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衍生】无法自拔(3)

*我知道我太久没更新了.........

*前文见这里

*家明宝宝是天使!

==================================


陈家明智齿发炎来得猝不及防,早晨起床洗漱的时候那一嗓子生生把楼上的陈亦度惊醒了。


那一声还跟他平时不一样,前半秒是惊讶的尖叫,中间夹杂了半秒的痛呼,最后是长达十秒的惨叫。陈亦度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来,然后就听见陈家明趿着毛拖一溜小跑跑上二楼来,直接闯进陈亦度房间,指着左边腮帮子哼哼:“嘟嘟,人家脸肿了!”


陈亦度揉揉眼睛,才看见陈家明的左边脸已经肿成包子了。陈亦度小心翼翼地伸手戳了戳:“疼么?”

手指头才刚碰上去,陈家明就捂着脸弹开,在陈亦度的床上来回打滚:“疼疼疼!”


“那你怎么叫这么大声的?”陈亦度起身按住他,让他张开嘴,看了看也发现什么不对:“换衣服,带你去看牙医。”


陈亦度迷迷糊糊地起床换衣服,头发都没抓,也没让陈家明抓头发,翻箱倒柜给他找了个一次性口罩戴上,塞进车里直接送到了程皓的牙医诊所。


陈家明看见程皓的时候,朝陈亦度飞了好几个眼刀。陈亦度耸耸肩,没办法,程皓这里对他的影响太严重了,说起牙医,他就只能想起程皓那个每天都能听见小孩子被吓哭的诊所。


“坐下。”程皓戴着口罩,把陈家明按在牙科椅上,转身去戴手套。

“陈家明?”程皓一边准备器械一边问话:“牙疼多久了?”

“两天。”陈家明含含糊糊地回答:“我还以为只是上火了。”


“张嘴。”程皓扶着他的下巴,那器械探进口腔查看:“左边疼?”

陈家明不能说话,只能瞪着眼点点头。


“智齿发炎了,拔了吧。”程皓又叫人带他拍了牙片,端着上下看了几回,把口罩拉到下巴上,叫护士来开单子。


陈家明抖了一下。程皓发誓他看见了。听说要拔牙,陈家明就剧烈地抖了一下。程皓不是没见过怕拔牙的,只是他见过陈家明把贺涵怼的说不出话的样子,却发现他居然怕拔牙,没忍住笑出来。


“你这么大人了,还怕拔牙啊?”程皓重新拿了器械,过来给陈家明消毒。

陈家明牙疼的不想说话,给了他个惊天动地的白眼。


“拔了吧。”陈亦度突然开口:“长痛不如短痛。”

“你这个情况,就算消了炎,如果不拔掉的话以后还会复发的。”程皓手里拿着个小针筒,示意陈家明张开嘴:“我先给你打麻药,不疼啊。”


陈家明紧张地双手冰凉。程皓看他一脸的视死如归,叹了口气,手背遮了下陈家明的眼睛:“害怕就别看。”


陈亦度看看摆在哪儿的一盘子器械,闪着冷光的钳子夹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我先去交钱。”陈亦度跟陈家明知会了一声就溜了,在诊室外头等着。


过了几分钟,陈家明整个口腔已经只剩下麻痹的感觉,程皓手指戳了戳他肿起来的腮帮子:“还有感觉吗?”


陈家明瞪着大眼睛摇摇头。

“张开嘴。”程皓说:“怕就别看。”


陈家明将信将疑地闭上眼睛,谁知道不看的话其他感觉更明显。牙钻的声音滋滋滋地响着,程皓隔一会儿叫他吐一下血水,倒是没想象中可怕。陈家明睁开眼睛,看看天花板,又转转眼珠,正对上程皓的眼睛。


“哎呀。”程皓一边动作一边教育他:“你这旁边的牙也蛀了,等智齿的创口好了,记得来补牙。”


陈家明吞了口口水,又是一哆嗦。


“多大个人了,还怕看牙医怎么的。”程皓把分割开的智齿碎块用镊子夹出来,扔在放废物的盘子里。


谁害怕了!陈家明腹诽,舌头发麻说不出话来,只能使劲瞪程皓。


“瞪我干什么!”程皓瞪回去:“不怕你拽我衣服干什么!”

评论(15)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