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彻璞】黄泉(中)

*继续灵摆黄泉AU,前文戳这里

*借用阿香的人设,所以本文阿香不是孙尚香,感谢理解。


========================================

 

赵吏走后,石太璞就把刘彻赶回凡间去。刘彻这十几年看样子修行的不错,出入黄泉也再不需别人来接。

 

“你走吧,以后别再来了。”石太璞把他送出孟婆庄。

“为何不能再来?”刘彻穿着龙袍,袖子背在背后,昂首挺胸地看着石太璞。

“你是个活人,生魂不得入黄泉。”石太璞袖子一甩,关上孟婆庄的门,刘彻差点被门拍在脸上,石太璞在里头说道:“想来,等你死了自然会来。”

 

“你又诳他。”阿香被赵吏吓得酒也醒了,从后厨绕出来坐在木桌上,撑着上身看他:“他是皇帝,死了也不会来你这黄泉,帝星下凡,死了自会归位的。”

“那又如何?”石太璞给煮着汤的大鼎添了些柴火:“终究他现在没死,以后也见不着,我就算诳他,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他杀不了你。”阿香招呼两个随从要走:“阿茶在阴阳卷上抹去了你的名字,你死不了。”

“我同他无冤无仇。”石太璞收拾好东西,笑着看看阿香:“只不过他不像小时候讨人喜欢,想吓吓他罢了。”

 

“哎,搞不清你们这些臭男人想什么。”阿香手里的狼牙棒在地上狠狠杵一下:“我走了,有什么异常及时报告。”

“你慢走。”石太璞朝他点点头。

阿香拎着狼牙棒当啷当啷地走出去,顿了片刻拳头砸到木门上,朝石太璞吼:“喂!你倒是给我开门啊!”

 

石太璞送走阿香,回内室盘腿坐下,闭眼打坐。石太璞没了生死,修行却不能废。三百年前他在孟婆庄里见着了自己的师傅,一碗汤把老人家送走,很是欷歔。黄泉虽然荒芜,却是个修行的好地方,也不怪这八百里黄沙能化出孟婆一族。几百年来,石太璞的修为大涨,有时也感慨,要不是当年招惹了冥王,想必这个时候都能成个地仙了。可是这人世间的百般造化,谁又说得准。

 

刘彻是石太璞七百年来见过的唯一一个活人,可是石太璞却没想到,他能三番四次地出入黄泉,想必也不是什么安分听话的人。

三天之后刘彻又混在一群死鬼里头跑到黄泉来。这些年可能人间又在打仗,每天在孟婆庄外头排队的鬼魂极多,里头挤满了,鬼都排到外头去,在漫天黄沙里探头探脑地猜测什么时候能轮到自己。

 

“下一个。”石太璞光是读册就要累死,撑着坐在木桌后头,把鬼一个一个送走。鬼差一趟一趟过来接鬼,阿香忙得连酒都不喝了,赶着送鬼。

“这皇帝可真不怎么样。”阿香抽空在石太璞那里歇歇脚:“怎么死这么多人?”

“人间想必又打仗了。”石太璞把读过的阳卷归置好:“轮回井想必都堵了吧?”

“可不是。”阿香挥挥手招呼随从帮着盛汤:“轮回井这些天人多的很,那个老鬼,还有三百年才能投胎,成天给那些死鬼讲你的八卦,就堵得更厉害,前几天被冥王看见了,才把那些鬼一股脑全扔下去。”

“都是可怜人,何必呢。”石太璞感慨了一句:“可见你们这个冥王,脾气实在是不好。”

 

刘彻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他远远看见孟婆庄外头排着一队人,也不知在等什么,就自顾自走到前头去,推开堵着门的鬼就要进去。

“哎,你是谁呀,怎么还插队啊?”后头等着的鬼推了刘彻一把:“去去去,后头排队去。”

“什么?”刘彻眼睛一瞪,横眉竖眼地吼:“排队?朕活了这么大还没等过!”

“朕?”那鬼看了看他,当下冷笑起来:“皇帝又怎么样,还不是逃不过一死?”

“大胆!”刘彻袖子一甩:“你是何人,胆敢对朕无礼!”

“他是皇帝!”有鬼朝后头吼了他一嗓子:“他是大汉的皇帝!快来!”

后头的鬼听说皇帝来了,一股脑涌过来,恨不得咬死刘彻。

 

外头乱成一团,里头也不清净。战争年代,大多数鬼都是死于非命,石太璞一边给他们读册,还得防着血洗孟婆庄。

“哎哎哎,小心别把血滴到阳卷上来!弄坏了你没法投胎!”石太璞在里头喊。

 

“外头打起来了!”有鬼喊了一声。

石太璞顿感心力交瘁,施法挥开门外挤成一团的鬼,五指成爪把倒在地上的人抓到桌前:“在干什么!住手!”

 

“刘彻?”石太璞眉头皱得死紧:“你怎么又来了?”

“朕过来看看你。”刘彻龙袍都快被撕碎了,还背着手昂着头。

“等会儿再收拾你!”石太璞施法把刘彻扔到后屋里去,疲惫地看着前头长得看不见边的队伍:“下一个!”

 

等把那天所有的鬼都送走了,已经是半夜了。石太璞回后屋去休息,才想起还有个刘彻来。刘彻倒是自觉地找到了石太璞的卧房,歪在床上睡着了。

 

“喂,刘彻。”石太璞踢了踢床围,刘彻惊醒,迷迷糊糊地四处看看,看见石太璞又闭上眼睛:“今日休沐,不上朝。”翻了个身又睡过去。

 

“刘彻!”石太璞又叫一声,声音高了些。

刘彻在睡梦中啧了两声,皱着眉头睁开眼,却还是迷迷糊糊的:“你是何人!敢直呼朕的名讳!”

 

“起来。”石太璞双手抱胸坐在他对面,靠着床柱看他:“你怎么还在这儿?”

刘彻这才想起来他白天来黄泉,先是被一群鬼围攻,刚见到石太璞就被他扔到后头来,横眉竖眼地跟石太璞互相瞪:“不是你说等会儿收拾我的吗?”

“说了要收拾你,你怎么还敢在这儿待着?”石太璞想拎着刘彻的领子把他扔出去,才发现这小皇帝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个子竟比他还高。恨恨地活动几下手指头,攥成个拳头:“这是我的床,谁叫你躺的?”

 

“你这地方除了这里,还有哪里能睡吗?”刘彻竟然颇委屈地瘪了瘪嘴:“朕好心来看你,你还二话不说把朕扔出去,这是什么道理?”

 

“我说没说过,这里是黄泉!”石太璞气得抬手要打他:“你要这么想死信不信我捏死你?”

刘彻抬手挡了一下:“要不是看你这里平时没什么人,我才不来。”

“那正好,你赶紧走。”石太璞下巴指指外头:“不许再来。”

 

“哎,今天这黄泉怎么这么多人?”刘彻把龙袍的下摆团巴团巴堆在腿上,探过去问石太璞:“我从前来这里人都不多啊。”

“还不是拜你所赐?陛下?”石太璞盘腿坐在床上:“人间打仗,死得人就多。人死了,是非过我这黄泉不可。”

“他们喝的那个,就是孟婆汤?”刘彻往过凑了凑:“当真喝了就全忘了?”

“你不信?”石太璞有些累了,往后靠在床柱上:“你若不信,我给你盛一碗尝尝?”

 

刘彻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朕还要回去的,若是万事皆忘了,岂不是有愧于祖宗?”

“你还知道要回去便好。”石太璞闭上眼睛:“你走吧。”

刘彻刚想说些什么,就听肚子咕噜响了两声。刘彻脸上一红,捂着肚子问:“你这里有吃的吗?”

“没有。”石太璞眼看就要睡过去,被刘彻一把拉住,强行把眼睛撑开个缝:“真的没有。”

“你不用吃饭的吗?”刘彻像是惊讶,又像是激动:“你不是说你是人吗?”

 

“我是修道之人,早就辟谷了,不用吃饭。”石太璞看刘彻赖在他床上没下去的意思,起身在室内架了根绳子,翻身躺上去:“怕饿死就赶紧回去,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你赶紧走,不要再来了。”

 

“你修了多少年才辟谷的?”刘彻揣着手倚在床柱上:“那你会死吗?”

“我?一百年。”石太璞其实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辟谷的了,只记得好像是很久以前了,就随便胡说了一个时间哄他。躺在绳子上打了个哈欠:“我不会死,我七百年前得罪了冥王,才被抓到黄泉送鬼的。”

 

“你怎么得罪冥王了?”刘彻盘好腿,八卦地往前凑了凑:“朕能见见那冥王吗?”

“多年前冥王同孟婆跑去人间,孟婆不小心死在我手里,冥王便要我去顶孟婆的职。”石太璞闭上眼:“你见不了冥王。活人进不了冥府。”

 

刘彻刚想再说些什么,就见石太璞已经睡着了。刘彻站起来去看了看他,他还同十几年前长得一样,唇红齿白,相貌俊美。石太璞睡在绳子上,刘彻伸手去摸了摸他的眉骨。自十几年前见过他,刘彻回去便时常梦见他,板着脸吓唬要吃掉他。国师同他讲,孟婆一族是妖,不死不灭的妖。刘彻不肯信,石太璞明明白白告诉他他是人,可他又确实漂亮的像妖。刘彻时常梦见他,大了总想着再来看看他。

 

外头天快亮了,刘彻想着该走,刚转过身就被石太璞拽住袖子。“迟一会儿再走,半夜里恶鬼多,你小心被吃了。”

 

刘彻便回到石太璞的床上躺了一夜。粗硬的木板床硌得他浑身不舒服,因此早早就起来了。石太璞起得比他更早,端上一叠点心来给刘彻。

 

“吃吧。”石太璞指指点心盘子:“我这里没吃的,清早回来的阴兵有带供品回来的,虽说是供奉用的,你好歹将就一下。”

 

刘彻已经捏了块点心塞进嘴里,听他这么一说,差点没噎死。

“慢些。”石太璞拍拍他的后背:“你不是皇帝么,吃个点心急什么。”

“供品,这不是给死人的吗?”刘彻嘴里还填着点心渣子,眼珠子要瞪出来。

“这是冥界,只有死人。”石太璞托着腮:“我去不得人间,有这些点心就不错了。”

“罢了罢了,朕下回过来给你带些来。”刘彻讲究地擦擦嘴,吃饱了才理了理衣袍:“这个点心未免太过粗陋,朕下回给你带御用的来。”

 

石太璞笑出来,歪头看刘彻:“你既然知道人间样样都好,又来这黄泉做什么?”

“人间自然是好,可在人间不过也就几十年。”刘彻靠在椅子上:“哎,你在这黄泉,定然见过许多有趣的事吧?”

 

“尽是些遗憾,也没什么有趣的。”石太璞眼睛转了转:“倒是前些年,来过个女子,年纪轻轻就死了,临走之前还念叨着陛下,想必是你的妻妾。”

刘彻脸上突然有些发热,点点头嗯了一声,没再搭茬。

石太璞手指敲敲桌面:“我看你既然能自己出体来我这里,想必是有心向道,你若是真的有心修道,就应当清心寡欲为好。”

 

“我本无心向道。”刘彻耸耸肩:“就这点本事还是年幼时跟国师学的,国师说若想在阳寿未尽之时见你,唯有那一个法子,我便学了。”

 

“你见我做什么?”石太璞看了看时候差不多了,就去打开门等着要送的鬼过来。

“我小时候见过你。”刘彻跟在他后头追出去:“回去之后也时常梦见你,就想来再见见你。”

“这算什么道理,你若是梦见谁就要去见,那岂不是要累死?”石太璞皱皱眉。

“你不一样。”刘彻跟过去:“你长得好,我见过便忘不了了。”


评论(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