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蔺靖】日月长(9)

蔺阁主前日里被陛下从宫里赶了出去,听小列将军说,是蔺先生说话没分寸,惹恼了陛下。


蔺先生还住在苏宅里,好像没怎么在意,照样在金陵城里闲逛,照样甩着那块玉佩进宫里去。


说来也怪,陛下那天把他赶出去,却也没拦着他再来。蔺晨这天是后晌才进的宫,皇帝陛下兢兢业业地批了半天折子,这阵子各地递上来的折子倒不像先前都是明着按着推脱的,这一阵子却都成了报喜的,说新政实施得很有效果之类。


萧景琰看着这些,气得要死,他明明白白的知道不可能这么顺利,气底下人欺上瞒下阳奉阴违,更气自己困在这宫城里没法子解决,抽空还气那个能给他出主意的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风流了。


萧景琰半天摔了十几本折子,门外头等着伺候的随侍心肝跟着颤了半天,好不容易把能出主意的给盼来了,那人却还带着一身的脂粉味。顶着这么一身味道进去,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陛,陛下。”随侍战战兢兢地进来通禀,手里握的拂尘都在晃悠:“陛下,蔺先生来了。”


“叫他进来。”萧景琰横眉竖眼地看了随侍一眼,手里的折子拍到书案上,震得那一摞折子都颤了三颤。


“陛下。”蔺晨双手揣在袖子里,走到萧景琰对面坐下,嬉皮笑脸地问:“陛下,这又是气什么呐?”


萧景琰本来就一肚子气,看着蔺晨嬉皮笑脸的模样,更是上火,再一闻见他身上那股子脂粉气,当下火气就上来,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比不得蔺先生逍遥自在!”


“好好好,是草民来晚了,陛下消消气。”蔺晨耐着性子哄,见多了萧景琰为了这个为了那个七忍八忍的样子,火气大起来倒也是别样的可爱,是以哄起来就格外耐心。


萧景琰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奈地抿抿嘴,脖子一梗:“先生也该注意些,流连风月场所,成何体统!”


“原来,陛下是气这个啊。”蔺晨歪在书案旁边,挑着一双桃花眼笑:“陛下可知道,青楼楚馆里头,有些旁的地方碰不到的东西。”


“朕自然不如蔺阁主见多识广。”萧景琰登时黑了脸,袖子一甩不再理他。

“喏。”蔺晨从袖筒里掏出个油纸包,推给萧景琰:“这可是妙音坊的厨子特地做的蟹粉酥,同外头的蟹粉酥不一样的,天底下独一家,尝尝。”


萧景琰哼了一声,转过头去。蔺晨低笑几声,打开纸包,里头整整齐齐摞着几块点心。萧景琰扭头看了一眼,又赌气地转过头去不看他。


蔺晨忍不住低笑出声,敲了敲桌面:“我知道,可是你只坐在这里发火也不顶事不是。”


“你知道什么!”萧景琰恶狠狠地瞪着眼:“这帮蛀虫!”


“知道他们骗你,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坐着?”蔺晨收敛了那副不正经的样子:“你以为你是皇帝,就没人敢骗你了么?”


“你既知道他们骗你,又何苦非要看这些写满了假话的折子?”蔺晨看着萧景琰的眼睛:“你有腿,有眼睛,有嘴,为什么不自己去看,去问?”


“先生。”萧景琰低头苦笑:“朕,同你不一样,皇宫也不是想离开就能离开的。”


“萧景琰你是不是没脑子!”蔺晨气急败坏地拿折扇去打他的头:“有谁定的皇帝不能出宫?你能在金陵城里转,怎么就不能在这天下转转?你那个侄子长这么大难道就一点用也没有?去收拾东西,然后告诉你娘。”


“什么?”萧景琰呆呆地看着他。

“带你出去看看!”蔺晨又敲了一下,在桌子上挑了本折子:“这个,是哪儿来的折子?”


“苏州。”萧景琰看了一眼折子,正色道:“这地方倒是实诚,一直都是推行不了。”

“那就去苏州,离金陵也不远,几天就回来了。”蔺晨收了扇子:“别怕,几天不在天下乱不了。”


萧景琰这才消了气,哼了一声从纸包里拿了块点心咬下去。


蔺晨看着他笑弯了眼睛,抖开扇子遮住嘴巴:“陛下,你可真是天底下最讨人喜欢的了。”

评论(22)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