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套路(25)

*日常圈 @浮川 

*套路快要完结啦,所以无法自拔就先放一放,不会坑哒!

前文链接

=========================

刚出完柜,明镜没叫他们去柜小祠堂。还没等明楼高兴完,恩师一个电话就当头给他泼一盆冷水。

“师兄弟两个乱来,反了你们了!”恩师气得在电话里拍桌子。


明楼电话开着免提,他和明诚面面相觑,没来得及赔礼道歉就听见恩师挂了电话,明楼明诚两个只能赶紧收拾好自己赶去恩师家里。


这位老师明楼和明诚都是极敬重的,老先生是他们两个的授业恩师,明楼年轻的时候有些傲气,也瞎矫情过一段时间,多亏了老先生一直敲打才有今天。明诚算得上是老先生很得意的学生,从小家境不好,上戏剧学院全靠着一腔热血,几年书念下来, 多亏了老先生提点,先生知道他过得苦,没少给他介绍广告和剧组的小角色。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明诚老是跟在老先生身边,而明楼隔三差五的去拜访老先生。

明楼坐在车里越想越觉得好笑,歪头去看开车的明诚:“怎么办,老师要是想到以前我老去晃悠都是为了看你,是不是得气坏啊?”

“我估计这就气得不轻了。”明诚轻轻笑起来:“以前老师跟我说你,老说,你看你那师哥啊,一眼看不透他,可是他这人吧,还真就不干那没谱的事儿。”

明诚等红灯的空档看了明楼一眼:“现在闹这么一出,可不得气坏了。”

“可不是,我以前去看老师的时候碰见你,老先生没少跟我夸你。”明楼仰在副驾驶座上:“夸你懂事,刻苦,老天爷赏饭吃,我觉着老先生是想让我带带你来着。”

“你可真行。”明诚仿佛能想到老先生会怎么教训明楼,眼角笑出几条褶子来:“不过还好,老师不会让你去跪祠堂。”


明楼想了一路怎么挨骂,却没想到场面还真不小。老先生家住在学校的家属区,也不知道怎么走漏了风声,明楼跟明诚进老先生家的时候,屋里跟上课似的坐了一圈儿小孩儿。

“老师。”明楼赔着笑脸去跟老先生行礼。

“老师。”明诚紧跟在后头。


“来了?”老先生鼻梁上架着老花镜,坐在客厅的红木椅子上,膝盖上搭着一本书,看他们进来抬了抬眼皮。

“您老消气了?”明楼凑过去,一个男孩子给他让开座位,明楼刚要往下坐,就见老先生又一抬眼皮:“站着。”


明楼刚撅着想往下坐,听着一愣,讪讪地站好。

“老师。”明诚在老先生膝盖旁边蹲下:“这事儿没告诉您是我们俩不对,您消消气。”

“我当初说什么来着?”老先生摘了眼镜看明诚,气得咬牙切齿:“我就说过师兄弟互相提携,谁让你们这么乱来的?”

“没乱来。”明楼到底还是厚着脸皮坐下:“这怎么叫乱来呢,年轻人谈恋爱不是正常的吗。”


“哦,年轻人谈恋爱。”老先生哼了两声:“你今年快四十了吧?”

“他快四十了那我还是年轻人啊。”明诚帮着明楼一起扯皮:“您别生气,别生气,气坏了不值当的。”

“少跟我说这没用的。”老先生瞪眼睛拍大腿:“三十好几的人了,还跟我这儿耍赖皮。”


明诚挠挠头,低下头笑。老先生看着明楼,眉头皱得死紧:“你瞒得倒挺好啊,年年来看我,年年都不说,你大姐前几年还求我劝劝你,死活不肯结婚,合着在这儿等着呐?”

明诚一个劲给明楼使眼色,让他顺着老人说几句好话,谁成想明楼看着老人笑得像个馒头:“啊。”

老先生被他噎了一下,又生起闷气来,琢磨了一会儿一巴掌拍在明楼大腿上:“哦,你刚毕业那几年有事儿没事儿往我这跑,我还当你这小子有良心,合着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明楼跟明诚对视一眼,明诚听见站在一边的几个年轻人没忍住笑出来,脸上红了一片。

“你看看你看看。”老先生手指敲着圈椅的扶手:“听见你们俩出事,这么多孩子课都不上了等着来看你们俩一眼,你们当师哥的,就这么做反面典型?”

“这怎么是反面典型呢。”明楼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们俩再正经没有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老先生问明楼:“我回回上课跟你们说,戏是戏,人是人,演戏要入戏,可出不来也不对啊。你俩真想明白了?别陷在戏里出不来。”

“没,不是戏。”明楼腆着脸笑:“我那时候阿诚还没毕业呢。”

“嚯,你还来我这儿挑童养媳来了?!”老先生气得又要拍他。

“不是童养媳,那时候我成年了。”明诚一把拉住老先生的手:“再说了,我俩在一块儿还没到半年呢。”


明楼笑得像个馒头,呲着一口白牙点头。老先生生生被他俩气笑了,又叹了口气:“你大姐知道吗?她那脾气,别再气出个好歹来。”


“我大姐同意了。”明楼点头:“我大姐可喜欢阿诚了。”

“你怎么想的呀?我没拦着你对师妹下手,你倒好,冲着师弟去了。”老先生瘪瘪嘴,剜明楼一眼,一副白菜被猪拱了的表情。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明楼眯着眼笑。

“你又看上他哪儿了?”老先生又看明诚,指着明楼问他:“我教那么多学生,就没见过他这样的,大尾巴狼。”

明诚耳朵也红起来:“就,我师哥他挺好的。”


老先生恨铁不成钢地戳明诚脑门:“可真有你们的。”

戳完了又嘱咐明楼:“决定了就好好过,别给我胡闹,做演员的就好好演戏,别想着拿这些个乱七八糟的来博眼球。”

得了明楼跟明诚郑重其事的保证,老先生又把老花镜戴起来,接着垂眼看书,朝他们摆摆手:“行了,回去吧。”

明诚看着他的脸,老先生分明是笑了。


“那回头我俩结婚请您当证婚人您老可得去啊。”明楼临出门又扒着门框回来补了一句。

老先生膝盖一抖,摊在膝盖上的书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明楼退出门去,又听见老先生跟屋里的小孩儿吼:“多学学人家演戏,不许学这乱七八糟的!”


小孩儿们看完了热闹,从老先生家里出来。最后走的一个分明听见老先生自己嘀咕:两个兔崽子,还真是天生的一对儿。

评论(20)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