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嗯...火车时间太无聊所以撸个段子

原梗我忘了是哪里看到的了...

太短小所以没有题目...

=======================

凌远在自家小区的每一个布告栏以及隔壁三个小区的每一个布告栏贴小广告。

不不不,不是莆田系医院的那种小广告。

不不不,也不是办证办卡重金求子那种小广告。

凌大院长为什么要吭哧吭哧贴广告?

因为李熏然捡了条狗。

黑白相间免贵姓哈排行老二的那种。

狗是李熏然前几天下班回来的时候捡到的,据李熏然说,应该是冥冥之中的缘分,某天下班回家的时候,大头,嗯,李熏然管那条狗叫大头,突然从一边冲出来咬住了李熏然的裤脚,又闻又蹭,死活不撒爪,所以李警官就把这条袭警的二哈逮捕了。

凌远做了一个标准的冷漠脸:“所以这就是你蹭一身狗毛回家的理由?”

在李熏然自己洗了警服还把自己洗干净给凌远当夜宵的份上,凌远同意暂时把大头留下。

然而,在那条狗咬坏了李熏然的高达、凌远的西服、餐桌的桌腿、沙发的布面之后,凌远终于强势地决定要找到狗主人。

大型猫科动物李熏然跟犬科动物的友谊发展的超乎寻常的顺利,以至于凌远想给大头拍张照片做寻人启事的时候,镜头里永远有一只毛绒绒的李熏然。

无奈之下凌远只能用登上了李熏然和狗的合影。

三天过去了,狗主人没找到。凌远接到了十三个电话问他是不是广告上的小帅哥。

凌院长非常不开心。

所以他吭哧吭哧地撕掉了已经贴好的广告,又重新做了一个新的广告。

还是李熏然和狗的合影。不过李警官的眼睛被打了马赛克。

这是谁家的狗?上星期在某某小区捡到的,如果是你的狗请拨打XXXXXXXXXXX。注意,只找狗主人,帅哥是我家的。

FIN

================

第一医院的护士小王养的二哈最近走失了。

几天后小王在布告栏看见一张小广告,广告上的图片正是她的狗子。

小王对着广告上的电话号码输进去,拨号界面的号码变成两个斗大的黑体字:院座。

小王哆哆嗦嗦拨通了电话。

“院...院长...”

“有事吗?”院座问。

“狗...狗...狗...是我的。”小王觉得呼吸困难。

“哦,下班你跟我一起去把狗领走。”小王觉得她在院座的声音里听出了一点高兴的意思。

但是毕竟麻烦院座给自己养了几天狗,还是想谢谢院座。

“那个,院长,我...”小王哆哆嗦嗦地说。

“帅哥是我家的!我家的!”院座说。

“院...”

“嘟...嘟...嘟...”

评论(40)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