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狐狸精

@浮川  @楼诚深夜60分

我的发又骗我写段子...
设定一塌糊涂...
除了OOC没别的...

==========================

看见明楼无名指上的戒指的时候,汪曼春内心居然意外的平静,除了想杀人之外毫无波澜。

好不容易压住火气的汪小姐立刻派人去查,到底是哪个狐狸精勾引了她师哥。

在汪小姐眼里,她师哥明楼向来是张光风霁月不近女色的脸,唯独对着她才有几分温柔体贴。如今明楼那只手上突然多了枚戒指,不用多想都知道一定是有狐狸精勾引了她师哥。

汪曼春派人把明楼的邮件往来,通话记录都查过一遍,甚至连跟什么人来往,下班去了哪里都查过,居然毫无异常。汪小姐突然感觉到严重的挫败感,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狐狸精,勾引了她师哥,做的还挺干净,让她查都查不出来。

汪小姐心都碎了,想着只能去问问明楼,不然她能生生把自己怄死。

明楼那边倒是没什么动静,闲在办公室里喝茶。

“先生,汪曼春今天查了你的通话记录和邮件。”明诚抱着一摞文件进来,搁在明楼书桌上:“赶紧看,看完赶紧批,我下午就要。”

“她查我的邮件?”明楼放下茶,拧开钢笔认命地批文件:“查我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明诚翻了个白眼,指着文件上的表格:“哎,错了,签这里。”

“好好好。”明楼笑着签字,指背在明诚手背上划一下,路过卡在无名指上的戒指,还特地停下来多看了一会儿:“阿诚的手衬得这戒指都好看多了。”

“别,这话你还是留着哄别人吧。”明诚叫他腻歪起一身鸡皮疙瘩,笑嘻嘻地抖了两下,端起桌上的茶杯去给他换一杯热的。

明楼签完文件,手里适时被塞进杯热茶,暖烘烘地熨帖着手心。顺手捉住送茶来的人,仰起脸看着他:“还是你最好。”

明诚道行不如没脸没皮的明先生,抽出手往自己办公桌走,眼神时不时悄悄扫过手指上的戒指。

明诚下午只接待了一个访客,汪曼春。汪大小姐看着像是来兴师问罪的,上来就趾高气扬地问:“你这个管家是怎么当的?不是说师哥身边没别的女人么?他手上的戒指是怎么回事?!”

“汪小姐。”明诚站起来,轻轻叹了口气:“我是他的管家,他身边有没有女人,有什么女人,我管不了,您不如自己去问问先生。”

“你以为我不敢么?!”汪曼春一个眼刀飞过去,看明诚的眼神仿佛格外凶狠。一句话说得咬牙切齿:“最好别让我发现这个狐狸精。”

“汪小姐请。”明诚翻了个白眼,一把拉开明楼办公室的大门。

汪曼春脚底踩着高跟鞋嘎嗒嘎嗒走进去,明诚在外头听见她对着明楼撒娇:“师哥,我今天听人说,你要订婚了?怎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明诚关上门坐好,心里忍不住好笑。他年轻的时候,每回看明楼跟汪曼春约会去,总觉得心里不痛快,当年娇俏甜美的汪小姐搂着明楼的胳膊,两个人黏黏糊糊地不知道在说什么。明楼每回偷偷去约会,又偷偷回来,带红宝石的奶油小方来贿赂明诚不告诉大姐。

那个时候明楼想必是高兴的,可那个时候,明诚的确是不高兴的。

如今,他忽然成了汪曼春嘴里的狐狸精,想来也是好笑。

明诚收拾了桌上的文件,估摸着汪大小姐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就起身去泡咖啡。

“师哥,你可得好好管教管教手底下的人了。”汪曼春娇嗔道:“今天居然有人胡说,说你要订婚了,还说是同阿诚,这样造谣生事,可一定要严惩。”

“汪小姐请用。”明诚把咖啡放到汪曼春手边,手抖了一下,转过头去一脸无奈地看明楼。

“哦,这件事啊。”明楼淡定地坐着喝茶:“这不是谣言,我确是要结婚,也确是同阿诚。”

明楼话音刚落,汪曼春抬手就把一杯热咖啡泼到明诚身上,眼里像要喷出火来。

“汪小姐!”明诚突然被泼了一身的水,心里也憋着火:“这是做什么!”

明楼丝毫没想到汪曼春会来这一出,赶紧把明诚拉过来,掏出手帕给他擦脸。

“果然是你!”汪曼春指着明诚骂:“千防万防,却没想到家贼难防!我今天才算知道,原来这狐狸精还有公的!你可真是好本事!爬到自己哥哥床上去,你还知不知道羞耻!”

“汪曼春!”明楼大喝一声:“注意你的措辞!”

“师哥!”汪曼春坚信是明诚勾引了他,还苦苦劝明楼:“他是别有用心,你可别被他骗了!”

“汪小姐。”明诚擦了擦身上的污渍,没好气地把明楼推开:“说话可得想想清楚,我别有用心?你敢说你叔父让你嫁进明家去打的什么主意你不知道?你们汪家干了什么你不知道?又是谁给你的错觉他明楼非你不可?白日梦做几天就算了,可别醒不过来。”

“你!”汪曼春气结,抬手就一巴掌打过去。

明楼一把抓住汪曼春的手腕:“曼春,不要胡闹!”

“胡闹?你说我胡闹!”汪曼春盯着明楼,竟然哭了出来。

“你起开。”明诚向来懒得跟她一般见识,一下子被人找上门来,任他脾气再好也忍不住。一把推开明楼,眉头紧皱:“你少在这儿和稀泥。汪小姐,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不来,先生当年是猪油蒙了心干了些不聪明的事,可你再执迷不悟就不合适了。”

“哼。”汪曼春冷笑一声:“你倒是牙尖嘴利,你一个大男人,跟个男人,还是自己哥哥,搅和在一起,还真是恬不知耻。也不知道明镜该怎么想,嗯?”

“不劳汪小姐费心。”明诚还嘴的速度倒真不枉汪曼春说他牙尖嘴利:“再怎么样,也比跟仇人家的女儿搅和在一起认贼作父强。”

明楼在一边插不上嘴,横竖都是他的错,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听着明诚夹枪带棒地数落他。

“师哥!”汪曼春说不过明诚,转脸去叫明楼,以为他还能护着自己。

“你叫他做什么?”明诚冷嗖嗖地说:“你叫他一声,他还能娶了你不成。我家先生眼神再不好,也不至于瞎到那种地步。”

“曼春。”明楼好声好气地安抚她:“过去的都过去了,没什么值得执着的。我也不值得你这样。”

“好,好。”汪曼春哭红了眼,咬牙切齿地看着明楼:“我到底哪里不如他?”

“你不是他。”明楼看着明诚:“你很好,可是你不是他,你明白么?”

汪曼春哭骂了一阵跑出去,明楼看着她走远,再回头就看见明诚瘪着嘴站着,圆眼睛固执地不看他。

“阿诚。”明楼过去搂他的腰。

明诚顺势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轻轻哼了一声。

“委屈你了。”明楼拍拍他的后背:“这是我的过去,我没法当它没发生过。”

“我知道。”明诚叹了口气:“我是想说,你到底有哪里好,她这么非你不嫁的。”

“嗯?”明楼一下没转过弯来。

“你看看你!”明诚气鼓鼓地捏他的脸:“又懒又馋,没人伺候连一天都活不下去!除了我谁还要你!”

“就这样她还说我是狐狸精!”明诚捏着明楼的脸撒气:“你说你,衣食住行哪样不是我伺候你!哪有我这样的狐狸精!”

明楼知道他没真生气,也乐得顺杆爬:“嗯,阿诚说的对。”

“喜欢你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明诚趴在他肩膀上嘟囔:“都怪你。”

“嗯,怪我。”明楼轻轻吻他的耳朵:“可是,爱你,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呀。”

===============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知道在写什么...只希望没有错过时间...

评论(30)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