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衍生】无法自拔(13)

程皓的新客户的目标是陈家明的助理。没等程皓问他什么,陈家明先扔出一筐子问题来。


“你那个客户,姓什么叫什么呀?干什么的?多大岁数了?长什么样啊?”陈家明拍着桌子,眼睛瞪的老大,一副老父亲的架势。

“干什么干什么呀?”程皓吓得往后缩了缩:“这是客户机密,怎么能告诉你?”

“那我怎么能把我们家可可宝贝的事告诉你?”陈家明还是瞪着眼:“你做媒也要讲些道德好不啦?”

“什么叫做媒!”程皓跟他对着瞪眼:“那叫恋爱顾问!”


“好好好,恋爱顾问。”陈家明招招手,叫服务员来点餐。

“我说你能不能对别人的职业有点起码的尊重?”程皓手里端着茶壶给他倒茶。

“你不是牙医吗?”陈家明点完餐,托着下巴看程皓,灵活地眨巴眨巴眼睛:“我没有不尊重你啊。”


“行,行。”程皓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往前探:“那你倒是给我说点儿有用的啊。”

“你不是对姑娘研究的特别到位吗?”陈家明双手托着腮,巴掌大的小脸儿显得更小了。眼珠子无辜地眨巴眨巴:“怎么还问我啊?”

“听谁说的。”程皓甩了个眼风:“你成天跟一帮姑娘一块儿工作,了解肯定比我深啊。”

陈家明听他这么捧了自己半天,轻轻拍了拍脸蛋:“嗯,虽然你说这一大堆,估计也没几句真的,不过我听着高兴,那我就勉为其难给你讲讲。”


陈家明作为一个成功的妇女之友,给程皓分享姑娘们的爱好,夸嚓夸嚓把程皓多少年总结出来的经验推翻了一大半,程皓前半截听得脸都绿了,后半截恍然大悟,一顿饭吃完的时候程皓都想拉陈家明跟他合伙。


“说真的,你这么了解姑娘,你怎么还单身啊?”程皓西装外套搭在旁边的椅背上,衬衫袖口随意卷起来,领带扯得松松垮垮,看着陈家明打了个嗝:“有困难找我啊,这我擅长,我给你介绍一个。”

陈家明拿着纸巾慢慢擦脸上的汗,给程皓甩了个白眼:“了解又怎么样?我又不喜欢女孩子。”

程皓噎了一下,坐直身子:“这个,难度是大点儿,不过冲咱俩这交情,你要是有需要,哥努努力,给你寻摸一个。”

“哎哎哎,随便聊聊,少扯交情。”陈家明手背撑着脑门,食指一点,指着程皓:“你呀,这一套拿着忽悠别人去吧。”


“这怎么说的。”程皓叫服务员过来买单,一边掏钱包一边跟陈家明理论:“谁忽悠你了?我的业务水平,那是有目共睹的呀,对不对?”


“臭不要脸。”陈家明擦了擦汗,起身走人。

程皓拎着西装外套跟着他,没事乱问:“哎,我听着你嗓子也不错啊,干嘛每天那么说话啊?”

“我愿意。”陈家明晃着脑袋,盒盒盒笑了一阵有说:“我妈是我们老家京剧团的,小时候按着我学了几年的戏,结果,学歪了,习惯了不好改了。”

“呦,艺术世家啊。”程皓看看他:“我说呢,那天跟罗玥吵吵,调都那么高了也没劈。”

“那当然。”陈家明脖子一梗:“我呀,要不是后来变声期嗓子不行了,没准儿现在就是个艺术家。”

“那你怎么去拍广告啊?”程皓又问。

“喜欢啊。”陈家明一双圆眼睛看着他:“那你怎么自己开诊所啊?怎么不去个大医院啊?”


“我愿意啊。”程皓歪头跟他笑了笑。


“你说咱俩这也算不打不相识吧?”程皓仰头看着天感慨。

“你前两天还说是孽缘难解呢。”陈家明歪着嘴角笑。

“你听谁说的,我可没说过。”程皓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


陈家明一脚踢过去:“装什么傻!我昨天听见你跟那个半吊子说了!”


“你怎么净记人家不好啊。”程皓躲了一下:“我夸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记啊?”

“你夸我什么了?”陈家明又一脚踢过去:“我没听见。”

程皓干瞪眼:“我夸你好看啊!”

评论(13)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