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衍生】无法自拔(5)

*我的妈乘号为啥可以这么欠揍!

================================

频繁的接触,可以有效加深双方互相的好感。

这句话是程皓好几年前忽悠客户用的。说得通俗点,就叫死缠烂打,陈家明养病期间,他也同样这么忽悠过贺涵。


自打认识陈家明之后,程皓发现,这句话反过来也一样适用。如果是两个相互讨厌的人,频繁的接触,互相厌恶变成深仇大恨的速度差不多可以达到第一宇宙速度。


程皓跟贺涵谈加钱的时候,贺涵答应的特别痛快。


“说实话,单单追个人,我自己也没有问题。”贺涵看着程皓那像科幻电影似的屏幕,跟他面对面坐着:“我明跟你说了吧,我找你,主要就是为了搞定陈家明。”


程皓看着那张跟自己像了七八分的脸,心里嘀咕,以后得记着,长成这样的坑起人来,都他妈不眨眼的。可惜定金已经收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又想着陈家明看着也不像那胡搅蛮缠的人,怎么能把贺涵给愁成这样。


“这陈家明是什么人啊?”程皓眉毛挑了挑:“浓眉大眼的一个小伙子,怎么那德行?”


“阿度说,陈家明是他发小,到上大学才分开的。”贺涵揉揉眉心:“现在是DU的广告导演,为什么那德行,不知道。还是这几年流行趋势正常了点儿,要不更没法看。一开始呢,就是嘴毒了点儿,后来不知道他俩看见了什么,阿度突然就不理我了,然后就这样了。”


“行吧行吧。”程皓点点头:“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贺涵说晚上要约陈亦度吃饭,程皓毕竟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拍着脑门想办法把陈家明支开。


“陈家明先生您好,我是程皓。”程皓脸上挂着职业化的微笑。

陈家明大概正在工作,没心思捏着嗓子,漫不经心地答:“嗯,有事吗?”

“您之前在我的诊所拔了左侧上下智齿,您一直没有来复诊,您这个情况,如果不及时来复诊,可能有发炎的危险,如果您有时间,麻烦您下来一趟。”


贺涵在他对面直挑眉毛,听程皓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没有人跟我说过要复诊。”陈家明漫不经心的答。

“这是我们这里护士的失误,请您见谅。我也是下班前整理病历才发现您没有来复诊。”程皓看着天花板,扯谎扯得一个磕巴都不打。

“好的。我半个小时之后过去。”陈家明答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多谢。”贺涵目的达到了,起身要离开。

“其实我还挺喜欢你这种客户的。”程皓拨了拨刘海,送他出去。

“还是头一回有人说这话。”贺涵瞪了瞪眼。

“不套近乎,不说哥们儿。”程皓把他送到门口:“谈感情多伤钱啊。”


陈家明说半个小时之后下来,事实上程皓只清净了十五分钟。

“您这创口恢复的不错。”程皓漫不经心地看了看:“再过个两三天,来拆了线就好了。”


“你这么帮贺涵,什么价钱啊?”陈家明闭上嘴,漱了漱口,挑着眼角看他。

程皓手一抖,手里的镊子抖了一下,又镇定下来,垂着眼睑胡说八道:“您这什么意思,贺总是我朋友,上回碰上那是意外,这回您也真是得来复诊啊。”


“程医生。”陈家明笑笑,站起来穿好大衣:“我这人呢,平时是吵了点儿,但是我不傻。”

“不不不,患者就是上帝,谁敢说您傻呀。”程皓口罩绷在下巴上,拽了把小凳子坐下,脑子转的飞快,想着他可能问出什么来。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也犯不着糊弄我。”陈家明又坐回去:“我就跟你说明白了,你收钱做生意我管不着,但是起码您得给自己积点儿德。”


“不是,我怎么不积德了?”程皓眼睛瞪的跟灯泡似的:“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要说缺德,你比我缺德。”


陈家明低头笑了几声:“哎,你知道贺涵有多少红颜知己么?你这种人,是不是不管什么活都接啊?保媒拉纤就算了,拉皮条的活儿你也干啊?”


“你什么意思啊?”程皓噌地站起来:“贺涵一没结婚,二没固定关系的伴侣,人家两情相悦,怎么就不能在一起了?这贺涵不说别的,好歹算个成功人士吧,你别是自己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啊。”


“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陈家明站起来,斜着眼睛,一脸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你明天早上,上贺涵公司楼底下看看去,不过去不去的,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你这人,也没什么道德压力。”


陈家明活动活动腿脚,站起来,尖声尖气地笑了几声:“缺德短命,祝你长命百岁哦程医生。”

评论(1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