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套路(14)

日常圈 @浮川 

==========================

明楼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把自己的经济约签到了明诚的工作室。明诚一下子感觉压力山大,这祖宗到底想干什么,且不说他根本不需要别人给他什么助力,明诚工作室一半的年轻演员加起来身价都不一定比得上一个明楼。梁仲春自作主张把这么个雷扛下来,明诚愁得一晚上没睡着觉。

明诚趴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儿想着明楼为了套路他也算是下了血本了,一会儿又想着他的团队要是不够成熟,没法保证明楼以后作品的品质的话,更没法交代。天亮前十分钟,明诚趴在床上,把枕头当明楼,恶狠狠地捶了一拳,心里骂明楼,你是要气死我!

第二天一早,明诚还得接着去拍戏。一出门碰上明楼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从房间里出来。

“早啊老板。”明楼咬着过滤嘴,笑眯眯地看明诚。

“早。”明诚有气无力地看他一眼,走了两步又退回来:“酒店不许抽烟。”

“没点。”明楼跟在他后头:“大姐叫我戒烟,只能过过干瘾。”

“吃早饭了吗?”明诚径直往餐厅走。

“你没睡好?”明楼往前跨了半步。

“还不是因为你!”明诚气呼呼地回头瞪他。

“这么高兴啊?”明楼伸手托着他的后背:“受宠若惊啊。”

明诚不想说话,甩了个白眼过去。明楼全当他撒娇,笑眯眯地收下他的白眼,到餐厅找位子坐下,问明诚想吃什么。

“你严肃点儿。”明诚手指敲敲桌子:“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合同还在我那儿,你赶紧拿走。”

“现在反悔我是没问题。”明楼点了餐,也敲敲桌子:“合同你看完没有,现在解约对我没什么影响,可是你要付违约金的。”

“我付哪门子的违约金!”明诚眼睛瞪的溜圆:“你跟老梁背着我干什么了?!”

“没办法,谁让我知道你肯定会来这一出。”明楼还是笑,活像只老狐狸。

“你算计我?”明诚瞪眼,可能是气极了,左侧嘴角往上弯,是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当然。”明楼得意洋洋地看他:“连这点儿都想不到,我白当你师哥了。”

“我谢谢你啊,师哥!”明诚咬牙切齿地冷笑几声,拿了根油条大嚼特嚼,不再看明楼。

明楼只觉得他实在可爱,腮帮子鼓鼓的,眼睛也圆鼓鼓的,把食物嚼的像泄愤一样。

“你今年多大了?”明楼捏着小勺喝粥,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问了一句。

“三十五。”明诚噎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喝点儿粥,小心噎着。”明楼把碗往他面前推了推:“你怎么看着不像三十五呢。”

“天生丽质,谢谢。”明诚哼一声,咽下嘴里的食物,埋头开始喝粥。

“跟个小孩儿似的。”明诚头快埋进碗里,给明楼留了个发旋。明楼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慢点儿吃,别噎着。”

吃完早饭,明诚看明楼还是像个雷,保不齐什么时候就炸了。明楼是出了名的眼睛毒,拍戏的空档看他眼神不对,溜达过去找他聊天。

“怎么着,看我像个雷?”明楼一屁股坐在明诚旁边的台阶上,招呼明诚也坐下:“坐下,你那什么眼神,我又不傻。”

“那我该看你像什么呀?”明诚瘪瘪嘴,在他旁边坐下:“像人民币吗?”

“你要是愿意,可以把我当男朋友看。”明楼一脸无辜地眨眨眼。

明诚感觉一口老血堵在胸口,深呼吸几次,苦口婆心地劝明楼:“师哥,你别闹了行不行?有意思吗?”

“谁跟你闹了。”明楼也严肃起来:“我说了我很认真的在追求你。”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呀,我改还不行吗。”明诚气有点上头,甩出一句不知道从于曼丽的哪本书里看来的词。

“我没跟你说过吗?”明楼歪着头看他:“我不是喜欢你哪儿,是只要是你,我就哪儿都喜欢。”

明诚捂着脑门,明楼这人,撩拨起来一套一套的,也看不出真假,明诚是真的烦躁起来,他越来越糊涂,越来越怕自己忍不住信他一回,可是那种后果,实在是太疼了。

明楼只当他是生气了,戳了戳他的胳膊:“你生什么气啊,我难得这么喜欢谁,你不喜欢我,我还没气呢。哎,那你说,你不喜欢我哪儿啊?”

“你很好。”明诚叹了口气:“但是咱俩不合适,没有结果的事最好就不要开始,你明白吗?”

“为什么没有结果?”明楼皱着眉头看他,像是有点生气:“你连试都没试过,你就不相信我?没有开始过,你凭什么说没有结果?你到底在怕什么?”

“是,我是怕。”明诚眼睛盯着明楼:“你知道我怕,那你放过我,行不行?”

“不行。”明楼想都没想。

明诚无话可说,周围陷入一种尴尬的沉默。明诚不爱热闹,每次休息也都是找安静一点的角落,别的演员看明楼总是跟他凑在一堆,也自觉地不过去打扰,安静是真的安静,尴尬起来也是真的尴尬。

沉默了大概三分钟,谁也没想着就那么走开,明诚手肘撑在膝盖上,扶着额头,明楼十指交叉,就那么看着他。

“你知道一见钟情什么感觉吗?”明楼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明诚歪头看他,眉头微蹙,嘴唇动了动,没说话。

“我第一次看见你,是去看你们排练。”明楼笑了笑,像是有些羞赧,垂下眼睑:“后来想起来,我觉得我就像个傻子。我现在都记得,那天你笑了三次,一次是因为你记错了词,一次是对你的女主角,还有一次,你往台下看了一眼。那个时候,你连二十五都不到。”

明诚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感动,感激,或是什么其他的 感觉,憋红了眼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本来以为,明楼只是一阵子的兴趣,或者是不知道因为什么来的喜欢,明楼说这一番话,他反而更无所适从。

明楼不再说话,明诚也没再搭话。远处梁仲春指挥着场务和演员继续工作,明楼和明诚还是沉默,最后还是明楼先忍不住了。

“你不要觉得为难,我没有想打扰你,也没有逼你的意思。”明楼叹了口气,自嘲道:“大概,是我贪心了。之前几年说不上一句话的时候,也就那么过来了,现在熟悉了,反倒沉不住气了。这十几年的岁数都白长了。”

“你别为难,你要是受不了,我回去就叫老梁解约,违约金你也不用担心。”明楼站起来,看他的头顶:“对不起,打扰你了。”

明楼抬腿下了一级台阶,手忽然被明诚拉住。

“你想试试吗?”明诚问。

评论(36)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