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衍生】无法自拔(12)

陈家明答应给程皓讲讲那位小模特的事儿,程皓生怕他反悔,一到下班的点儿,就给陈家明打电话,催着陈家明赶紧下楼。


“你催什么呀。”陈家明可能正在收拾东西,手边上叮叮当当的响,声音不自觉地带了几分娇嗔:“你求我办事还不能等会儿啊?”

“能能能。”程皓深吸一口气,往地下车库走:“我这不是怕您贵人多忘事么。”

“等着吧。”陈家明声音往上挑了一下,又像是从手机旁边走开了:“婉君宝贝,回家啦!”

程皓笑了笑,挂了电话。陈家明这人也有意思,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明明有一把好嗓子,非要装出一副娘娘腔来。活得都挺累,还每天高兴的咋咋呼呼,这样的人,也确实少见。


等陈家明的时候程皓又碰上贺涵。贺涵自打追到了陈亦度,每天乐得嘴都合不拢,也不加班了,一到下班点儿,准时等在楼下。

“程老师?”贺涵看他也在等人,想着好歹人家帮过他几天,怎么也该过去打个招呼。

“贺先生,有事吗?”程皓看见他,笑了笑:“春风得意啊。”

“还要多谢程老师帮忙。”贺涵堆着笑,眼睛看着写字楼的大门:“日后我跟亦度的婚礼,还请程老师赏光。”

“不给红包行吗?”程皓看看表,左右不着急,也乐得跟他瞎扯淡。

贺涵笑了几声:“小事,跟程老师这样的人,自然是交情重要。”

“那就,却之不恭了。”程皓跟贺涵笑了笑,贺涵也跟着笑。


陈亦度跟陈家明从大楼里出来,贺涵赶紧迎上去:“度度。”

陈亦度跟他笑笑,回头摸摸陈家明怀里的婉君:“那我先走啦,要不要一起吃晚饭?你自己一个人怎么凑合?”


陈家明眼珠转了转,左侧嘴角弯起来,捏捏陈亦度的脸:“我的小嘟嘟,你就不要操心啦,今天呀,有人等着请我吃饭呢。”

“是是是,追你的人能从这儿排到天安门去。”陈亦度挣开他的手,摸摸婉君的头:“您能别跟我撒娇么?”

“去你的。”陈家明甩给他一个妖娆的眼风:“要不是喜欢你,我才懒得理你。”


“咳。”程皓实在不想插一嘴,但是看架势陈家明腻起来,还不定腻到什么时候去,只能硬着头皮上:“陈老师,您这儿告别完了吗?咱能走了吗?”

陈家明使劲剜他一眼:“走着。”


陈家明抱着狗上了程皓的车,陈亦度看着程皓的车屁股,若有所思。贺涵在后头揽着他的腰,一样的若有所思。


“这俩,是不是有问题啊?”贺涵说。

“你觉得,他俩有问题,是好事还是坏事?”陈亦度皱着眉:“家明,可好几年没谈恋爱了。”

“应该,算是件好事吧。”贺涵搂着他的腰往前走:“你说,要是他俩真谈恋爱了,陈家明激素会不会正常点儿?”


“你什么意思?”陈亦度瞪他:“不许乱嚼舌头。”

“好,听你的。”贺涵把他塞进车里,趁系安全带的机会在脸上偷个香:“他是你的好朋友,可是他也不能一见我就怼我啊。”

“要不是你有前科,家明至于这样吗?”陈亦度色厉内荏的瞪他。

贺涵笑出一脸的褶子,从驾驶坐又探过来亲他一下:“不过啊,你觉得他俩,合适吗?”


“不知道。”陈亦度耸耸肩:“走着,今天回家吃。”

“你说他俩要真成了。”贺涵一边开车一边八卦,想着想着哆嗦了一下:“这要是吵起来,还不得掀了房顶啊?”


评论(20)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