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蔺靖】日月长(15)

15.

萧景琰迷迷糊糊靠着蔺晨睡过去,醒来的时候在自己床上。萧景琰坐起来,看看外头已经是掌灯的时候了。萧景琰套了外袍赤脚走出去,蔺晨在门前的小院子里,支了个小炉子,上头驾着一只小砂锅,火苗从炉子里跃出来,一下一下舔着锅底。


“在做什么?”萧景琰刚睡醒,嗓子有些哑。蔺晨转身看看他,长袍遮不住的地方露着两只瘦仃仃的脚腕,外衣松松垮垮地罩在身上,也没扎发髻,一头青丝披在脑后,睡眼惺忪地盯着蔺晨前头的小锅。


“醒了?”蔺晨喉结一动,拉了拉萧景琰的袖子:“来。”

萧景琰在蔺晨身边坐下:“你煮了多久了?”

“哎呀。”蔺晨从手边拿了提前备好的小碗,笑着点点萧景琰:“馋猫,就是有口福。”

萧景琰这才看见他盛进碗里的是煮了许久的粥,白米粥里煮进新鲜的鱼片,米煮得软烂,鱼片又正鲜嫩,闻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蔺晨把小碗塞进萧景琰手里,萧景琰把粥送进嘴里去,方才觉出不对来,朝着蔺晨嘟囔:“我比你大,哪里还用得着你来照顾!”

“不用我来照顾。”蔺晨又拿出一碟子点心来,上下打量他:“不用我来照顾,你出来连穿鞋都不知道?”

萧景琰这才看了看自己脚底,白净的脚趾头蜷了蜷,埋头喝粥。

“还说不像个小孩子?”蔺晨给自己盛一碗粥晾着,看着萧景琰笑。


“我看你这一觉睡了许久,想必是一路上的心事终于解了,也好睡个踏实觉,就没叫你。”蔺晨吹了吹碗里的热气,喝了口粥,又想起什么来,挑了挑眉毛:“吃完带你出去玩儿。”


“去哪里?”萧景琰眼睛亮起来:“我看天已经黑了。”

“就是天黑了才有意思。”蔺晨抿着嘴笑起来。

萧景琰怕他那不着调的性子又胡来,赶紧摇头:“我可再不跟你去那种地了!”

蔺晨看他的样子好笑,嘴里还含着食物,眼睛瞪的溜圆,一个劲后怕似的摇头,哪里像个三十多岁的皇帝,倒像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子。


“景琰说的是哪种地方?”蔺晨一双桃花眼挑起来:“一路上去了那么多地方,难不成景琰只记得那种地方?”


“你!”萧景琰被他噎得没话说,憋红了一张脸:“朕没有!”

“逗你的。”蔺晨笑起来:“今天这里过灯节,带你出去看看。”


“嗯。”萧景琰随意点点头,吃东西的速度反倒快了些。


萧景琰跟着蔺晨出街上去的时候,灯会已经开始了,街上张灯结彩,热闹的很,不过出来游玩的,大都是年轻的男女。看着灯下映红的脸,萧景琰大概明白了这灯会是做什么的。蔺晨在一边瞧热闹,萧景琰倒也乐得看看民间百态。


“哎哎哎,你跑什么!”蔺晨突然抓住一个年轻人的手腕:“连我都不认识了?”

“蔺大哥,嘿嘿,你也来玩啊?”年轻人转过头来,这才看见他手里还牵着个姑娘。

“你大哥说你近日子沉下心念书赶考,怎么还出来胡闹?”蔺晨抽出折扇敲他的头:“叫大姐知道了,看她不打你!”

“嘿嘿。”年轻人凑过去,嘻笑了几声,举了举牵着姑娘的手:“今儿可是灯节,我总要跟曼丽出来走走吧?我可都好几天没见曼丽了。”


年轻人看了看蔺晨,又笑道:“呀,我还没看见,蔺大哥也带了人出来呀?”

“景琰。”蔺晨拉拉萧景琰的袖子:“这位是明家的小少爷,明台。”

“你....小...”萧景琰看见明台,眼睛一亮,往前跨了一步又定住:“明小少爷。”

“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这小家伙,长得同他像极了。”蔺晨抓住萧景琰的手腕:“是我忘了,惹你伤心了。”

“无妨。”萧景琰看看明台,笑出来:“只是,一下子想起故人来了。”


“明台。”明台牵着的小姑娘扯了扯他的袖子,怯生生地看着他们两个。


“想必这就是小少奶奶了吧?”萧景琰看着明台笑了笑:“在下萧景琰。”

“萧大哥。”明台凑上来笑:“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去吧去吧。”蔺晨摆摆手:“小东西,我看你考不上怎么娶媳妇儿。”


明台刚想说些什么,就听见又有人叫他。

“不说了不说了,我大哥来了,我先走了,你可别说你见过我。”明台说完就一溜烟跑掉了。


“他倒同小殊年少时一样跳脱。”萧景琰看着明台跑远了,歪了歪头同蔺晨说起来:“以前小殊也是这样,七夕的时候,明明说好了一起去庙会,他转眼就领着霓凰跑了,把我自己丢在街上,后来我走迷了路,他们又来找我,回去被晋阳姑姑好一顿骂。”


“所以他一直以来就是个笨蛋。”蔺晨眯着眼对萧景琰笑了笑:“谁能舍得扔下景琰跟别人走呢。”

评论(10)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