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蔺靖】日月长(17)

17.

萧景琰先从灯会回明府去,家里的下人好像也都出去了,院子里空荡荡的,偶尔碰见一两个看家的老人,同他打个招呼。

萧景琰直接往住处去,照例路过后园子。后花园里隔十步就挂着灯笼,倒也不暗。萧景琰心里不痛快,想着去池塘边的亭子里吹吹风。

那亭子在花园正中间,此刻里头的灯都点起来,还多了只灯笼,更是亮堂。

亭子里站着两个人,看身形,该是明楼明诚。两个人都背着手,肩挨着肩看月亮。

“年年都是这样,你也不嫌腻。”明诚笑道:“街上还是那个样子,你还吓着了小家伙。”

“小东西也着实不稳重。”明楼笑了几声:“还没怎么样呢,就偷偷带着曼丽瞎跑,让于大人知道了,不还是找我的麻烦?”

“早晚是我们家小少奶奶,于大人找你麻烦是肯定的。”明诚像是笑了,扭头看看明楼:“你以为谁都像你啊,年年领着人看月亮。”

“看月亮不好吗?”明楼也扭头看着他:“外头太过嘈杂,今天大姐去礼佛,小东西也不在,就我们两个,岂不是很好。”

“好,你说什么都好。”明诚又转过头去:“也不知道蔺晨跟萧公子怎么样了。”

“你呀,就是爱操心。”明楼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这一天,就听见你提别人,也不见你操心操心我。”

“你还吃醋不成。”明诚手肘撞他一下,被明楼顺势抱进怀里,明诚悄悄去捏他后腰:“你看看你现在,一天到晚在我眼前转,哪里还要操心你什么。”

“我吃醋又如何。”明楼低头轻轻啄他嘴唇:“许你当年偷偷吃醋不理我,不许我发几句牢骚。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

“你才是州官,明大人。”明诚盒盒盒地笑着跟明楼咬耳朵。

“咱们陛下不是要罢我的官?”明楼把明诚按在自己胸口。

“那你还敢气我,小心你罢了官以后我不养你。”明诚嘴里说着威胁他的话,手上却轻轻描画他的眉眼:“你以前同汪小姐跑出去幽会,就是从这里后面翻墙出去。”

明楼似是僵了一下,又问明诚:“你怎么知道?”

“你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明诚听着好笑,翻了个白眼。

“那可不一定。”明楼悄悄嘟囔:“我接下来想做什么,你就不知道。”

“你说什么?”明诚微微仰着脸看他。

萧景琰在远处没看真切,也没敢听真切,只知道他们两个感情可真是好,明楼捧着明诚的脸,似是黏黏糊糊亲在一起了。

萧景琰看得尴尬,匆匆走来回自己卧房里去。房门口的门廊里还放着蔺晨煮粥给他喝的小砂锅,萧景琰看见那锅子,心里一阵一阵泛苦。

进屋里给自己倒了一杯冷茶,萧景琰叹口气,蔺晨还年轻,性子又跳脱,想必,不久就能忘了他。也好,也好。怪只怪他自己,没生在寻常人家,再一想,若他真是寻常人家,又去哪里遇见蔺晨呢。

萧景琰坐在屋子里发呆,一刻之后,明诚来敲他的门。

“陛下,草民有几句话想说,您可方便一听?”

“进来吧。”萧景琰才定了定神,开口叫他进来。

“陛下。”明诚端着茶盘,在他对面坐下,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灯会可还有趣?”

“很好。”萧景琰点点头。

“可草民看,陛下不大好。”明诚给他倒上茶,还是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蔺晨方才回来,看着很是伤心,匆匆拉了先生去陪他喝酒去了。”

“哦。”萧景琰眼神暗了暗:“还望你们,好好劝劝他。朕明日便回金陵去了。”

“陛下不敢要就想着跑吗?”明诚慢悠悠地喝茶:“若是蔺晨唐突了陛下,先生自然会去教训他。可我看陛下,也不像是对他无意,那又是为何?”

“朕不能。”萧景琰闷声说:“不能。”

“为什么不能?”明诚反问他:“恕草民直言,陛下想做什么?回去接着做个好皇帝,从此以后不再见他,选几个官家的姑娘填充后宫,开枝散叶,靠着这几天的回忆终其一生?”

“朕有的选么?”萧景琰苦笑出声:“你比朕聪明,你什么都知道,那又怎么样?”

“你想选么?”明诚垂眼笑笑:“我只知道,自古以来圣贤书里只说了皇帝该如何治国,可没见说过皇帝该怎么过日子。”

“朕不愿他就这么陪我关在宫里。”萧景琰低下头:“朕得到的够多了,不该再强求了。”

明诚突然闷声笑出来,笑得不能自已。萧景琰疑惑地看向他。

“你喜欢他么?”明诚拄着脑袋,要笑出泪来:“他又吵,又轻浮,懒懒散散,除了惹一身风流债,也做不了什么。”

“不是的。”萧景琰赶紧摇头,眼睛瞪得老大:“蔺先生只是性子跳脱了些,他,他很好。”

“可真有意思。”明诚笑着看他:“一个大梁皇帝,一个琅琊阁主,怎么越是大人物,反倒越胆小?”

“朕同你们不一样。”萧景琰惆怅地看看明诚。

“可是他心里有你。”明诚眯眼笑了笑:“都是两情相悦,有什么不一样?陛下,问问你自己,想要他么?你不愿困住他,可若是他甘愿被困住呢?”

“可是……”萧景琰还想说什么,被一阵拍门的声音打断。

是蔺晨,大概喝了酒,有些疯疯癫癫的,不住的拍他的门:“萧景琰!你开门!萧景琰!你给我出来!”

明诚意味深长地看了萧景琰一眼,站起来一把推开门,黑着脸教训蔺晨:“你做什么半点没有规矩!”

“景琰。”蔺晨越过明诚,可怜兮兮地看着萧景琰。

“你这是怎么了?”萧景琰看他醉得站不稳,赶紧起身扶住他。

“你不要我了?”蔺晨红着眼看他:“你赶我走!”

萧景琰尴尬地看着明诚,明诚一点想帮他一把的意思都没有,反倒笑嘻嘻地调笑:“陛下,这就是感情债。”

“阿诚。”明楼拎着个酒壶从后头转悠过来,叫明诚出去。

“陛下,草民告退。”明诚没等萧景琰回答,带上门退出去。

萧景琰尴尬地扶着蔺晨,不知道该做什么:“蔺晨……”

蔺晨大概真的醉了,一把将萧景琰推到墙上,扑过去用了力气吻住他。萧景琰瞪大了眼睛,僵着身子看蔺晨咬住他的嘴唇,舌头舔进他嘴里去。

外头明楼牵了明诚走开,明诚嗅嗅他身上的酒气:“他怎么这么快就醉成这样了?”

“上回梁大人送来的百日醉,寻常人一杯就倒。”明楼晃晃手里的酒壶。

“他喝了多少?”明诚心头一紧:“可别伤了陛下。”

“他喝了两壶。”明楼笑得意味深长,悄悄揉揉明诚的后腰:“想做什么也是有心无力。”

“你喝了多少?”明诚按住他的手,不用想就知道他想想说什么,嘴角弯了弯:“可别也是有心无力。”

“我可没喝。”明楼凑过去蹭了蹭他的鼻尖:“晚上可有正事要做呢。”

明诚让他说得臊的慌,转身快步走开:“呸,不正经。”

“阿诚!”明楼笑着叫他。

明诚停在一盏灯下,瞪着眼睛叫他:“还不走!”

评论(21)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