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狐狸先生

*不知道是什么AU

*胡言乱语系列...

*答应我宝宝 @浮川 的真·狐狸精

===================

阿诚是个书生,二十来岁,照理说到了这个年纪是该进京赶考的年纪。

可是阿诚不想去赶考。他喜欢四处游历,也喜欢赚钱。喜欢游历是因为这世上有趣的东西太多了,喜欢赚钱是
因为他以前过得实在太穷了。

阿诚是个孤儿,小时候在一家书院做杂工,先生看他长得讨喜,人又聪明,就教他念书,让他在书房抄书抵学费。

阿诚人聪明,学的比正经交了钱来念书的孩子都好。眼见着长到二十岁了,先生就催着他去赶考。

阿诚不想去赶考,走到哪里就在哪里转悠够了才继续赶路,一边游玩,一边想法子赚钱。他替人写过信,画过像,还替人打过官司。有一回替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打官司退婚,着实得了不少辛苦费。还有一回替一个瘸腿的商贩把家里屯的货都卖出去,要了四成利过来。

阿诚把钱都存在钱庄里头,银票贴身装好,背着自己的一点点行李继续上路了。

这天下大雨,阿诚在山里迷了路。他远远看着有处大院子,想着进去避雨,谁承想望山跑死马,走了半天也才走到半山腰。雨实在太大,阿诚无奈,只能在半山腰的破庙先躲一会儿。

先生起堆火来把衣服烤干,又拿出干粮在火上烤热了吃。阿诚一边啃干粮,一边想起先生偷藏的话本子来,那书上说,雨天,半山腰的破庙,爱有妖精,最多的就是狐狸精。

阿诚打了个哆嗦,又想起书上还说,那狐狸精大多都会幻化人形,化个极漂亮的姑娘,来勾引过路人再吸人精气。

阿诚啃了一嘴的干粮渣子,被自己吓得打了个嗝。四处看了看,想这么破的庙,该不会有狐狸精吧?

明楼是个狐狸精,差一点点就能成仙的那种。明楼不爱听别人叫他狐狸精,听着总像骂人的话,他们明家可都是正经妖精。

明楼本来住在山顶的大宅子里,他修炼了几百年了,差一点就要成仙,可是就在渡劫的前几天,他跟隔壁山里姓汪的蛇精暧昧不清被他大姐,已经成仙的狐狸明镜发现了,狠狠打了一顿,最后明楼也没渡成劫,还是只狐狸精。

明楼这天是下山收账去的。他大姐明镜没成仙的时候,爱做生意,在山下开了不少铺子,成了仙之后就都留给了明楼。明楼隔十天半个月下山一趟,收了账,吃一顿好的,再回山上来。

好死不死上山的时候下大雨,明楼这才到半山腰的破庙里来避雨,又怕有什么过路人吓着人家,就画了个符把自己身形隐去,在墙角卧着睡觉。

睡不着的时候明楼想起了山下茶楼里说书的,那老头子老爱说些鬼鬼神神的故事,还老爱污蔑他们狐狸精。说什么狐狸精都是要吸人精气的,还传的有鼻子有眼的。明楼越想越气,什么人的精气,他在山上碰见的人都臭烘烘的,谁想吸他们精气!

明楼是被一阵香味勾醒的。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个书生,瘦巴巴的一条,吃了都没有几两肉。那个书生从行囊里拿出干粮来,在火上来回烤,香味一阵一阵往明楼鼻子里钻。

明楼肚子咕噜咕噜响了两声。

“你在吃什么?”明楼觉得有点饿。

“谁?!谁在说话?!”阿诚吓了一跳,抓着干粮袋缩成一团,大眼睛四处看:“你你你是人是鬼?这这这里可有佛祖保佑的!你你你敢伤我试试!”

明楼这才想起来还有道符在,袖子一甩撤了法术,盯着阿诚看:“我不是人也不是鬼。”

“那你是什么东西?!”阿诚从包袱里掏出个从算命先生那里骗来的护身符抓在手里,瞪大眼睛警惕地看着明楼。

明楼上下打量阿诚,圆眼睛尖下巴,看起来就很好吃。

“你你你想干什么?!我我我不好吃!一点都不好吃!”阿诚一个劲往后缩。

“我叫明楼。”明楼飘到阿诚旁边去。走路太累了,明楼不愿意动,所以总是飘。

“妖怪啊!”阿诚看着明楼那么大一坨,就那么飘过来,当即大叫一声吓晕过去。

啧。凡人。明楼瘪瘪嘴,凑过去看阿诚。这个小书生可真好看,睫毛长得像把小扇子,小脸白白净净的,小嘴红红软软的,比他见过的所有小妖精都好看。

照那个说书的讲的,这个时候他该吸光这个小书生的精气。明楼有点恍惚,凑到阿诚脖子上嗅了嗅,这个人不一样,闻起来香喷喷的。

想吃了他。

可是吃了他就没有了。明楼哀怨地看了一眼晕倒的阿诚,从他手里拿过烤好的饼,一口咬上去。

明楼叼着饼,伸手戳了戳阿诚的脸。软软的,摸着真舒服。

阿诚被吓晕了,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晕晕乎乎地看看四周,原来阴间也这么破啊,跟那破庙一模一样。

“你醒了?”明楼叼着饼问他。

“我死了吗?”阿诚晕晕乎乎地问。

“我不吃人。”明楼又戳戳他的脸。

“你到底是谁?”阿诚抓过自己的小包裹缩成一团。

“我叫明楼,是这座山里的狐狸。”明楼眯眯眼。

“狐狸精!”阿诚吓了一跳。

“我不是狐狸精!”明楼眼角挑起来。

“那你是神仙吗?”阿诚抱着小包裹问。

明楼吃掉最后一块饼,什么也没说。

“你还要吃东西呀?”阿诚往明楼那边凑了凑,一脸好奇地盯着他。

“你能吃我为什么不能吃?”明楼咬牙切齿地问。

“可是神仙不是不用吃饭吗?”阿诚继续追问。

“我又没有成仙!”明楼气得想咬他一口。

“那你还说你不是狐狸精!”阿诚瞪大眼睛,想了想又问:“狐狸精不都是变个女的吗?”

“我又不是母狐狸!”明楼气得眯起眼睛。

“可是那你怎么吸人家精气啊?”阿诚盯着明楼问:“女人又不会没事上山来。”

“我不吸人精气!”明楼气得呲牙。

“那你怎么修炼呀?”阿诚瞪着一双圆眼睛问。

明楼气得够呛,冲阿诚龇牙:“再问我就吃了你!”

阿诚悄悄闭上嘴,从口袋里又摸出个饼架在火上加热。明楼等了一会儿不见他说话,忍不住戳了戳阿诚的脸:“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诚。”阿诚把饼翻了个面。

“你怎么来这里了?”明楼又问。

“先生要我去赶考,路过。”阿诚把烤好的饼掰下一小块塞进嘴里。

“你怎么也在这里?”阿诚嚼着饼,腮帮子鼓鼓的,大眼睛盯着明楼:“是在这里等着吸人精气的吗?”

“我说了我不害人!”明楼气得磨牙。

“是因为你是个公狐狸精吗?”阿诚接着问:“我看先生的书里说,害人的都是女妖精。”

“不是。”明楼看着他一动一动的腮帮子,托着腮跟他讲:“我姐姐也不害人的,她已经成仙了。”

“那你姐姐好看吗?”阿诚悄悄揪明楼的袖子:“书里说狐狸精都长得可漂亮了。”

“那当然。”明楼笑起来:“我姐姐是顶漂亮的神仙。”

“哦。”阿诚点点头,默默啃饼。

“你是妖精吗?”明楼又戳了戳阿诚的脸。

“不要老戳我!”阿诚躲开他,使劲摇头:“我才不是妖精!”

“那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明楼又凑过去嗅他:“还闻起来香喷喷的。”

“我怎么知道!”阿诚推开他。

“你跟我回家好不好?”明楼又眯起眼睛来:“我家就在山顶。”

“不要。”阿诚赶紧摇头:“我跟你回去你吃了我怎么办?说书的讲过,上个月有个樵夫就被吃了!”

“那是蛇精干的!”明楼瞪眼。

“还有上上个月的书生呢?”阿诚接着问。

“那是他自己跟心上人私奔了!”明楼又开始磨牙。

“那你带我回去要做什么?”阿诚警惕地问。

“我喜欢你的味道。”明楼又嗅嗅他:“你闻起来很好吃。”

“我不能吃!”阿诚一把推开明楼的大脸。

“那你让我尝一下。”明楼又靠过去:“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不能吃?”

“不行!你不是说你不害人的吗?”阿诚可怜兮兮地看他:“果然狐狸精都爱骗人!”

“我不害你。”明楼舔了舔嘴唇。

“那你怎么尝?”阿诚紧紧抱着小包裹。

“再问我就真的吃了你!”明楼吓唬他,阿诚吓得闭上眼睛。

明楼舔着嘴唇看阿诚,哪里都不舍得咬。最后一口咬在阿诚嘴唇上,软软的,明楼有点发愣,含着他没有动。

阿诚等了一会儿,没觉得疼,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唇。明楼忽然一惊,顶开他的齿关吻下去。

阿诚不敢动,小脸涨得通红。

明楼吻够了,放开阿诚的嘴唇,轻轻舔他的嘴角:“跟我回家吧,好不好?”

“你你你...”阿诚脸红得像苹果:“我我我...”

“我想每天都能闻到你的味道。”明楼红着脸舔舔嘴唇。

“可是...”阿诚憋了半天:“男女授受不亲。”

“我又不是女的。”明楼去牵他的手。

阿诚揪着他的袖子不说话。书里确实没说过男男授受不亲这种话。

“那你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阿诚顶着一双圆眼睛问:“狐狸掉毛很不好打扫的。”

明楼又瞪眼:“我不掉毛!”

“那你会变别的样子吗?”阿诚又问。

明楼愣了一下,叫他变个别的东西还行,变成人,他就只有这一个样子。

“这重要吗?”明楼问。

阿诚使劲点头:“你不要变别的样子,这个样子好看。”

明楼心满意足地领着阿诚回家。

“明楼。”阿诚叫他。
“嗯?”明楼眯着眼睛笑。

“你变成狐狸给我看看好不好?”

“不要。”

“明楼。”

“又怎么了?”

“你耳朵跑出来了。”

“...不是你要看的么?”

“你是只红狐狸呀?”

“嗯。”

“明楼...”

“闭嘴,再说吃了你!”

评论(92)

热度(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