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套路(13)

每日一圈 @浮川 


=============================

梁仲春说请假,就生生拖了一个星期才回来。明镜倒是待了两三天就因为要出差先走了,明镜一走,明台也不敢再在明楼眼跟前添堵,带着于曼丽老老实实回家工作去了。


明楼心情大好,成天在明诚房里窝着,说是聊剧本,结果剧本没说几句,就被他拐到别处去。

明楼好像学聪明了,又换了个路子,不再明目张胆地撩拨他,几句话对完剧本,就聊些别的,电影,文学,新闻,八卦,哲学,一切可以作为话题的东西。明镜以前总说,明楼这人,除了一张脸,就剩下一张嘴。忽悠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明楼换了套路,明诚开始诧异了一会儿,又想着聊些别的总归是好事,他想跟明楼多说些什么,又怕明楼一上来就说些让他心跳紧张的话。明楼从撩拨改成谈人生理想,明诚居然有些乐见其成的想法。


一个星期之后梁仲春回来,又是大晚上来敲明诚的门。

“梁导演,你怎么回来了?事情办好了?”开门的是明楼,明楼眉头微微蹙着,看梁仲春点头,有换了副高深莫测的笑脸:“这么晚了找阿诚有事?请进吧。”


“哎,哎。”梁仲春溜着墙边进去,明诚正歪在沙发里,手里晃着一只高脚杯。梁仲春笑嘻嘻地凑过去:“阿诚兄弟?”


“嗯?”明诚眯着眼:“什么事儿?”

“好事儿啊。”梁仲春绕到他旁边坐下,从胳膊底下抽出一沓文件塞给明诚,大模大样地拍了拍大腿:“看看,哥哥顺便办了件大事。”

“你?”明诚拿过拍在胸口的文件,皱了皱眉:“你能办什么好事啊?”


明诚看了看封面:“合同?谁的合同?”

“明先生的。”梁仲春靠在沙发上,得意洋洋地看明诚:“明楼先生。”

“明楼?”明诚翻了几页,还真是明楼的经济合同。一个激灵坐起来,酒杯咔哒一声磕在桌子上,看着门口叫人:“明楼!侬脑子瓦特啦!”


明楼晃晃悠悠地走过来,倚在沙发扶手上,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阿诚你别激动。”又看看梁仲春:“梁导演舟车劳顿,不如先回去休息?”


梁仲春老油条一个,看明楼眼睛眯起来,赶紧就坡下驴,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哎,你还别说,我还真挺累了,那你们聊,我先走了。”


房门咔哒一声关上,明诚眉头紧的能夹死苍蝇:“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的经纪约,向来是我自己说了算的。”明楼端起放在茶几上的酒杯抿一口:“随我自己开心,老板。”

“你疯啦?”明诚使劲瞪他:“我那工作室什么分量?你们明家什么分量?你有病啊你签给我那儿?”

谁知道明楼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三分为难三分不满:“大姐把明家的娱乐公司给了明台,难道要让小东西当我老板吗?”

“那又怎么样!”明诚气得拍桌子:“他难道还敢管你吗?!”


“他当然不敢。”明楼大模大样地搭住明诚的肩膀:“所以我才能顺利地签到你的公司啊。”

“你别跟我绕!”明诚拍了他一把:“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如果我说是为了跟你套近乎,你信吗?”明楼侧过身,把明诚逼到沙发角落,勾起一侧嘴角。

“少忽悠人。”明诚往后缩了缩,眼睛却是直勾勾盯着明楼。

“我在追你,你忘了吗?”明楼笑得像个祸害:“老板。”


“你有病啊!”明诚一把推开他,从脑门一路红到脖子,眼神躲闪着不敢看他。

“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不能不管我。”明楼一脸的不怀好意:“老板。”


明诚恼羞成怒,气得咬牙切齿:“好,管你是吧,明天就给你找个女演员炒一炒热度!”

“女演员多没创意。”明楼悠哉悠哉地歪在沙发上,晃着高脚杯,时不时抿一口:“换个男演员怎么样?”


明诚跟他赌气,懒得理他。明楼自顾自编起故事来:“一般的男演员还没什么意思,你要炒热度的话,怎么着也得挑个当红的,符合我一惯审美的,故事能圆回来,看着像真的那种,千万别挑那种一看就像假的的。”


明诚回了他个大白眼,明楼看着明诚,越编越来劲:“我看你就不错,年纪合适,最关键是符合我的审美,故事也能圆回来,对吧,你看啊,咱俩,我是你亲师兄,你妹妹还是我弟媳妇,现在咱俩又一块儿拍戏,每天形影不离的,这故事说出去多像真的,对不对?日久生情,还是因戏生情,怎么都能圆过来。怎么样?为了我的热度,你要不就英勇献一回身?老板?”


明诚都气笑了,瞪了他一会儿,指指门口:“你给我出去。”

明楼晃晃悠悠站起来,走了几步,又从沙发背后转过来,双手扶着明诚的肩:“对了,你是我老板,说你潜规则也说得通啊。”


明诚一口水呛在嗓子里:“滚!滚出去!”


====================

套路本套日月木娄!

评论(46)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