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套路

*新年挖坑第二弹……

*娱乐圈AU
*其实主要就在谈恋爱

@浮川 一起更新啊
====================

“明楼!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明楼把手机放在离自己半米远的桌子上,捏着鼻梁听姐姐教训他:“你不知道今天明台女朋友家人要来吃饭呀!你弟弟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关心的呀!我跟你讲你再这样你就不要回来了!”

“大姐,我这不是有工作嘛,我这就回去了,马上就回去。”明楼一边安抚姐姐,一边拿了衣服和车钥匙下楼。

明楼大摇大摆地从公司出去,助理和经纪人在后头追:“大哥你等等!好歹戴个口罩!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狗仔在楼下蹲你!”

明楼直接从专用电梯下了地下车库,关上车门的时候还在吐槽助理是不是傻,再怎么也不能跟到车库里吧。

明家大宅离公司还挺远,明楼是真忘了还有这么一桩子事儿,明台上个星期就说要请女朋友家人来吃饭,明楼好巧不巧结结实实忙了一个礼拜,好不容易歇下来喝杯茶,姐姐就打电话来催。

明楼紧赶慢赶还是迟了,进门的时候明镜正跟未来的亲家聊得开心,明楼记得明台说过,他女朋友有个哥哥,那人侧脸对着明楼,明台委委屈屈地缩在一边,想去拉姑娘的手,又碍着大舅子在,不敢动手动脚。

“大姐。”明楼脱了外套,走进客厅去。

侧脸对着他的人转过头来,看见明楼愣了一下,圆眼睛弯成月牙,对着他点了点头。

明楼屏住呼吸,只觉得心脏砰砰砰地跳,压都压不住。

“明楼回来了呀。”明镜笑着朝他招手:“来坐,这是阿诚,曼丽的哥哥,你说巧不巧呀,我记得你最喜欢阿诚的电影。”

“大姐。”明楼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在明镜身边坐下:“阿诚可是拿了多少个影帝的人,哪里还用介绍。”

“哦,对对对。”明镜拍拍明楼的手:“你看我,都高兴糊涂了,把这给忘了。”

“不介意我叫你阿诚吧?”明楼盯着明诚看,嘴角带着一抹笑。

“当然。”明诚笑弯了眼睛:“不介意的,师哥。”

“你还记得我?”明楼笑意更深,一瞬间好像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心思突然有了回应,心里居然有一丝一丝的甜泛上来。

“经常听老师说起。”明诚笑弯眼睛:“怎么能不记得师哥呢,这么有名的前辈。”

“你们两个是师兄弟呀?”明镜更高兴了:“那可太好了呀,这不是天生的一家人嘛!等明台和曼丽结了婚,那就都是我明家人了!”

明台缩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可怜兮兮地朝于曼丽使眼色。于曼丽悄悄看看哥哥,又看看明台,低下头笑起来。明台见明楼明诚聊得正投入,悄悄去勾于曼丽的手指头。

“咳。”明诚清了清嗓子,眉头微蹙。
于曼丽跟被电打了似的,迅速缩回手去,脸上泛起红来。

“阿诚哥。”明台一脸狗腿地看明诚:“你们聊,我带曼丽出去走走。”

“嗯?”明诚斜他一眼,明楼笑着看明诚,面上不高兴,声音却是笑着的。

“去吧。”明楼推了明台一把:“不许胡闹。”

“谢谢大哥!”明台高兴起来,拉着于曼丽跑出去。

“于小姐是你妹妹?”明楼终于想起来问些正事。

“不是亲妹妹。”明诚答的坦诚:“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曼丽是我带大的,算我妹妹。”

“你带大的孩子,一定很好。”明楼看着明诚的眼睛,认真地说。

明诚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热,只能岔开话题:“曼丽前几天跟我说明台的家人想见见我,没想到是师哥。”

“那不是正好嘛。”明镜拉着明诚的手:“你看,我说呀,咱们就该是一家人,我呀,看着曼丽是真的喜欢,阿诚啊,你觉得我们明台怎么样呀?要是你也同意,月底订婚也是可以的呀,这样最晚年底就能办婚礼了呀。”

“明台性子活泼,曼丽跟他在一起也高兴,我看明台也是真心喜欢我妹妹。”明诚坐得笔直,手放在膝盖上:“我没什么意见,还要看曼丽的意思。”

“那就好了呀。”明镜高兴得合不拢嘴,拍拍明楼:“你陪阿诚聊聊天,我去帮阿香做饭,今天呀,要好好庆祝一下!”

明镜匆匆忙忙跑去厨房,客厅里只剩下明楼和明诚,明诚反倒有些拘谨起来,手指头抠着膝盖,也不说话。

“我记得,我刚毕业那年,回去看老师,正好碰上你们排练。”明楼突然说:“那个时候就看到你,演得很好。”

“师哥谬赞了。”明诚垂下眼睑,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们一直听老师说起师哥,可是老师最得意的学生。”

明楼笑着同他找些别的话题,说说戏,说说书,再说说别的,时间过得着实快了些。饭桌上明台永远是主角,嘻嘻哈哈没个正形,明诚时不时搭几句话,成熟稳重地在明楼对面坐着。

吃过饭又聊了一会儿,明诚就带着于曼丽告辞。明楼自己都不知道送他们出门的时候,自己那副依依不舍的表情像个小孩子似的。

明楼回自己书房里坐着,想起下午跟明诚说的,看见他们排练的事情。
那天明楼是回母校拜访老师,结束后碰见上学时相熟的同学,其实也是师弟,叫他去看看,说给小师弟师妹们指导指导。

明楼还记得,那天排的是唐璜,明楼在台下坐着,看小孩儿们在台上排练。演唐璜的就是明诚,因为是排练,没化妆,白T恤牛仔裤,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头上,候场的时候就在舞台边上捧着剧本看,有人过去跟他说话,他就抬起头来,那双眼睛一下就印在明楼心里去。

上台的时候,明诚又是另一副样子,一举手一投足都是戏。明楼看得眼睛放光,拍拍身边的同学:“哎,那小孩儿是谁啊?”

“哦,大二的小师弟,叫明诚,是个好苗子,老师很看重他。”同学看了他一眼,等到排完一遍,把人都叫下来给明楼介绍。

“师哥好!”明诚拿那双圆眼睛看着明楼,明楼居然难得的有些心神荡漾。

后来明楼闲着的时候又跑回母校去,倒是在恩师那里见过小孩儿几次,小家伙太懂事了,每次见明楼来,打个招呼就退下去了,从来不想着多说几句。

明楼那几年还不算忙,有时间就兴致勃勃地跑到学校里去,悄悄看看小孩儿排练,有时候能说几句话,有时候连个招呼都打不了,明楼还是乐此不疲地去看他。

明楼头一回知道一见钟情这东西是真的存在的,看看那双圆眼睛,要是小孩儿再跟他笑笑,明楼那一整天心情都会很好。

明楼藏着一张老照片,那是明楼刚拿了第一个视帝,被老师请回学校去给师弟师妹们分享经验,就是明诚他们那一级,他特地叫助理帮他跟现场的几十个同学都拍了照片,就只为了跟明诚合个影。

再后来,明楼越来越忙,恩师知道明诚家境不好,也给他介绍了不少工作,两个人都忙起来,竟然没再见过面。

明楼书房里有一个书架,上头立着明诚的所有光碟,书架底下的柜子里藏着几十卷海报,都是明楼托助理帮他买的,就藏在书房里。

这许多年过去,冷不丁他就坐在自己眼前,那颗心竟然还像当年一样,噗通噗通直跳。

像个小粉丝一样。明楼笑自己,又想还好一直没允许明台进他书房。

评论(25)

热度(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