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衍生】无法自拔(8)


广告这行,也真不是那么好做的。陈家明答应给程皓重新做一个广告,光是折腾程皓拍照就花了将近两个小时,还要修图,再做平面设计,一系列折腾完之后已经后半夜了。

“行了,你拿去印刷。”估计是累了,陈家明揉了揉后颈,也没有捏着嗓子说话:“有问题再找我。”

程皓盯着电脑屏幕看得眼睛都花了,听陈家明叫他,才回过神来,仔细看了看:“哎,你还别说,是好看多了。”

“你不是导演么?还会做这个啊?”陈家明帮他忙了这么半天,程皓还是念他的好,摸了摸鼻子,恭维几句。

陈家明嘴角歪了歪,瞥了他一眼:“你以为谁一开始就让你当导演啊?”

“今天麻烦你了,要不我请你吃宵夜?”程皓跟他笑笑。

陈家明仰头看了他一眼:“宵夜?不吃,胖。”
程皓手插在裤兜里,嘴抿成一字:“你这也不胖啊,男人嘛,太瘦了也不好看。”

“算啦。”陈家明关了电脑站起来,拿了大衣围巾:“这么晚了,回去休息吧。”

“行,你怎么回去?要不我送你?”程皓跟在陈家明后头,挠了挠后脑勺的头发。

“哎哎哎。”陈家明停下,下巴抬了抬,示意程皓往旁边看:“那个,你先把他收拾了。”

程皓这才想起死乞白赖跟过来的张铭阳,那家伙早就趴在一边睡成一坨了。

“哎!”程皓在他椅子腿上踢了一脚:“起来,回家。”

“嗯?嗯!”张铭阳猛地弹起来,一脸防备地看四周,看见程皓和陈家明才放松下来:“嗯?完事儿了?”

“行了,别给人添乱,赶紧走。”程皓推他一把,等陈家明关好门才一起下地下车库去。

“你住哪儿?我送你。”程皓又问陈家明一次。

“我住亦度家里,你不知道?”陈家明在他旁边看着电梯的数字逐渐变小,笑着问他。

“啧。哥们儿是有职业道德的,不打听客户隐私。”程皓一抬下巴,脸上还带着三分傲娇。

陈家明笑了笑,没说话。
“你笑什么呀?”程皓瞪着眼解释:“我要这点儿职业道德都没有,贺涵那钱我干嘛给他退了呀?”

“哎,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想着做婚介啊?”陈家明突然问他。

“我那叫恋爱顾问!”程皓声音大起来,恋爱顾问四个字说得极重,恨不得把地板砸个坑。

“性质差不多。”陈家明还是盯着电梯门:“哎你干这行是图什么呀?”

“性质怎么能一样呢,婚介,那是你找不着对象人帮你找,恋爱顾问,是你有目标,我帮你追。”程皓整了整领带:“至于图什么,你觉得我图什么呀?”

“那你当这个恋爱顾问,是靠理论知识呢,还是实践经验啊?”陈家明没接他的招,又扔出个问题来。

程皓一时气结,还真不知道怎么说了。他自己感情史清白的跟张白纸似的,要说光靠理论知识,听起来又多少有点儿不靠谱。

好在电梯门开的及时,程皓瘪瘪嘴,大步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陈家明跟在他后头,歪着一侧嘴角笑。

上车之后陈家明报了个地址,头靠在车窗上,不在说话。程皓开着车,时不时扭头看他一眼,觉得不说话也不是个事儿,费劲巴力又找了个话头。

“你不是专业做广告的么?怎么在一时装公司上班啊?”

“因为,在广告公司待够了。”陈家明眨眨眼,好像想起什么不愿意想的事:“再说,时装公司,小美女多啊。”

“也是哈。”程皓点了点头,两个人再没说话。还是陈家明觉得沉默的太尴尬,伸手拧开了广播。

一首不知道叫什么的歌慢慢充满了车里的空间,等红灯的时候程皓又看了一眼陈家明,竟然觉得有点意外的平静的感觉。

下一个事件的触发点,是停在陈亦度家门口的一辆车,贺涵的车。

陈家明脸阴得像要杀人。程皓本来可以直接掉头走,又一琢磨这事儿自己多少掺和了一阵,再说万一打起来多不好,就硬着头皮很陈家明进去。

开门要把握时机。
很显然陈家明并没有把握对这个时机。

贺涵跟陈亦度在餐桌边上亲得不亦乐乎,陈亦度衬衫一半的扣子都敞开着,贺涵一只手还放在陈亦度屁股上。

“干什么呢?”陈家明哐哐哐凿了几下门。

“家明?!”陈亦度一把推开贺涵,手忙脚乱地系扣子:“你……你怎么回来了?”

“进来坐吧。”陈家明面无表情,叫程皓进去,自己在门口衣架上拿了件外套给陈亦度先披着,又坐在程皓旁边,不看陈亦度也不看贺涵,抿着嘴不说话。

“家明。”陈亦度叫他。
“你叫我干什么!”陈家明嗓子又捏起来,尖声尖气地说:“我跟你说不要去找这个人渣,你这是干什么?”

“家明,贺涵他不是你想的那样。”陈亦度在贺涵大腿上拍了一把:“你说话呀!”

“我都可以解释。”贺涵握住陈亦度的手,看着陈家明总有一种心虚的诚恳:“你看到的一切,薇薇安,她是对我有好感,可是我从来没给过她任何回应。唐晶是我前女友我承认,至于罗子君一家,纯粹是因为她是唐晶的朋友,当时我跟唐晶在一起,我没有理由不帮她,现在她已经找到工作了,跟我没关系。”

“你信吗?”陈家明突然看向程皓。
“啊?”程皓吓了一跳:“这……我也不知道啊。”

“我信他。”陈亦度突然说:“家明,谢谢你。你为我好,我都知道的。”

陈家明梗着脖子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看他。

“家明~”陈亦度知道他这是等台阶下,赶紧凑过去讨好他。

“没出息!”陈家明捏着陈亦度的脸:“这只臭孔雀有什么好的!”

程皓悄悄戳了戳陈家明:“人俩都这样了,差不多得了。”

“你闭嘴!”陈家明一瞪眼,又去瞪贺涵:“你给我出去,立刻!马上!”

“家明。”陈亦度皱了皱眉。

“哪有刚确定关系就睡一起的!”陈家明戳戳陈亦度脑门:“你个傻子!”

“好好好,我这就走。”贺涵特别懂得见好就收,对着陈家明笑得见牙不见眼:“谢谢你。”

“哼。”陈家明不理他。
“那我也先走了。”程皓看着没事了,也准备走。

“程医生,多谢多谢。”贺涵跟程皓一起出去,最后跟程皓客套几句:“以后都是朋友。”

“别,从今以后,咱俩分道扬镳。”程皓摆摆手:“少套近沪。”

“我不都解释清楚了吗?”贺涵拽住他。
“嗯,那跟我有关系吗?”程皓歪头笑笑:“拜拜,有缘再见。”

一脚油门开出去,程皓才想起后悔来,靠,早知道能成,给贺涵退什么钱啊!

评论(10)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