟半身不遂似的呢?”


“放心,没那么严重。”明楼跟着慢慢挪,腾出只手摸了摸明诚的头发:“过几天就回家养着去。”

“嗯。”明诚点了点头,突然扭过头去看明楼:“你这两天没别的事吗?”


“还要什么事儿,你就是最大的事儿。”明楼认真地给他看着脚下:“小心台阶。”

明诚停下来,费劲地转回头去看明楼,眉毛往上挑了挑,嘴角勾起个笑来:“哎,那么多年不见,你这套路是越来越深了。”

明楼眨了眨眼,好像才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委屈巴巴地瘪了瘪嘴:“我没套路你。”


明诚闷声笑了一阵,一手抓着明楼的胳膊,一手扶着后腰继续走。然后杜见锋就来了,左手牵着方孟韦,右手提着一个疑似果篮的东西。明诚远远看着他就觉得头疼,就这个智商也能找到对象,这个看脸的世界真的是没救了。

杜见锋走到他们跟前,眉头突然一皱,解决了困扰了明诚一路的问题:“你这啥姿势,咋跟个孕妇似的?”

明诚抬脚要踢他,被明楼一把抱住腰:“你小心点儿!别扯着伤口。”

“你放开我!”明诚气得直瞪眼,挣扎着非要踢杜见锋一脚不可:“谁孕妇了!你才孕妇呢!”

“好了再踢,乖。”明楼使了点力气抱住他,扭头看方孟韦:“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杜见锋傻归傻,找了个小男朋友倒是挺聪明,方孟韦及时把杜见锋推到一边去,自己笑眯眯地凑上来:“今天不太忙,我们来看看阿诚哥。”

明诚跟方孟韦笑笑,又瞟了杜见锋一眼,扬起下巴来:“咳,来就来吧,还买什么东西啊。”

“这不是有正事儿找你么。”杜见锋扭扭捏捏地抠着果篮的提手,耳朵泛着一点点娇羞的红色。

明诚眯着眼想了想,心里忍不住暗爽,嘴上还端着架子:“这时候想起我是你哥来了?”

杜见锋挠了挠头,嘿嘿傻笑了两声,方孟韦脸上也开始红起来,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明诚。


“回去说吧。”明楼扶着明诚挪回病房去,明诚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明楼十分自觉地在他旁边坐下,明诚眯着眼上下打量杜见锋,明楼自顾自拉着明诚的手揉捏。

“男朋友?”明诚笑眯眯地问。

杜见锋看着他的笑脸打了个哆嗦:“啊。”

“要搬出去住?”明诚还是笑,方孟韦也悄悄打了个哆嗦。

“嗯。”杜见锋点头。

“打算住哪儿?”明诚吓唬够了杜见锋,稍微偏了偏头,上下打量方孟韦。

杜见锋挺了挺胸,把方孟韦挡在后头:“先住孟韦那儿,过一段再.....”


“小方啊。”明诚翻了个白眼,又笑眯眯地看方孟韦:“见锋呢,退伍没几年,也没什么钱。”

“阿诚哥,我不嫌弃他。”方孟韦圆眼睛眨了眨,跟杜见锋对视了一眼,脸慢慢红起来:“没钱没关系的,他没钱,我有。”


“不过呢,我也不能看着他不管啊。”明诚咂咂嘴接着说:“我呢,前几年给他买了套房子,就在我楼上,面积不算大,不过你们俩住应该够了。”

杜见锋吓了一跳:“楼上也是你的?你啥时候买的?”

明诚用看傻子的表情看他一眼:“说了前几年了,你这种智商是怎么找到这么好看的对象的?”


“不是,你给我买房干啥?”杜见锋花了一分钟接受了自己其实在市内的黄金地段有一套大面积复式的现实,脑子还有点儿懵。

“就防着今天啊。”明诚往后靠了靠:“你总有一天要成家,曼丽以后也要嫁人,房子总是用得到的,再说了,就算用不到,也算投资嘛。”


“不是问你这个,你又不是...”杜见锋嘴一秃噜,又把后半句闷了回去,闷闷地说了句:“你这是干啥。”

“我又不是你爹,是吧?”明诚撇了他一眼:“准确的说,我连你哥都不算,但是我就你跟曼丽两个亲人,这不算什么。”


“你他娘还真是属貔貅的。”杜见锋蔫头耷脑地哼了几声。

“你呢,也不要有心理负担,这几年我也没怎么给你发过奖金,也没涨过工资。”明诚把手从明楼手里抽出来搭在膝盖上,明楼不满地撇了撇嘴,明诚全当没看见:“这房子就当给你的奖金。”


杜见锋深吸一口气,算是勉强接受了他的说法,明诚似乎找到了一点当家长的成就感,开心地眯眯眼:“你放心,走到哪儿我都是你哥。”

杜见锋本来是有一点感动的,又突然充满了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无语,愤愤地说:“你可真他娘的能折腾。”


“我就当你夸我了。”明诚把方孟韦叫到身边来:“钥匙在我书房右边柜子的第二个抽屉里,小方你去拿,见锋这个人吧,就是脑子不太好,你别嫌弃他。”

方孟韦乖巧的点点头:“他不傻的,谢谢阿诚哥。”

“不过,你家里....”明诚试探着问了一句。

“我家里知道。”方孟韦说。其实他家里很多年前就知道杜见锋了,当年方孟韦就是因为跟家里出柜被赶出家门,无奈跑到明家去求收留,后来还是明镜隔三差五跟他爸聊一聊,劝了一年多,方家才算接受了现实,好在杜见锋人还算不错,方家虽然不高兴,但是也没说什么。


“那就好。”明诚点点头,这事儿算是结束了,又扯了一阵闲话,明诚实在看着杜见锋来气,找了个理由让他们走了,送走两个小的,明诚才想起明楼来。明楼拄着沙发扶手,歪着脑袋看他,嘴角勾着个意味深长的笑。


明诚让他笑得心里发毛:“你笑什么?”

“就是突然觉得,我眼光特别好。”明楼重新抓住明诚的手:“聪明漂亮还会赚钱。”

明诚抬着下巴,傲娇地哼了一声。


“阿诚。”明楼问他:“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当时想,万一哪天我死了,要给他们把以后都打点好。”明诚笑道:“谁知道那一阵曼丽青春期,特别不省心,就这么闹着闹着,也就过来了。”


明楼听他说起以前的事,脸色一暗,手上用了些力气握住他。明诚笑了笑,明楼这几天一直小心翼翼的,他一说起之前的事,明楼就一副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的样子。明诚看了他一会儿,抽出手捧住明楼的脸:“你怎么又不高兴了呀?”

“我....我没有。”明楼垂下眼睑。


“说三件事。”明诚清了清嗓子,明楼眨眨眼。

“第一,我不怪你,这一切乱七八糟的事都不怪你。”明诚看着他的眼睛说:“第二,我很好,没有后遗症,我也没那么脆弱,不许瞎想。第三,你要搞清楚,到现在为止,你还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明楼又眨了眨眼,明诚双手固定着他的脑袋,明楼心里乱七八糟的,一会儿想阿诚不生气了,一会儿又想自己干了那么混蛋的事阿诚居然不怪他。嘴唇抖了抖,明楼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明诚看明楼呆呆的好笑,明明早一点还在电话会议里把下属怼的话都说不出来,怎么一碰到跟他有关系的事就像个傻子似的。明诚双手捧着明楼的脸,慢慢凑上去,在他眼角亲了一下,松了手看着他笑。

明楼眼疾手快地抱住他,小声问:“阿诚,你....”

“我也不知道。”明诚安抚性地拍拍他的后背,忽然想通了似的笑了笑:“大概这就是该死的爱情吧。”

【楼诚】爱情故事(11)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章内容偏乱.....

=======================

14.

明诚以前老说明楼什么都好,就是不太讲理,大少爷向来说一不二惯了,办事从来不拖泥带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明诚麻药劲过了,慢慢被疼醒的时候,明楼已经把那糟心的两口子解决了。

明诚醒的时候他在病床边上坐着,后背稍稍躬着,抿着嘴看明诚,乍一看居然还有点可怜巴巴的感觉。

明诚张了张嘴,嗓子哑得厉害,什么也没说出来,只含糊不明地哼了一声。明楼见他醒了,眼睛一亮,赶紧坐直了,两只手在膝盖上搓了搓:“阿诚,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明诚伤在后腰,只能趴着或者侧躺,动一下浑身都难受。明诚皱着眉头活动了几下,又清了清嗓子:“我要喝水。”

“哦,好好好。”明楼迅速兑好温水,把明诚扶起来,半靠在自己身上,水杯送到他嘴边:“慢点喝。”

明诚喝完了水,身上实在没力气,索性就像没骨头一样靠在明楼身上:“怎么就你自己在这儿?”

“见锋去派出所了,孟韦跟他一起去了。”明楼调整了姿势,让他靠得更舒服一点:“我在这儿陪你,我跟他们说了,等曼丽放学就接她来看你。”

“嗯,好。”明诚还皱着眉头,咋牙咧嘴地往后碰了碰腰上的伤口:“那小子下手够狠的。”

明楼听他说疼,又想起这一天的破事,更是恨的牙痒痒:“他父母来过了。”

“正常。”明诚冷笑几声:“我就知道,那一家子,怎么可能不来。你把他们弄走了?”

“我让他们签了一份协议。”明楼说:“我可以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走的远远的,再也不来烦你。”

明诚喉结上下动了动,嘴角往上勾了勾:“好。”又在明楼肩膀上蹭了几下:“你搞出来的事,还是得你收拾。”

“对不起。”明楼摸了摸他的脸,越想越难过:“害得你这些年这么难过。”

明诚把他的手从脸上拿下来握在手里,笑了笑:“那我不原谅你,行不行?”

“行。”明楼点了点头:“只要你高兴就好,我承认我确实错的太离谱,你不原谅我也行。”

明诚闷闷地笑了几声,又问:“你打算给他们多少钱?差不多就行了。”

“多少给一点,我叫孟韦和见锋去处理了。”明楼又给明诚喂了半杯水,擦干净嘴才说:“要不然他们真的闹到鱼死网破,大家都不好。”

“嗯,有道理。”明诚说:“让见锋去处理,他们也落不着什么好处,这小子也不知道在部队学了点儿什么,吵起架来能气死人。”

“而且,你不会不管他们的。”明楼看着他说:“你不是那种人,他们也就是吃准了你心软,才敢三番五次来找你。”

明诚听他说完,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吧,就是这点儿不好,在你这儿什么都瞒不住。”

“那我以后不这样了。”明楼答应的爽快。

“你说让我怎么办?”明诚眯了眯眼:“你肯定是把什么都打算周全了才做的,让人连个不字都说不出来。要不说你这人可恨,在你面前显得别人都跟傻子一样。”

明楼噎了一下,心说自己别又干了什么错事惹阿诚不高兴了吧,赶紧问:“那你准备怎么办?”

明诚叹了口气:“最后给他们一笔钱, 然后让他们滚蛋。”

明楼这才放下心来,明诚突然说:“我以前本来想过去找你的。”

明楼愣了一下,就听明诚继续说:“你刚走那年,我生气,后来又想,你也是为我好,我想跟他们好好相处来着,后来实在忍不住,就跟他们吵起来了,那之后我才知道,他俩本来没打算结婚,后来不小心有了我,觉得我不光彩,就扔了,再后来,是有了那个,被家里人发现了,没办法才结婚,也从来没想过找我。”

“他们跟我说,你是不小心被拐走的。”明楼小声说。

“人傻钱多说的就是你。”明诚斜了他一眼,又好像想起了什么,笑起来:“你走之后,我有一段时间穷的饭都快吃不起了,他们后悔的要死,说要不是看你有钱,怎么也不会认我这个丧门星的。后来我就习惯了,特别想见你,攒了好久的钱想去法国找你,然后他们儿子跟别人胡闹,打伤了人没有钱赔偿,一家子天天来找我哭,当时正好老梁刚跑了,我每天忙的要死,他们到我公司来闹,我没办法,把那笔钱给了他们,那时候想,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这样,就再也没想过找你。”

明楼安安静静听着,越听越后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抬手摸了摸明诚的头发。

明诚想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舔了舔嘴唇接着说:“后来,他们总来闹,我实在受不了了,就病了,整夜整夜睡不着,好在公司慢慢好起来,我有时候忍不住想,哪天我实在没办法了,就跟他们同归于尽算了,遗书都写好了,财产都给见锋和曼丽分好了,不过也就是想想,后来他们出了一件大事,答应我出一笔钱,他们就跟我彻底断绝关系,再后来,又闹了好几年,你就回来了。”

“对不起。”明楼听得心里难受,眼泪掉下来,在衬衫上洇出一小片水迹。

“你就不能换一句吗?”明诚自打再见到明楼,听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对不起。

“你,你喝水吗?”明楼呆呆地问了一句。

“我看你真是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使了。”明诚撇嘴,抓住明楼的胳膊:“扶我下去。”

“你还伤着呢,现在不宜走动。”明楼按住他。

明诚没忍住狠狠翻了个白眼:“我要上厕所!”

15.

明楼在医院陪明诚,杜见锋跟方孟韦等律师走了之后又被叫去派出所询问情况。笔录做的很快,明诚公司前台有监控,拿过来就是证据确凿,就等着走完流程起诉了。杜见锋气得要死,出了派出所还忍不住骂:“什么东西!一家子王八蛋!”

方孟韦拽着他出去,在他头上胡噜一把:“好了,你别生气了,警察和明楼大哥会处理好的。”

说到明楼杜见锋更生气了:“你还说明楼,他是不是傻!给他们钱干啥,有病啊?”

“哎呀,你又糊涂。”方孟韦拉他在路边的长椅坐下:“要是什么也不给,他们彻底没了退路,可就只能去找阿诚哥闹了,就当破财免灾了。”

杜见锋慢慢转过弯来,还是觉得窝火:“这么多年财也没少破,那一家子灾星也没走啊。”

“都会好起来的。”方孟韦握住杜见锋的手:“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不成?”

杜见锋自己给自己顺气,反手握住方孟韦,又不好意思说心疼明诚,哼哼唧唧半天:“老子就是心疼钱。”

方孟韦知道他想说什么,狠狠在他脑门戳一下:“你还是心疼心疼阿诚哥吧,大哥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是,他还缺心眼儿呢。”杜见锋狠狠翻了个白眼:“他们哥儿俩都缺心眼儿!”

“好好好,就你最聪明。”方孟韦笑眯眯地摸杜见锋的头,又感慨道:“阿诚哥就是太善良了。”

杜见锋可能是憋气憋的厉害,说什么都要杠几句:“他可不善良,就是傻。”

“你这个杠精!”方孟韦瞪他。

“你别不信啊。”杜见锋抓着方孟韦的手,想起以前被明诚支配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我十二那年,出去玩的时候出了车祸,我爸妈都走了,他俩把我护在最后头,我才活了下来,后来就到孤儿院去,当时难过,人也矫情,看谁都不顺眼,没人管得了我。”

“只有阿诚哥管你么?”方孟韦圆眼睛看着他。

杜见锋嘴角抽了抽:“他把我按在仓库里打了一顿,还说,大家都没爹没妈,谁也不用让着谁,小孩儿嘛,心里不服,但是也不敢,天知道他瘦的跟个小鸡子似的,打人那么狠。”

方孟韦本来准备听个煽情的故事,眼泪都准备好了,谁成想又生生憋了回去,笑得直打嗝:“哈哈哈哈哈,怪不得跟大哥是一对,大哥教明台也主要靠家法。”

“后来吧,我再大点儿,他就到叛逆期了,跟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炸,当时又没人敢跟他动手,吵架吧,又说不过他。”杜见锋仔细想了想,一脸的痛心疾首:“孤儿院的孩子都怕他。”

方孟韦想了想那个场景,憋笑憋的直发抖。杜见锋接着毁自己形象:“我当年也傻,他鬼主意多,老子没少给他背锅,他那些个歪理一套一套的,被他忽悠了好几天都反应不过来。”

方孟韦眼泪都笑出来:“你现在也不聪明。”

杜见锋哼哼唧唧地扭过头去,方孟韦捏着他下巴把他转过来:“咱俩有一个聪明的就够了。”

“哼!”杜见锋瞪眼。

方孟韦双手捧着他的脸,一句话说得他没了脾气:“你傻我也喜欢你。”

【楼诚】爱情故事(10)

1   2   3   4  5  6 7  8 9

我可以不过情人节,但是我cp必须要发糖!

上回书说到,楼总高光时刻.....

=============

“我找出你们来,一是因为阿诚的心愿,二是想着我要出国,也好有人照顾阿诚。”明楼不看他们,慢悠悠地说:“你们就是这么照顾他的?”

来的两个人吓了一跳,畏畏缩缩地看着明楼,男人略微挺了挺胸,往前凑了半步,把老婆挡在后头,贴着笑脸问:“明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明楼靠着沙发眯了眯眼睛:“我的阿诚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你儿子现在又在哪儿,二位真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明先生,您这话说的。”那人搓了搓手,看了看明楼旁边的长沙发:“阿诚也是我儿子,我们自然不会....”

“是吗?”明楼手指头在膝盖上胡乱敲着,脸上还是一副看不出喜怒的神色。

“那,那是自然。”女人怯怯地说:“你,你先让我们看看他。”

“是,是,明先生,阿诚还伤着,我们先看看他,也好照顾。”男人跟着点头。

“不必了。”明楼放下翘了半天的二郎腿,坐直了身子:“阿诚我自会照顾,你们不必再见他。”

“那...”女人还想再说什么,明楼一眼看过去,也没说什么,只抿着嘴看她,那个女人心里一哆嗦,往后退了退,没敢再开口。

“既然来了,我正好有些事同二位说,请坐。”明楼嘴角往上勾了勾,指了指门口的长沙发:“坐吧。”

那两个人将信将疑地坐下,试探地看着明楼,明楼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还拿起茶几上的杯子来回看。那女人有点坐不住,悄悄拉丈夫的袖子, 表情也着急起来。明楼眼角瞟了一眼,嘴角往上勾了勾,慢悠悠清了清嗓子:“二位有话说?”

“明先生,犬子年纪还小,不懂事...”男人唯唯诺诺地说:“能不能....”

“不能。”明楼答的干脆:“您管三十岁叫年纪小?年纪小就能滥赌?就能动刀子伤人?”

“这,他也不是故意的呀,要是明诚把钱给了他,他哪里会捅人的呀!”女人捂着脸哭起来:“都怪那个丧门星!”

“你说什么?”明楼坐直身子,紧皱着眉头看她,眼里满是愤怒和鄙夷:“你们一家子,像蚂蟥一样叮在阿诚身上吸血,还有脸说这种话?”

“他滥赌,是阿诚让他去的么?他当年聚赌,抢劫,是阿诚逼着他去的吗?”明楼极其嫌恶地哼了一声:“自甘堕落还要连累旁人,令公子当真好家教。”

“明先生。”男人脸上挂不住,说话居然硬气起来:“你说的不错,我儿子自甘堕落,我们一家子都自甘堕落,可事情变成今天这样,跟明先生你也有关系吧?”

“不错,是跟我有关系。”明楼坐起来,把水杯放在茶几上,玻璃相撞发出一声脆响。明楼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看了他们一眼:“这件事我后悔了十年,我以为阿诚那么好,他的父母一定会爱他,他的兄弟会尊敬他,崇拜他,我想把一切都给他,别人有的,我的阿诚也该有。”

“谁知道呢,我倒是大错特错。”明楼看了一眼病房里屋关着的门,又转回来看着他们:“我忘了有些人不配做人,也有些人不配做父母。”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那女人跳起来:“你算什么东西!有钱了不起吗?我告诉你,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他没完!”说完之后那女人伏在她丈夫肩膀上哭起来。

明楼看着他们生气,又被她哭得头疼,眉头拧得死紧:“你儿子有没有事儿,得等阿诚醒了决定,不过你要是再哭,我保证他出不来。”

“你想怎么样?”那两口子赶紧闭了嘴,后怕似的看着明楼。

“这些年,阿诚一共给了你们380多万,这里面,有230万是你们断绝关系之前给的,另外还有100万是你儿子欠了高利贷,你们自己提的,跟阿诚断绝关系,拿了这笔钱再不来往。”明楼仔细给他们盘算:“你们断绝关系,是走过法律程序的,阿诚对你们再没有任何赡养义务,那这之后给的,我要是不追究自然没事,要是追究,这就是敲诈勒索。”

“再加上今天,故意伤人。”明楼眯了眯眼:“你们也别跟我说什么证据,证据我自然都有,现在你们能选的,是一个人去坐牢,还是一家人去坐牢。”

“你别想仗势欺人!”那个女人看明楼没想放她儿子一马,索性跟明楼撒起泼来:“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自己的家事,关你什么事?当年是你求着我认那个小兔崽子,现在你又来装什么好人,呸!”

“我从来没想着装好人。”明楼抬起下巴,笑了两声,心里更觉得这两个人恶心:“所以,我就是仗势欺人,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儿子已经在看守所了,想一点苦头都不吃,绝对不可能。至于你们,退休也有些年头了,家里的小商店生意也不好,我既然能知道,就能让你们过得更不好一点。”

那两个人还想再开口,明楼直接堵住他们的话头:“想骂我回去再骂,当着我的面骂我,结果只会更坏。律师马上就到,做口供的警察也很快就到,我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一切按法律来,故意伤人,再加上敲诈勒索,还有你们两个当年说不要阿诚就不要了,遗弃罪应该也是成立的。算起来,该有多少年我也不知道。第二,我可以给你们一笔钱,你们走得越远越好,等你儿子刑满释放了,你们好与不好,都跟阿诚再没有关系。”

“你威胁我们?”那个男人还算理智。明楼笑了两声:“你还算聪明,我就是在威胁你们。我能从那个穷山沟里找到你们,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你们消失。”

“你能给我们多少钱?”那个女人斟酌了半天,试探着问明楼:“你做这些,阿诚知道吗?”

“你们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明楼稳稳地坐着,方孟韦和杜见锋带着律师进来,明楼接过律师带来的文件,仔细看过之后递给他们,板着脸说:“我做的所有事情,自然会告诉阿诚,你们不必关心,你们只要做到离阿诚远远的,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不然,我会做出点什么来,可就说不准了。”

“这个文件,你最好签了,不然,阿诚的伤,可轻可重,阿诚要是伤的重了,我的律师是一定会向法庭申请从重处罚,到时候,他判几年,你们心里应该有数吧?”明楼摸出支笔扔过,看着他们签了文件,嘱咐律师尽快走法律程序,说完又看了他们一眼:“事情说完了,那就慢走不送。”

“你!我们要见阿诚!”那两个人叫起来,想着明诚心软,或许再闹一场还有转圜的余地。

“不必了。你们只要记住,以后,阿诚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明楼站起身来,背着手,笑了几声,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神明显温柔下来:“从此以后,阿诚是我一个人的。”

大家新年快乐呀!马上就要到楼诚的第四年啦✧*。٩(ˊωˋ*)و✧*。


也祝明先生和明先生新年快乐呀!


【楼诚】爱情故事(9)

1   2   3   4  5  6 7  8


==============================

明楼在酒会上就小弟的教育问题跟明诚愉快地达成一致,心情大好,所以回家教育小弟也教育的异常认真。


明台本来是很高兴的,趁着大哥不在,正抱着明镜的胳膊痛诉少年心事,然后明楼就满面春风地回来了,看见明台正像个摇尾巴的狗子一样在明镜身边蹭,瞬间板下脸来。

“你又怎么了?一回来就闹脾气。”明镜摸着明台的脑袋:“我们又招你啦?”

“就是就是。”明台在大姐身边狐假虎威,冲明楼吐舌头。


“你还敢说!你给我跪下。”明楼眼睛一瞪,在明镜旁边坐下:“你做的好事,要不是阿诚告诉我,我倒不知道你如今可真是有本事了啊?”

“阿诚?阿诚说什么了呀?”明镜眉头蹙起来,似是有些不满:“我们明台怎么了呀?”


“大姐,你先别急。”明楼拍拍明镜的手,又横明台一眼,明台瘪着嘴,不情不愿地跪在地下。

“我问你,最近,你那个女同学,于曼丽,是不是不理你了?”明楼哼了一声。

“你也知道了?”明镜问他:“那你问问阿诚,这是怎么了呀?”

“还不是他干的好事。”明楼狠狠瞪了明台一眼:“我再问你,你那个女朋友,姓程的女同学,又是怎么回事?”


“我,我跟锦云是好朋友。”明台耷拉下脑袋。

“哈,好朋友,当初你也说曼丽是好朋友。”明楼嘴角歪了歪,看向明镜:“不过,既然只是好朋友,几个女同学嘛,不理就不理了吧,正常来往而已,哪有个谁非得理谁的,我也是气急了,明台,你起来吧。”

明楼说完,明镜想了想,反倒回过神来,柳眉立起来:“你给我跪着。”

“大姐。”明台一瘪嘴,哼唧了几声,老老实实跪好。


“好你个明台,你才多大?就,就学会脚踩两条船了?!”明镜站起来,气得直跺脚:“你交朋友,我跟你大哥向来不管你,你倒好,小小年纪就学会勾三搭四,送你上学,你不认真就算了,三天两头装病逃课,我想着你就算成绩不好,好歹还是个好孩子,你倒好,左一个于小姐,右一个程姑娘,人家于小姐知道了不理你了,你还不高兴了?现在就勾三搭四的,这以后大了,难不成还要欺男霸女?”


“大姐,大姐,消消气。”明楼拉住明镜,装起好人来:“明台年纪小,是荒唐了点儿,他也说了,就是好朋友,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说这位程姑娘,是明台的女朋友,两个人天天出双入对的,也说不定是孩子们理解错了。”


“哦,现在你装起好人来了?!”明镜又转向明楼,气的脑门发胀:“我早就跟你说让你好好管教他,你呢?开个家长会都推三阻四,老师请十次去一次,成绩也不问,平时也不管,现在好了?人家于小姐家长就差找到家里来了,哎,你看看,明大少爷,现在左右是你当家,你说怎么办?”


明楼本来在一边看热闹,被明镜骂得一脸懵:“又,又是我的错?”

“上梁不正下梁歪!”明镜狠狠在明楼手臂上拧了一把,拍着胸口缓了口气,瞪明台一眼:“要我说,你也别再想着这个女同学那个女同学了,我明天就去找你们老师,好好盯着你,高考之前,什么乱七八糟的也不许做!省得害了人家好好的女孩子。”


明镜怒气冲冲地上楼休息,明台哭丧着脸往楼上走,没走几步就被明楼叫住:“站住。”

“你还想干嘛?”明台深感大哥靠不住,吸了吸鼻子,还是挪过去问他:“阿诚哥跟你告状了?”


“这不是重点。”明楼轻轻摇了摇头,心里感慨他跟大姐脑子都不错,怎么弟弟这么蠢。明楼眯着眼笑笑:“关键是,曼丽不高兴了,才会跟阿诚说,阿诚也不高兴了,才会跟我说。你把人家姑娘惹恼了,还有脸来跟大姐哭?”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生气了。”明台垂头丧气的,他自己都不知道程锦云是他女朋友。

“不是反对你早恋,但是,有了女朋友就不要再去跟别的女同学献殷勤。”明楼说。


“啊?”明台愣了一下。

明楼冲着他挤出个慈爱的笑来:“再招惹曼丽,打断你的腿。”


“啊?”明台更丧了:“大哥,你到底是我大哥还是曼丽大哥啊。”

明楼一脸慈爱地走回自己书房门口,回头看了一眼明台:“阿诚的妹妹就是我妹妹。”


明台憋了一口气,仰着头朝楼上喊:“大姐!大哥欺负我!”

明镜正在气头上,在房间里大喝一声:“你给我滚回房间待着!”


明楼关上房门,喜滋滋地想着,自己为了这事还挨了明镜一顿骂,是不是可以找阿诚要点好处?


这么想着,明楼也就这么办了,第二天象征性地去公司处理了些事,随便找了个由头去找明诚。明诚也难得没躲他,叫杜见锋带方孟韦出去,让明楼进他办公室说话。


“不躲我了?”明楼笑眯眯地进去。

明诚横他一眼,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我能怎么办?我弟弟不能孤独终老吧?”

明楼抬起手指点了点他:“淘气。”


明诚抬眼瞪他:“你又怎么了?”

“我为了明台跟曼丽的事,被我大姐好一顿数落,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儿?”明楼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杯茶闻了闻。

“你还讲理不讲理,你弟弟闯了祸,关我什么事。”明诚气笑了:“少跟我装蒜。”

明楼敛了笑,咂咂嘴:“你这个人,一点玩笑都开不得。”


“你有事没事?”明诚眉头皱起来。

“当然有,不然我敢来找你么。”明楼勾了勾嘴角:“听说,你跟梁仲春,想参与下个月的招标?”

“怎么,不行?”明诚抬眼看他:“你明家的生意,别人能做我不能做?”

“行,当然行。”明楼放下茶杯:“你找我啊,找梁仲春干什么,那个老油条,一看就不像好人。”


“找你干嘛?”明诚瘪瘪嘴:“我可不欠你人情。”

“咱们俩说什么人情不人情的,你说什么,我还能不答应你?”明楼眯着眼笑。

“万一,你们家这块饼我吃不下呢?万一我坑你呢?”明诚也眯起眼睛来:“你摸着良心说话。”

明楼凑过去,手掌放在明诚膝盖上拍了拍:“知我者阿诚。”


明楼来找明诚,本来是想沟通沟通感情,没成想还赶上一出大戏,本来还想着找个时候再了结的事好巧不巧就碰上门来。明楼跟明诚正聊着,就见杜见锋怒气冲冲地推门进来,黑着脸指着门外:“那疯子又来闹了,你出去看看吧。”


明诚脸色一暗,双手握拳,深吸一口气,先看了看明楼,对他笑了笑:“你先...算了,你先坐一会儿吧,我出去看看。”

“我跟你去。”明楼站起来,也黑着脸:“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还真拿他没办法了?!”

“你坐下!”明诚脸上发白:“没你的事。”

“阿诚。”明楼还想争辩几句。


“你坐下!”明诚提高声音喊了一句,恶狠狠地摔门出去。明楼气得直咬牙,他知道明诚不想让他知道这些糟心的事,但是他不能不管。攥了攥拳头,还是开门出去。


闹事的人围在公司前台,两个凶神恶煞的人,押着一个面黄肌瘦眼窝凹陷的年轻男人,明楼看了一会儿才认出来,这个人应该是明诚那个生物学关系上的弟弟。


“你们干什么?”明诚冷着脸走过去,来闹事的人要见明诚,前台的姑娘问他们有没有预约,被推倒在地上,吓得小声哭泣。

明诚把前台拉起来安抚:“别怕,今天真是对不起你,你回家休息几天再来上班,别怕,身体有不舒服的话去医院看看,医药费我出。”

“明总,他们,说是你弟弟。”前台小姑娘抽抽搭搭地跟明诚说。


明诚叫人把前台姑娘扶下去,自己站在那几个人面前,及其嫌恶地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来做什么?”

“这小子欠我们钱还不上。”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把明诚那个弟弟推到明诚面前:“你今天要是不还,今天就弄死他。”


“哦。”明诚冷着脸。

那几个人见他没反应,也愣住了,狠狠踢了倒在地上的小瘦子一脚:“你什么意思?”


“你们要弄死他来我这儿干什么?”明诚冷冰冰地开口:“赶紧走,不走我报警了。”

“你当我们不敢?!”来讨债的人掏出把刀子来在明诚面前比划。

“你敢不敢与我无关,爱打爱杀出去,别脏了我的地。”明诚手插在口袋里,依然面无表情。


“哥!你不能不管我啊!”小瘦子缩在角落,也听出来明诚没有管他的打算,拽着明诚的西装喊:“我是你弟弟啊!哥,你有钱有势,你不能不管我啊!”

“我跟你没关系。”明诚踢开他,慢慢眨了眨眼,躬下身子看他:“前年我就跟你家断绝关系了,官司打了半年,你当时那么有骨气,这么快就忘了?”

“我,我们是亲兄弟,你不能不管我。”那个小瘦子又去抓明诚:“你就算,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能不管爸妈啊。”

“当年他们扔掉我的时候可没想这么多。”明诚冷笑一声,往后退了一步。


“你,你,你没良心!”小瘦子见亲情牌打不通,就开始撒泼:“你自己有钱有势,就不要亲生父母,你弟弟有困难也不管不顾,你不管我,我死也要拉着你!”

“那你死啊。”明诚阴恻恻地笑了笑,蹲下身子跟他面对面,压低了声音:“你三番五次来威胁我,真当我拿你没办法?我从小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无牵无挂,你真惹急了我,不过是一条命,你看我怕不怕。”


小瘦子看着明诚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往后退了退。明诚紧追不舍,往前凑了凑,揪着他的领口:“况且,你做的那些好事,我可都留着证据呢,送到警察局去,没个几年你可出不来,别给脸不要脸。”


明诚说完了,站起身来,抽出手绢擦了擦手,朝着围观人群笑了笑:“大家见笑了,都回去工作吧。”

来讨债的人被明诚变脸的速度吓了一跳,往后退了退,还是凶巴巴地质问:“你这是不打算还钱了?”


“这位先生说笑了,冤有头债有主。”明诚擦完了手,把手绢扔在地下,笑了笑:“我是个生意人,不该我赚的我不赚,不该我掏的钱,我也不会掏,各位自便。”

“你不还他可就活不成了!”债主拿刀比在小瘦子脖子上。


“烦请各位出去动手,地板脏了,不好打扫。”明诚朝他们点点头,转身要走,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扔给杜见锋:“拿出去扔了,恶心。”


那小瘦子吓得脸色苍白,又恨恨地盯着明诚:“明诚!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从债主手里抢过刀来,朝明诚后背捅过去。明诚一时没有防备,后背一疼,转身一把抓住那人,使劲一拧,刀就掉在地上,明诚又一脚把他踢到地上,狠狠补了两脚。


明楼从办公室出来就见明诚正冷着脸威胁他那个弟弟,本来以为明诚能处理好,这次他不想自己看见就不插手,等后头再悄悄把那家人打发了,谁成想那个怂包居然敢对明诚动手。明楼反应过来的时候明诚已经咬着牙把人踢倒了,明楼赶紧过去拉住他:“阿诚!”


“见锋,报警。”明诚捂着后腰,杜见锋也吓了一跳,先按了警报器叫保安来,又拿起电话来报警,还腾出一只手扶着明诚。

“快打120!”明楼抱着明诚,朝围观的人喊:“都傻了!”

“明楼,疼。”明诚无力地趴伏在明楼肩膀上,脸色苍白,大概血流的多了,他觉得腿软,眼前一阵一阵发白。

“阿诚,别怕,别怕。”明楼脱下外套,折起来按住明诚的伤口止血。


救护车来的很快,明楼陪着明诚去医院,杜见锋和方孟韦留在公司等警察来。明诚到了医院就直接被送进了手术室,那一刀扎得深,伤到了内脏,好在没生命危险。明楼安排好了病房,明诚从手术室出来,打了止痛药,昏昏沉沉地睡着。明楼坐在床边看着他,更是自责,要不是当初他会错了意,也不会惹出这么多事来,更不会害了明诚这么多年。


伤人的和放高利贷的都被警察带走,明楼没空管那个,只在医院守着明诚。很快就又有人找上门来,明楼冷笑,可真是护犊情深啊,才不到一天,就找上门来了。

“大哥,那怎么办啊?”方孟韦问。

明楼站起来,把明诚的手掖回被子里,整了整衣服,关上病房的门出去:“让他们进来。”


明诚住的是医院专为不差钱的病人准备的高级病房,外头还有个小会客厅。明楼轻手轻脚地关上病房的门,在会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很快就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穿着到还算体面,只是表情阴晴不定,眼珠子乱转。


“二位,好久不见。”明楼冷冷地勾了勾嘴角。

那两人看见明楼都吓了一跳,眼珠子转了转,对视一眼,堆着笑过去:“呀,是,是明先生呀,可是好久不见了。”


“我找出你们来,一是因为阿诚的心愿,二是想着我要出国,也好有人照顾阿诚。”明楼不看他们,慢悠悠地说:“你们就是这么照顾他的?”


=================


【楼诚】爱情故事(8)

1   2   3   4  5  6 7


===================================

明诚向来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心大,所以他两天前才跟明楼苦大仇深无比哀怨地见了一面,第三天照样能在酒会上跟明楼愉快地握手打招呼,还算计着想赚人家的钱。


明诚也觉得明楼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脸皮厚,前几天还情深似海地要跟他再续前缘,这时候再碰见也一样能跟他握手装客套。


酒会是明诚的客户举办的,据说含金量相当高,要是有人往场子里扔颗炸弹,上海经济能分分钟崩溃。明诚这几年常出现在这种场面,每次来还是会忍不住感慨,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他穷的饭都吃不起,现在也能人模狗样地混在有钱人当中装模作样地探讨国计民生了。

明楼听说是头一回来,以前要么是大姐来,要么就直接推了,今年还是实在推不掉,明楼才板着张脸来参加。明楼本来不怎么愿意参加这种活动,应酬这些脑满肠肥的经济界人士,想想都觉得头疼。


明诚来得早,他也不愿意应酬,但是该做的面子功夫从来都不会差。明诚随手拿了块小点心吃,然后就看见一个拄着拐杖的熟人冲他招手。这位要说算是明诚的师兄,比明楼还大,听说当年留了一级,跟明楼同一年毕业,也不知道明诚怎么就跟他混熟了,后来跟明诚一起创业,最不景气那几年口口声声说着及时止损,果断的抽身走了,后来过了那一段,明诚自己赚的盆满钵满,这位老兄回去继承家族企业,据说没什么发展,是以明诚看见这位老兄总有一种非常没良心的高兴。


“梁先生。”明诚鼻梁上架了一副银边眼镜,笑得特别热情:“好久不见,最近在哪儿发财?”

“你今儿来的够早的啊。”梁仲春眯着眼笑笑:“我说,你最近盯上谁了?有钱赚想着点儿哥们儿啊。”

“我最近啊,还就盯上你了。”明诚笑得像只狐狸,稍微侧身,手背在梁仲春胳膊上拍了拍:“听说,你最近盯上明氏了?”

“你也太黑了吧?”梁仲春差点蹦起来:“我的生意你都想抢?”

“诶,怎么能叫抢呢。”明诚眉毛一挑:“这量可不少啊,你自己吃的下?我听说违约金可不少啊。而且这回要是没戏,以后也就难了吧?”


“你什么意思?”梁仲春一脸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想了想又觉得明诚说的有道理,只能问明诚:“你想怎么办?”

“咱俩合作,你六我四。”明诚抿了抿嘴,推了推眼镜,接着忽悠:“你好好想想,你还有什么办法?回头再来找我,可就不是这个价了。”


“哎?”梁仲春突然想起来:“那明楼不是你旧情人儿吗....这你都下得去手啊?”

明诚眯着眼笑笑,顺手端了两杯香槟,递给梁仲春一杯,自己端着杯子跟他轻轻一碰,发出一声脆响:“诶,人民币面前,哪有什么旧情人。”


梁仲春嘴角抽了抽,杜见锋跟在明诚后头听他忽悠,嘴角抽搐了几下,四处看了看,往前凑了凑跟明诚嘀咕:“明楼过来了。”明诚皱了皱眉,没说话。


梁仲春倒是转了转眼珠子,拍了拍明诚的胸口:“哎,他以前可从来不来这种场合,不会是为了你来的吧?”

明诚眉头皱了最多一秒,嘴角又挑起来:“哦?是吗?他要是为了我来的,你仔细想想,我要四成多不多?”

“你掉钱眼儿里了!”梁仲春整张脸都皱起来,小声叫了一句,又叹了口气,仔细想想以前明诚跟他说过的事,还都没错过,只能认栽:“算了算了,以后你有好事想着点儿哥哥。”

明诚换了一副诚恳的表情:“一定一定。”


明楼来的晚,一下车就被围住,皮笑肉不笑地打了几圈太极,才有人想起来他们的贵客明先生还一口水都没喝,总算从明楼身边散开。明楼揉了揉眉心,想着去拿杯饮料润润嗓子,然后就看见明诚,跟别人聊得火热,笑得活像只狐狸,明楼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憋着什么坏主意呢。明楼喝光杯子里的酒,嘴角不自觉地勾起来。


方助理在身后小声提醒:“明先生,头疼就少喝酒。”

刚才还揉着眉心的明楼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拿了一杯酒抿了一口:“谁说我头疼?”

明楼放下杯子,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朝明诚走过去,中气十足地打招呼:“阿诚?”

明诚眯了眯眼睛,端着个客套的笑容冲明楼伸出手:“明先生,好久不见。”

明楼从善如流地握住他的手,端着个一样客套的笑脸:“是啊,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儿碰见。”

“托您的福,这些年混得还算有个人样。”明诚往外抽了抽手。

明楼手上使了点力气,抓着他不放,脸上还是客气的笑:“客气了,阿诚先生青年才俊,明某人久闻大名了。”

“不敢当,不敢当。”明诚又使劲抽了抽手,明楼笑眯眯地松开他,盯着他笑起来。


杜见锋在明诚后头听着都觉得别扭,悄悄在明诚后头磨牙:“你俩啥样没见过,一块儿睡都睡过不知道多少回了,还在这儿装个屁。”


明诚本来装得挺开心,听见杜见锋一嘟囔,脸上表情僵了一下,然后挤出个更和善的笑,转身看着杜见锋:“见锋,我有东西落在车上了,你去帮我找找,找到了也不用回来告诉我了,省得在这里废话。”

废话那两个字说的咬牙切齿。


明楼眉毛挑了挑,转头看了一眼方孟韦,了然地说:“小方,我有份文件放在车上了,你去帮我看看,文件有没有问题。”


杜见锋完全没理明诚的语气,笑眯眯地点了头就往外走,方孟韦刚想问明楼车上明明没有文件,就看见明楼冲他微微点了点头,才低下头,转身出去,一开始还慢慢走,走了几步就小跑起来,追上走远了的杜见锋,被杜见锋攥住手带出去。


“其实他说的有道理。”明楼跟明诚并排站着,他们不在人群中间,看着不远处的人们推杯换盏,明楼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明诚反应了一秒才想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脸上有点发热,干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刚才在说什么?”明楼问他:“你跟梁仲春还有联系?”

“没什么,闲聊。”明诚舔了舔嘴唇:“怎么,我不能跟他联系?”

“听说,他前几年,你们创业不太好,他把烂摊子扔给你跑了。”明楼转头看着明诚的侧脸:“你,不记恨他?”

“有什么可记恨的,人之常情。”明诚笑了笑:“再说,启动资金就是他出的,他把股份卖给我,没卷了钱跑了就已经很够义气了。”

“你也太懂事了。”明楼看梁仲春不大顺眼,总觉得他在欺负明诚。

“差不多就得了,哪有那么多精力恨这个恨那个的。”明诚也转过头来,看着明楼笑了笑:“我现在不是也挺好的么。”


明楼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一直就是这样,有什么苦什么难都不说,一个人扛过去了就当没发生过,从来不诉苦,自己劝自己倒是一把好手。明楼向来对明诚很满意,只这一点,明诚永远学不会依赖他,明楼觉得非常遗憾。


明诚看他一眼,转回头去看着远处,低笑了两声:“你别那么看着我,我知道你想什么,撒娇诉苦向来是没用的,孤儿院几十个跟我一样的孩子,没谁靠着哭活到这么大的。”

“可是,你也不用一个人扛。”明楼伸手扶在明诚后背上:“你就不能试着依靠一下吗?”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还是靠自己最好。”明诚说了句俏皮话,倒也没躲开他的手。

“道理是没错。”明楼严肃地哼了一声,又感慨道:“跟你在一起,我总觉得我离了你不行,从来没觉得你离了我不行,特别没有安全感。”


明诚低低地笑了几声,轻叹一口气:“我以为你知道的。你需要我,对我来说就是安全感。”

明楼诧异地看他,明诚俏皮地朝他眨眨眼:“这就跟随便什么物件一样,一旦没人需要了,它的下场就是被丢掉。”

“你明知道我不会!”明楼瞪眼。

“但是我会害怕。”明诚说:“你可能感觉不到,但是,我本来就是被丢掉的,我会害怕。”


明楼沉默,明诚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去一边的休息区坐坐。明楼跟着他走过去,明诚眯起眼睛,扶了扶眼镜:“你既然能知道梁仲春把烂摊子丢给我,想必别的你也都知道吧?”

明楼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有点心虚:“我不是故意调查你的。”

“不是什么大事。”明诚从口袋里摸出支烟:“介意我抽烟吗?”

明楼抬了抬手表示不介意,明诚慢悠悠地点上烟吸一口:“这事儿闹得快人尽皆知了,你知道也不奇怪。”


“对不起,这件事是我惹出来的,我会解决掉。”明楼想起来就觉得心疼的不行,那么厚的一沓调查资料,放在明楼的桌子上,明楼看完之后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只想着补偿。

“我都说了不怪你。”明诚斜了他一眼:“你以为,你不找到他们,他们的儿子就不会滥赌,就不会犯事了?还说刚才的问题,当初他们不要我,就随手把我扔了,现在抓着我不放,还不是因为要靠我给他儿子还赌债。”


“可是...”明楼还想说点什么,明诚笑着打断他:“哎,用不着这么苦大仇深的,说起来,你应该算是唯一一个不图我什么还缠着我不放的。”


“所以你现在又没安全感了?”明楼被他逗笑了,隔空点了点他。

“嗯,没有。就好像曼丽喜欢明台,但是明台有了女朋友就把曼丽放一边了。”明诚眼珠转了转,忽然想起青春期少年少女的教育问题了:“你们家怎么回事,那么大点的孩子就到处瞎撩,撩妹的手段惨不忍睹,连你当年十分之一都不如,居然还学会脚踩两条船了?”


“什么?”明楼被他突然转变话题弄的有点懵。

明诚还在告状,说得一脸痛心疾首:“你说,眼看就要高考了,现在早恋本来就不对,明台还做出这种渣男的行为,影响我妹妹学习心情,再说了,你们家就没人教过他不要始乱终弃吗?”


“啊?”明楼终于反应过来,又摆出一副诚恳的面孔:“我回去一定收拾他。”

“不必了,你回去告诉他,以后不要再招惹曼丽。”明诚给了他个特别阳光特别慈爱的笑脸:“否则,放学路上可能不太安全。”


“你放心。”明楼对着明诚抿出个一字笑:“他要是再胡来,我会让他知道家里也不太安全。”


“非常感谢。”明诚优雅地点点头。

明楼身子往前探,笑得见牙不见眼:“其实我一点也不介意你去我家亲自管教他。”


======================

【楼诚】爱情故事(7)

1   2   3   4  5  6


===============================

相比杜见锋的甜甜蜜蜜,明诚那天过得堪诚凄凄惨惨。于曼丽兴致极高地把他拖到汪曼春的诊所,汪大夫气势汹汹地等着他。

“谁又刺激到你了?”汪大夫冲他飞了个风情万种的眼风,明诚在她脸上只看到了对八卦的热情。

“我没受刺激。”明诚一脸无奈。


“我哥哥的前男友回来了。”于曼丽双手托腮,诚恳地看着她的人生偶像汪小姐。

汪曼春“噌”一下坐直了身子,眼睛亮得像两个灯泡,就差拿把瓜子过来嗑了:“前男友啊,说说,长得帅吗?”

“汪小姐,你是个大夫。”明诚无奈:“这么八卦不好。”


“我的工作就是要了解我的患者,这样才能对症下药。”汪曼春把明诚按在墙边的躺椅上:“闭眼,放轻松,你前男友叫什么名字?”

“你也太着急了吧?”明诚无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不告诉你名字,但是可以跟你说点别的。”


“分手多久了?”汪曼春声音放低,柔柔地问话:“你为什么不想见他?”

“因为他总让我想起很不堪的日子。”明诚慢慢闭上眼,回答汪曼春的问题。


汪大夫似乎在这次治疗当中加入了不少八卦的热情,慢慢引导着明诚回忆了不少狗血的往事。明诚前一天整夜失眠,于是被汪曼春问着问着,就真的睡着了。


汪大夫目光炯炯,等着继续听八卦,谁成想问着问着明诚打起呼噜来。汪曼春收起记录本,看了他一眼,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汪曼春有数不清的病人,但是明诚是少有的几个跟她成为朋友的。

汪曼春关注明诚,很大程度是因为同病相怜,想当初汪大夫父母早逝,等到警察找到家里来,她才知道从小对自己关爱有加的叔父,居然是设计害死父母的仇人,那时还是个孩子的汪曼春受了不小的刺激,着实抑郁了不短的时间,后来也是为了自己好,才选择做了心理医生。再后来,明诚被诊断出双向情感障碍症,成为她的病人,汪大夫终于知道,人惨起来,真是各有各的惨法。


“曼春姐。”于曼丽小心翼翼地蹭过来,看汪大夫在明诚旁边发呆:“曼春姐,你怎么了?”


“嗯?”汪曼春回过头来,她刚才又想到了叔父,对她很好很好,但是,偏偏是他害死了父母。

“你发什么呆呀?”于曼丽问她。


“我只是觉得你哥太奢侈了。”汪大夫一脸的惋惜:“知道找我看病一个小时多少钱吗?他居然来这儿睡觉!”

“哎呀,今天又不是工作日。”于曼丽看了看她哥,应该是不差钱的吧?

汪大夫很温柔地翻了个白眼:“加班要给双薪的。”

于曼丽马上乖巧地抱住汪曼春的胳膊:“曼春姐姐,我请你吃冰淇淋好不好呀?”

“哼。”汪大夫戳了一下小丫头的脑门:“要不是看他长得还不错,我早就把他扔出去了。”


于曼丽乐颠颠地跟偶像聊人生聊理想,明诚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汪曼春看了他一眼,谁知道明诚只是皱着眉头在躺椅上蹭了蹭,把脑袋埋进抱枕里,压根不管响得欢快的手机。汪曼春叹了口气,示意于曼丽把明诚的手机拿过来。手机还在响,屏幕上是一串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


汪曼春突然很恶趣味地按了接听,然后就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阿诚?怎么才接电话?”

汪大夫挑了挑眉毛,于曼丽用夸张的口型示意:“前男友。”

汪大夫了然地点点头,电话那头又说:“阿诚?阿诚你在听吗?”


“喂?您哪位呀?”汪曼春捏了捏嗓子,用甜腻腻的声音问话。 

电话那头的明楼果然顿了一下,立刻严肃起来:“你是谁?阿诚呢?”


“他在睡觉,你找他干什么呀?”汪曼春跟于曼丽对视一眼,于曼丽捂着嘴憋笑,汪小姐自顾自玩得开心。

“你是谁?”明楼心里咯噔一声,也没注意对面说话的是个姑娘,话说的生硬又严厉。

“你找他干什么啊?”汪小姐继续捏着嗓子说话:“他昨天一晚没睡,正在休息呢。”


然后明楼一气之下挂了电话,使劲把手机拍在桌子上,在书房里来回转了好几圈,还是不死心,又抓起手机给方孟韦打电话。


方孟韦正跟杜见锋靠在一起看电影,明楼电话就打进来,气势汹汹地问他杜见锋的电话,方孟韦一脸茫然地把电话递给杜见锋。杜见锋刚说了个“喂”,明楼就凶巴巴地问他明诚在哪儿,跟谁在一起。杜见锋被他问懵了,一脸懵逼地告诉他汪曼春诊所的地址,明楼直接挂了电话,直奔诊所去了。


去诊所的路上,明楼脑子里演了好几部家庭伦理剧,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去捉奸的中年妇女,气得要死,恨不得手撕了那个小妖精,但是又有点心虚,觉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顺,万一那丫头真是明诚女朋友呢。


明楼一路上想东想西的,到了人家楼下又不敢上去了。找到了杜见锋跟他说的诊所的名字,盯着人家的窗口,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他平时从来没有过这么慌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碰上明诚的事就脑子发懵,像个傻子似的。明楼稍微打开点车窗,点了支烟,盯着诊所的牌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明诚在汪曼春的诊所一不小心睡着了,醒来就看见于曼丽在一边啃苹果,汪大夫特别诚恳地举着个计时器朝他笑:“你知道你这一觉睡出多少钱去吗?”

明诚看了一眼计时器,心里算了一下,一下清醒过来,拧着眉头心疼自己的钱包。

“哥,你醒啦,该回家了。”于曼丽啃完了苹果,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刚才有人打电话找你来着。”汪曼春看看涂得血红的指甲:“叫你叫得可亲切了。”


“你接我电话了?”明诚眉毛挑得老高。

“那怎么办啊,你睡得跟死猪一样,电话又一直响。”汪大夫拖着长声:“他问你在哪儿,我说你睡着了。”

“汪曼春!”明诚太阳穴嘣嘣直跳:“你有病啊!”

“那人谁呀?”汪大夫明知故问:“你前男友啊?”


“知道你还问?”明诚抓了抓头发,发愁该怎么跟明楼解释。

“前男友你怕什么呀,又不是现男友。”汪曼春收拾好东西开始赶人:“走走走,我下班了。”

“你....”明诚无话可说,被于曼丽推着下了楼。下楼就看见明楼那辆不怎么低调一看就很贵的车停在楼下。


“阿诚。”明楼叫他。明诚特别想装没看见,但是明楼已经朝他走过来。

“你怎么来了?”明诚问。

“你怎么在这儿?”明楼反问他,那表情看着凶巴巴的,仔细一看还有点委屈。


“来干嘛,当然是看病啊。”汪曼春在一边翻白眼,看着挺帅的,没想到是个傻子。

明楼没搭理她,只是充满敌意地看着她。

“这是汪曼春汪大夫。”明诚拽了明楼一把:“我朋友。”


明楼眉头又拧起来,汪曼春狠狠翻了个白眼,娇俏地凑到明诚旁边:“阿诚,这就是你传说中的前男友啊?”

前男友那三个字还加了重音。

明楼气得牙根痒痒。明诚忍不住叹了口气:“曼春,别闹,你不是还有事么,你先走吧。”

“我没事啊。”汪曼春铁了心要搅和搅和,跟明诚装起傻来:“大周末的我能有什么事儿。”

“你有。”明诚盯着她,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字来。

“我没有啊。”汪曼春还特别诚恳地眨了眨眼。


在明楼脸色变成铁青色之前,于曼丽特别聪明地拉走了搅局的汪曼春:“曼春姐,不是说好了去吃冰淇淋吗,走吧走吧。”


等汪曼春走远了,连个背影都看不着了之后,明楼脸色才好看了一点。

“你来干嘛?”明诚问他。

“我本来想找你的。”明楼说。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明诚又问。

“杜见锋告诉我的。”明楼果断卖了杜见锋:“他说你在这儿。”

“你找我干什么?”明诚接着问。

“对了,你来这儿干什么?”明楼终于抓到了重点。


“她是心理医生,你说我来干什么。”明诚叹了口气:“曼春就是爱胡闹。”

“你生病了?”明楼马上又担心起来:“怎么回事?严重吗?”

明诚被他又是担心又是害怕还有点后悔的表情逗笑了,嘴角歪了歪:“我还活着就说明不严重。”


“对不起。”明楼突然说。

“不怪你。”明诚笑了两声:“你道什么歉。”


“是我不好,当初要不是我找到他们,你就不会生气。”明楼叹气:“我们也不会分开这么久,我连你过得好不好都不知道,连你生病都不知道,对不起。”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就别说了。”明诚笑笑:“真的不怪你,你也是为我好。”

明楼突然眼眶发酸,他看着明诚,只觉得明诚瘦得厉害,比以前上学的时候还瘦。明诚笑得很大度,很懂事,明楼只觉得心疼,他不知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就是心疼,心疼的要命。

“阿诚。”明楼试着抓住他的手,眼眶发红:“对不起,我当时不该走的,我应该留下来,不管发生什么都陪着你的。”


“明楼。”明诚笑了笑,主动上前抱了抱明楼:“你对我很好,我很感谢你。”


“但是,”明诚很快又松开他:“以后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

【楼诚】爱情故事(6)

1   2   3   4  5


*本节杜方专场..........

===================================

被于曼丽和杜见锋逼着回忆了一通往事,明诚感慨万千,想起这些年的事情,哭笑不得,还隐约有些后悔,要是当年他没跟明楼分手,是不是也走不到今天这步?

明诚坐在黑漆漆的房间里,不知道过了多久,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叹口气,闷闷地笑了几声,好像在嘲笑自己真是年纪大了,也开始多愁善感了。


第二天一早,于曼丽就来敲门,边敲边喊:“哥!起床!你该去找曼春姐复诊了!”

明诚一夜没睡,沉着脸打开门:“我前年就不用复诊了。”

“见锋哥昨天刚给你约的。”于曼丽眼睛眯了眯:“他说你受刺激了,今天周六,让我陪你去复诊。”

明诚深呼吸一口气,揉了把后脑勺,眉头拧起来:“他怎么这么麻烦?”

“快点,起床出发了。”于曼丽笑得像只小猫。


“见锋人呢?”明诚问。

“他说有事出去了。”于曼丽跟着他到卫生间门口:“我听到他打电话,去跟小方哥哥约会啦!”


明诚一边洗漱,一边隔着门跟于曼丽聊天:“丫头,你喜不喜欢小方哥哥?”

“喜欢。”于曼丽说:“小方哥哥多帅呀,人又温柔,多好呀。”

明诚听着妹妹夸别人,从卫生间探出头来,捏着小丫头的肩膀:“我帅还是小方哥哥帅?”

于曼丽乖巧地站好,盯着明诚看了看,诚恳地眨了眨眼:“小方哥哥不是褶子精。”


明诚气结,退回去刮胡子,想到等会儿要去看心理医生,又忍不住叹了口气。明诚的心理医生大名汪曼春,每回看病跟审讯似的,手段之残忍,眼神之凶狠,明诚回回见她都觉得心虚。再者,明诚总觉得自己跟个漂亮姑娘倒苦水,多少有点诡异。

明诚不愿意去复诊,于曼丽倒是特别愿意陪她去,在于曼丽最中二的时候,汪大夫一直是小丫头的人生偶像,理想就是要成为汪大夫那样的人,明诚一度非常担心小丫头以后嫁不出去,后来看见汪大夫隔三差五换个男朋友,大都长得还不错,这才放下心来。


明诚被于曼丽拖着去看大夫,杜见锋一大早就收拾得人模狗样地出去了。前几天杜见锋终于壮着胆子约方孟韦出去,本来是约着吃午饭,好在方孟韦多找了个理由,说家里表妹快过生日了,让杜见锋陪他去买个礼物。


杜见锋睡着了都差点笑出声来,一大早就起来,还做了一顿及其丰盛的早饭,收拾好了哼着小曲出去。


方孟韦差不多跟他同时到约定的地方,因为不上班,头发没有梳起来,软软地搭在脑门上,穿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小跑着往杜见锋身边来。

好像一块棉花糖。杜见锋想着,软绵绵的,想咬一口。


“师兄!”方孟韦朝他跑过来,小脸红彤彤的:“你等很久了吗?”

“没,没有,我也刚来。”杜见锋抿着嘴笑:“走吧。”


方孟韦嗯了一声,跟在杜见锋身边往不远处的商场走,时不时偷偷看他一眼。杜见锋为了给方孟韦留个好印象,臭美地穿了件大衣,冻得手指通红,只能悄悄攥着拳头,心里暗示自己一点都不冷。方孟韦两只手缩在口袋里,看着杜见锋忍不住想笑,他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啊,傻乎乎的。杜见锋悄悄活动了几下快冻僵的手指,方孟韦突然叫他:“师兄,你冷不冷啊?”

“不,不冷啊。”杜见锋装傻:“你冷啊?等会儿给你买个帽子吧。”

“给你。”方孟韦从口袋里挖出一副毛线手套递给杜见锋:“我出门的时候我爸让我拿的,你戴着吧。”

“没事儿,我不冷。”杜见锋没忍住吸了吸鼻子。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方孟韦把手套塞进他手里,下巴往羽绒服的领子里蹭了蹭,露出个小小的鼻尖,像个毛茸茸的小动物。


杜见锋傻笑着戴上在方孟韦口袋里捂得热乎乎的手套,看着他圆圆的眼睛笑出来:“你还跟上学的时候一样。”

“你跟以前不一样了。”方孟韦说。

“哪儿不一样了?”杜见锋问他。方孟韦歪着头想了想:“脾气好了很多了,你以前脾气可大了,跟马学姐吵架的时候都要吓死人了。”

杜见锋突然老脸一红,磕磕巴巴地问:“没,没吓着你吧?”


“当时他们都说,你跟自己女朋友吵架都那么凶。”方孟韦偷偷看他:“他们还说你们俩那么吵都没分手肯定是真爱。”

杜见锋一听这话果然急了,眼睛当时就瞪起来:“扯他娘的蛋,老子什么时候跟那母老虎谈过对象!”

“啊?”方孟韦心里偷着乐,面上还装傻:“当时马学姐那么喜欢你。”

“老子不喜欢她。”杜见锋抓了抓后脑勺,小声说:“老子才不喜欢那样的。”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呀?”方孟韦一时没过脑子,问出来之后脸一红,赶紧想着怎么岔开话题。

杜见锋内心有个小人在咆哮,老子喜欢你啊喜欢你!但是嘴上还得说:“也没什么,合眼缘就好。”说完了心里偷着乐,可不是么,眼圆就好。


方孟韦挖空心思想着换个话题,好在没走几步商场就到了,方孟韦松了口气,跟杜见锋说起自家的妹妹来。

“这姑娘跟姑娘还真是不一样。”杜见锋跟着方孟韦转了好几个专柜之后忍不住感慨:“曼丽真是让我跟诚哥两个光棍给养得太糙了。”

“不会啊。”方孟韦仔细地给木兰挑礼物,抽空想了一下杜见锋那个有点淘气,整体很乖巧,脾气还不太好的小丫头:“我觉得曼丽很可爱。”

“回回问她要什么礼物,这丫头都说给钱就行,她自己买。”杜见锋很是感慨:“她还嫌弃我。”

“这样也好啊。”方孟韦眉头微微蹙起:“我每年给木兰挑礼物都愁死了,每年的礼物都要不一样。”

“那倒也是,我哪儿像是会挑礼物的。”杜见锋跟在方孟韦后头瞎参谋:“我觉得这个不错。”

方孟韦看着柜台里面那个样式很中老年的金镯子,无语地眨眨眼,强行换了个话题:“对了,明台是不是喜欢曼丽呀?”


“哼!”谁知杜见锋一提明台又来了气:“那小子不是刚交了女朋友么,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家早恋!早恋就算了,我妹子哪里不好了?”

方孟韦忍不住笑起来,圆眼睛眯成个月牙,转过身看杜见锋:“原来是这样呀。明台昨天还跟我诉苦曼丽不理他了呢。”


“哼,那哥俩没一个好人。”杜见锋气哼哼地转过头。

“明台没交女朋友。”方孟韦想了想,还是给明台解释了几句:“那个女孩子喜欢明台,明台没跟她在一起。”

“那他怎么不说明白?”杜见锋瞪眼:“就那么跟人家姑娘暧昧不清的。”

“我们以前还都以为你跟马学姐谈恋爱呢,你怎么也不说清楚?”方孟韦让售货员把挑好的东西包起来,扭头横了杜见锋一眼。

杜见锋一愣,涨红了脸:“我那是为了工作,保持团结!”

“人家明台怎么就不能是为了保持同学团结呢?”方孟韦微微仰着脸:“他这么是不太好,可他毕竟还小,不知道怎么处理也是正常的。”


杜见锋眨眨眼,又傻笑起来:“也是啊,嘿嘿。”

方孟韦看着他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我以前什么样?”杜见锋自觉地从售货员手里拿过打包好的袋子,跟在方孟韦旁边。


“以前呀,觉得你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人很善良,心软,做事也认真。”方孟韦边走边说:“就是有点粗线条,但是整体还是很不错的。”


“那,那必须的。”杜见锋被夸得有点找不着北,一个劲抿着嘴傻乐。方孟韦抿着嘴,其实他还有后半句没敢说:最关键是人傻乎乎的,很适合当男朋友。


买好了礼物,杜见锋跟方孟韦从商场出去,两个人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过马路的时候方孟韦一条腿刚迈出去,后头一辆车突然蹿出来,杜见锋眼疾手快,一把把人拽回来,护在怀里。

“孟韦,没事吧?”杜见锋皱着眉头看远处的车。

“没,没事。”方孟韦惊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谢谢师兄。”

“什么玩意儿,怎么开车的。”杜见锋拧着眉头嘟嘟囔囔,手还拽着方孟韦的胳膊和腰。


方孟韦被杜见锋抓着护在怀里,眼前是杜见锋棱角分明的下巴,他屏住呼吸,抬眼看杜见锋,悄悄往后退了一步。杜见锋本来正专心地看着方孟韦的头顶,方孟韦往后一退,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一使劲把人又拉近几分,紧紧贴在自己胸口,死死环着方孟韦的腰。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红着脸看他。

“师兄。”方孟韦这回反倒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更认真地盯着杜见锋的下巴。

“嗯?”杜见锋喉结上下动了动。

“你,你干什么呀?”方孟韦小声问。

“孟韦,我...孟韦...”杜见锋话说得磕磕巴巴,手上力气倒是不松:“我,我xi....喜欢你。”

“你,你说什么呀。”方孟韦还是盯着他的下巴,脸上发烫。

“我,我上学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杜见锋一咬牙,索性就都说出来。


方孟韦先是懵了一会儿,然后高兴起来,再后来又开始不好意思,一个劲盯着杜见锋的下巴看,杜见锋还在那儿叨叨,方孟韦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往前凑了一下亲在杜见锋下巴上。杜见锋大概被这一下吓了一跳,闭上嘴愣住。方孟韦从他怀里挣出来,低着头,鼻尖蹭着羽绒服的领口。


“孟韦....”杜见锋咽了咽口水。

“嗯。”方孟韦不看他。

杜见锋又傻笑起来,把他拉进怀里抱着,嘿嘿地傻乐。方孟韦悄悄拽住杜见锋的大衣边缘,忍不住想,这个人,果然还是没变,傻乎乎的,适合当男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