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衍生】无法自拔(4)

陈家明拔完智齿脸还是肿的,足足肿了有三四天。这几天陈家明只能喝粥,腮帮子疼的动都不能动,缝了针的地方怎么都不舒服。

陈家明觉得程皓在打击报复他。又疼又肿,折腾的他睡都睡不好,皮肤都变差了。好不容易熬到了可以拆线,陈家明气势汹汹地冲去程皓的诊所,看见程皓手里的剪刀和镊子,又一个哆嗦。


“坐下。”程皓抬了抬下巴,示意陈家明坐好:“张嘴。”


“啊.....”陈家明一个白眼翻过去,不情不愿地张开嘴。

陈家明梗着脖子懒得看他,被程皓掐着下巴扭回来:“头别歪。”


陈家明视死如归地闭上眼,程皓却又捏了捏他的下巴:“你这下巴,不是假的吧?”

陈家明瞬间瞪大眼,紧抓着椅子扶手的手一挥,一巴掌拍到程皓头上:“爸爸这是纯天然的!”


“你医闹啊?!”程皓被他拍那么一下,也不疼,就是吓了一跳。

“闹你大爷!”陈家明撑着扶手,要坐起来跟他理论。


“别动,拆线呢。”程皓一把把他按回去,挑挑眉毛,医用剪刀在他面前咔嚓咔嚓开合几下。

他肯定在笑!陈家明怒火中烧,有没办法,紧紧攥住手里正抓着的东西,恨不得把牙科椅的扶手皮面抓坏了。


“就拆个线,你怕什么。”程皓用镊子夹出最后一个线头,摊着手看他:“这么大人了,怕什么呀。”


“谁怕了!”陈家明气呼呼地从椅子上弹起来。

“那你先松开我衣服。”程皓眼神往下瞟了瞟。

陈家明看看自己右手,赶紧松开手,讪讪地缩回来,面上还嘴硬:“你把衣服塞我手里做什么!”


“你还讲不讲道理了!”程皓气得瞪眼。

“你说谁不讲道理!”陈家明站起来瞪他。


程皓这才注意到陈家明原来跟他差不多高,那家伙眼睛圆得可怕,人又瘦巴巴的,脸上没有二两肉,显得巴掌大的一张脸上就剩下两个黑圆的眼珠子和两条粗黑的眉毛。


程皓让他瞪得没再好意思还嘴,被那么双眼睛看着,怼回去好像欺负他似的。

陈家明也被他看得理亏,低下头摸了摸鼻子,哼了一声,一甩头走开去交钱。


收费的护士对陈家明态度特别好,大概是看这人长得好看,穿衣打扮也像个大明星似的。陈家明也朝她笑笑,眼睛弯成月牙形:“谢谢你呀,今天的口红很衬你哦。”


护士被他夸得羞红了脸,陈家明妖娆地摆摆手:“下次再见哟小美人儿。”


程皓一脸无奈地看着陈家明的背影:“陈家明!”

陈家明扭着腰,突然闪了一下,气势汹汹地扭过头,微嘟着嘴,皱着眉头:“你干嘛?!”

活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狗。


程皓被他逗笑了,食指蹭了蹭鼻尖:“记得过一个月来补牙。”


陈家明听他说完,挎着小包,抬着下巴:“等着吧。”说完一转身,踩着小马靴哒哒哒地走了。


程皓下午又接到贺涵的电话。这几天陈家明牙疼,没时间捣乱,贺涵跟陈亦度进展倒是挺快,因此程皓接贺涵电话倒也挺开心,毕竟,客户就是金钱。


“程皓。”贺涵惨兮兮地开口。

“怎么了这是,”程皓听出来不对,打起精神来听他说,架在办公桌上的腿也拿下去。

“敌人又出现了。”贺涵声音里都透着生无可恋。

“嗯?”程皓还想了想他这是几个意思,就听见贺涵电话那头传过来一声尖叫:“吼,你这只臭孔雀来干什么!不许再骚扰我们嘟嘟!”


程皓紧紧捏着手机,一脑袋磕在办公桌上。

防不胜防啊。程皓啪啪啪地拍自己脑门,自作孽不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来个谁收了这个妖孽吧!

评论(9)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