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衍生】无法自拔(22)

21


=================================

程皓说服陈家明找男朋友失败了几回,也不知道他哪来的热情,抓着陈家明不放,非要给人介绍个对象。


陈家明倒也没躲着他,由着他每天在耳朵边上唠唠叨叨。没等陈家明的事儿解决了,程皓先出事了。


要不说孽缘难解,这孽缘啊,就像小姑娘房间里的头发,收拾都收拾不干净。

程皓为了拓展业务,也为了请陈家明给他当顾问,大中午拖着陈家明出去吃饭。好巧不巧碰上了罗玥跟一个女人吵架。陈家明一看见八卦那眼睛亮得像探照灯似的,拽着程皓缩在绿化带后头偷看。


“哎,我就说吧,这姑娘那男朋友看着像渣男。”陈家明反手扯了扯程皓领带,揪得他差点一口气没捯上来。

“祖宗,松手!”程皓在陈家明手背上拍了一下:“勒死了!”

“哎,你猜哪个是小三啊?”陈家明看得津津有味,手扶着树干:“以你这么多年保媒拉纤的经验,你看看哪个像正房?”


“肯定罗玥是小三儿。”程皓一手扶着树干,一手扶着陈家明的后背,八卦得来劲:“就那姑奶奶,她要是正房能是那表情吗?你看她那脸,明摆着就是做贼心虚。”

“能找这样的小三儿,那正房得是什么样啊?”陈家明舔了舔嘴唇:“这可比贺涵那几个有意思多了。”

“不知道,估计不是善茬。”跟罗玥吵架的女人背对着他们,只能看见及肩的卷发,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程皓看着罗玥吃瘪,心里暗爽,又有点疑惑:“哎,你说罗玥那人,怎么就想不开给人当小三呢?”

“你傻呀?”陈家明超近距离给他翻了个白眼:“被小三了呗。这样的渣男多的是。像罗玥那样的,一身的刺,严重缺乏安全感,但凡有谁对她好点儿,一撩就上钩。”

“啧啧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程皓忍不住感慨。


感慨完没多久,罗玥跟那个女人吵完了架,罗女士估计气得够呛,扭头就走。那个女人站了一会儿,转头离开。


“行了行了,走吧。”陈家明看完热闹,站起来拽了拽程皓,却看见程皓像跟木桩子似的站在原地,眼眶子泛红,嘴唇发抖。

陈家明疑惑地往前看了看,那个女人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似乎没看见他们,垂着头快步走过去。


陈家明上下看了程皓几眼,叹了口气:“她叫什么名字啊?”

“嗯?”程皓突然反应过来,欲盖弥彰地摇摇头:“你说什么呢,我不认识她。”

“你当我傻啊?”陈家明瘪了瘪嘴:“初恋女友?应该不是,暗恋对象?”


陈家明盯着程皓的眼睛看,程皓眼睛瞪了瞪,陈家明叹了口气,拽着程皓的手腕子往回走:“看来就是暗恋对象了。想不到你这一把年纪了,还挺纯情。”


程皓不说话,失魂落魄地被他拽着走。到电梯里,陈家明看程皓那样子,直接摁了DU所在的楼层,把程皓摁在自己办公室里,拧着腰出去给他泡了杯茶:“喝点水缓一缓。”


“谢谢。”程皓长出一口气,抱着水杯,垂着眼睛:“我马上就回去了,下午还有病人。”

“歇了吧你。”陈家明尖着嗓子,灵活地翻了个白眼:“你这样还看什么病啊,你这样就是医疗事故。”


“哎,咱俩谁跟谁啊,你跟我说说呗,那姑娘叫什么?”陈家明在他对面坐着,双手捧着脸,眨了眨眼:“要不我也给你当一回恋爱顾问?”

“她叫顾遥。”程皓眨了眨眼:“我大学同学。”


“那你想怎么样啊?”陈家明说:“她现在发现了老公出轨,你是想帮她挽回婚姻,还是等她离婚了追她?”


“我不知道。”程皓喝了口茶,叹息道:“大学毕业之后,我就听说她出国了,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在我脑子里,一直是之前的样子,从来没想过会这样碰见她。”


“很幻灭吧?”陈家明说:“在你心里像女神一样的人,你都想象不到她也会变成一个家庭妇女,也会经历婚姻危机,也会跟小三撕逼,当仙女在你面前落到柴米油盐里,幻灭是很正常的。”


“大概吧。”程皓苦笑几声:“你这么懂,有经验啊?”

“度度没告诉你啊?”陈家明歪了歪脑袋:“那个王八蛋,我以前很喜欢他,当年他聪明,人也开朗,长得也好。我从来没跟他说过话,远远地看着他就觉得很高兴了。可是后来,他做出那种事情,我揍他可能更多的是因为他毁了我心里喜欢了很久的人。”


“所以你懂吗?暗恋对象都是这样的。”陈家明垂下眼睑,叹了口气:“相比于他不喜欢你,更可怕的是他不再是你喜欢的样子了。”


“所以,你还喜欢她吗?”陈家明重新抬起头盯着他:“你得清楚你的内心。”


“我不知道。”程皓又叹气:“你说的可能是对的,我现在有点乱。”


陈家明啧一声,一把拍在桌子上,程皓吓得水都洒出来:“你干嘛?”

“乱什么呀!”陈家明瞪眼,习惯性捏着嗓子:“你等着,我给你当一回顾问,包你满意!”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程皓耷拉着脸:“你这也不专业啊。”

“这样。”陈家明撑着桌子凑到他面前去:“你信我一回,我就答应你去相亲,怎么样?”


程皓恹恹地看他一眼,想着好歹能解决了陈家明的事儿也好啊。一口喝光杯子里剩下的茶水,一拍桌子:“成交!”

评论(22)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