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杜方】你亲我一下(一发完)

圈一下我宝宝 @浮川 

*校园AU......

*看题目就知道很甜.....

============================

1.

方孟韦高一下学期转到这个学校来。或者说,他高一下学期回国来上学。

然后他做了一个月的噩梦。梦里充满了各种方程和公式。

 

方孟韦以前从来没这么丢脸过。回国之后的第一节课,方孟韦被老师带到教室里,屋子里两两并成一排的木桌子,黄色的桌板盖在掉了漆的铁架子上,桌板上无一例外摞着厚厚的书本,书本后头坐着套在宽大的蓝白校服里的学生。

 

“大家欢迎新同学。”班主任推了推鼻梁上厚重的眼镜,拿过手臂底下夹着的巨大的三角板敲了敲讲桌:“都抬起头来。”

 

“大家好我叫方孟韦。”方孟韦在讲台上朝下鞠躬。

台下的同学看着他,十分官方地鼓鼓掌,又低下头去。

“方孟韦同学是刚刚从美国回来的,可能对我国国情不大了解,你们要多帮助他。”班主任说完又推了推眼镜,从上往下扫视一圈,又重重敲了敲桌子:“杜见锋!醒一醒!”

 

最后排的一摞书本后头冒出个头来,迷迷糊糊地往讲台看了一眼。

“孟韦,你先坐到杜见锋旁边去。”老师笑眯眯地看方孟韦:“我们要上课了。”

 

方孟韦走到最后一排去,跟杜见锋点点头,在他旁边坐下:“你好,我叫方孟韦。”

“唔,老子听见了。”杜见锋嘟囔一句,从自己桌子上找了找,翻出本数学书来扔到方孟韦面前:“你刚来,没书先用我的。”

方孟韦刚想道谢,就见杜见锋撩了撩额前的头发,整张脸埋进臂弯里,又睡过去。

 

原来上课睡觉是全世界共有的现象。方孟韦默默点点头,翻开杜见锋的课本。书上只写了名字,杜见锋三个字写得很有气势,很有气势的凌乱。

 

其实方孟韦回国上学之前认真地想了想他有什么优势,就国外的中等教育而言,方孟韦自觉数学还不错。结果听了一节课,方孟韦的眉头就没展开过。

 

下了课,老师夹着三角板,带着满手的粉笔灰离开,方孟韦合上课本,慢慢推到杜见锋桌子上,轻轻叹了口气。

 

“听不懂啊?”杜见锋还是趴着,手臂上方露出两只眼睛,看着他眨了眨。

方孟韦被他一下戳穿,脸上一红,看着杜见锋:“你听得懂吗?”

“哪儿不懂啊?”杜见锋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拿过课本抖了抖,翻开看了几眼。

 

“老杜老杜。”前头有人过来敲杜见锋桌子:“化学作业写完了吗?借哥们儿抄。快点儿,等会儿上课查作业了。”

“放那么长时间假,都他娘干什么去了?”杜见锋还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从桌斗里抽出一沓卷子:“给给给,快滚。”

方孟韦把自己带的笔记本写好名字,听杜见锋说话,皱了皱眉。

 

杜见锋这个人很奇怪,上课睡觉不写作业,打架逃课什么都干,但是老师却总好像没看见似的。方孟韦的课本两个星期之后才拿到,他就靠着杜见锋比脸还干净的课本撑了两个星期。

方孟韦最讨厌数学课。大概就是他从微博上看来的,只是在上课的时候低头捡了个橡皮,他就再也没有听懂过。

杜见锋发现他不对劲是一个星期之后。晚自习上杜见锋翘着二郎腿,倚着窗户转笔,时不时在卷子上写两笔。

“杜见锋!”老师在讲台上看不下去,使劲扔了个粉笔头,正打在杜见锋脑门上:“写作业就好好写!”

杜见锋惊了一下,撇撇嘴趴下做卷子。一歪头看见方孟韦噗嗤笑出来,就凑过去叫他:“哎,你他娘的笑啥?”

“我不叫哎,我叫方孟韦。”方孟韦低头看着卷子,睫毛轻颤,撅着嘴盯着眼前的题目。

“不会做啊?”杜见锋趴在桌子上看他,又在自己桌子上翻了半天抓出一张卷子给他推过去:“给你。”

“我不要。”方孟韦把卷子推回来:“我不抄作业。”

“那老子给你讲讲?”杜见锋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看着方孟韦眨了眨眼。

方孟韦听他这么说,睁大眼睛,诚恳地对杜见锋点点头。

“笑一个,笑一个就给你讲。”杜见锋看着他的眼睛,鬼使神差地捏了捏方孟韦的下巴。

“你,你干什么?”方孟韦眨了眨眼。

杜见锋脸腾的一下红的彻底,松开手,趴在桌子上戳了戳卷子:“不是,不是讲题么。”

“好呀。”方孟韦冲他眯着眼睛笑了。

2.

方孟韦不知道怎么就跟杜见锋熟悉起来,学校里有很多关于杜见锋的传言,有说杜见锋是个小混混,也有人说杜见锋是个孤儿,住在福利院。杜见锋自己什么也没说。方孟韦数学课听不懂,索性就走神,歪着头看杜见锋睡觉。

 

有人说杜见锋是校草来着,但是杜见锋自己不承认,总是叉着腰气势汹汹地说:“呸,老子好看还用他们说!”

 

方孟韦趁他睡觉的时候偷偷看他,眼睛闭着,但是还可以看出他确实长得很好,剑眉星目,身材也挺拔。他天天趴着,居然也不驼背。

方孟韦第一次跟杜见锋生气,是期中考试之后。方孟韦一直以为杜见锋跟他一样,学渣一个,撑死了是个学酥。期中考试之后,方孟韦脸上没什么波动,心里生无可恋想骂人。托杜见锋的福,有些脏话方孟韦虽然骂不出来,但是在心里刷弹幕还是能刷的。

杜见锋也跟他差不多,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方孟韦眼巴巴地看着他,杜见锋呲着呀,朝他笑了笑,挠挠头:“嘿嘿,老子这回考得不大好。”

方孟韦看他傻笑得像条大狗,也挠了挠头:“我,我也没考好。”

“嗨,期中考试而已,怕啥,周末老子带你抓鱼去!”杜见锋叉着腰,校服外套没拉拉链,露出里面套的黑色T恤,大概穿了好久,洗得发白,还有他打球留下的汗渍。

“好呀!”方孟韦说。

 

成绩单出来是在一周之后。班主任在班会课上念成绩单,面色不善:“这回期中考试,有些人,每天不认真学习,学习退步了也不在乎!”

方孟韦偷偷看杜见锋,心里猜杜见锋是不是被老师骂了难过了。谁知杜见锋还是靠在窗台上,手里转着支笔,鼓着腮帮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接下来公布一下成绩。”班主任用力敲了敲讲桌,板着脸往下看了一圈,清了清嗓子:“第一名,杜见锋。杜见锋,你给我站起来!”

 

方孟韦眼睛瞪的老大,杜见锋挠挠头,晃晃悠悠站起来,撇撇嘴,耷拉着脑袋,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刚才说的话,你当我说别人的是吧?你看看你,上一回全年级第一,这一回呢,足足掉了两名!你往后是不是还要垫底啊!睡睡睡,送你来上学是让你睡觉的吗!还有,仗着学习好以为我不敢收拾你是吧!你看看你,半个学期,打架闹事,逃学,作业也不写,你还像不像个学生!”班主任敲着桌子骂他,杜见锋面无表情,偷偷看方孟韦,还悄悄跟他做鬼脸。

 

方孟韦反应过来,气呼呼地扭过头去,也不知道生的什么气。

“杜见锋!你看方孟韦做什么!”班主任推推眼镜,在鼻梁上留下一个粉笔印:“你看看方孟韦,虽然成绩一般,但是你看看人家,知道什么是做学生的本分,你跟人家学学好不好?

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好。”杜见锋看了方孟韦一眼,毫无诚意地对班主任鞠了一躬:“老师我错了。”

“哎,你知错就好,老师还是对你抱了很大希望的。”班主任摆摆手叫杜见锋坐下,接着公布成绩。

 

杜见锋悄悄凑过去看方孟韦,方孟韦气鼓鼓地翻笔记本,侧过身子不理他。

“哎,你生什么气啊?”杜见锋拽拽方孟韦的袖子:“咋了这是?没考好怕啥,以后老子给你讲就是,你生啥气啊。”

 

“骗子。”方孟韦噘着嘴嘟囔。

“没骗你。”杜见锋算是明白了他气什么,拽了拽方孟韦袖子:“老子,是没考好啊,都挨骂了。”

 

方孟韦转头看他,杜见锋趴在桌子上,像条大狗似的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袖子:“别气了。”

“那你还骗我跟你去抓鱼。”方孟韦下意识嘟了嘟嘴。

 

杜见锋不知道为什么脸又红起来,像只煮熟的虾子:“那,那你说怎么办?”

“杜见锋!”老师又在讲台上敲桌子:“你又在干什么!我告诉你,以后,你就跟方孟韦在一个小组,他监督你,你帮他提高成绩。”

 

“老师,我可不帮他作弊啊。”杜见锋挑了挑眉毛,朝方孟韦做鬼脸。

“杜见锋!”老师又推了推眼镜,差点背过气去:“你给我出去!”

 

 

3.

听说杜见锋谈恋爱了。方孟韦趴在教室里写作业,杜见锋又逃了自习课,不知道去哪了。方孟韦有一个交好的同学叫许一霖,许一霖有个发小叫夏禾。许一霖偷偷告诉方孟韦,说夏禾看见杜见锋好像谈恋爱了。

 

“谁管他。”方孟韦气鼓鼓的,使劲戳了戳卷子,悄悄嘟囔:“骗子。”

“也不一定。”许一霖托着腮帮子眨眨眼:“荣石说杜见锋不是那样的人。”

 

“谁关心他了!”方孟韦脸红成一片,继续戳卷子。

“荣石也喜欢逃自习课。”许一霖看了看门口的空位:“可是他跟杜见锋不一样,他是个真学渣。”许一霖说了几句,自己也笑起来。

 

“真是不公平。”方孟韦做了几道题,心烦意乱,索性扔下笔,跟许一霖一样托着脑袋:“杜见锋那个家伙,白长那么个脑子了。”

 

“又说老子啥呢!”杜见锋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从后门溜进来,在方孟韦后脑勺拍了一下,带着一身汗味坐下。

 

“你们干什么去了?”许一霖见他回来,赶紧看门口的座位,还是空的,有些失望地转回来看他们。

“一,一霖。”荣石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他旁边,从掏出个糖人递给他:“给,给你的。”

“傻不傻呀。”许一霖接过糖人,小口叼着,低下头偷笑。

杜见锋挠了挠头,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糖人:“给你的,有点儿磕坏了。”

“真难看。”方孟韦拿过来看了看,扯掉上面的塑料纸:“这是什么呀。”

“老子也不知道是啥。”杜见锋又挠挠头:“就,看着这个比较大。”

 

“傻子。”方孟韦咬下一大块,一点一点啃进嘴里,剩下的塞回给杜见锋:“太甜了,你自己留着吃。”

杜见锋叼着剩下的糖人嘿嘿嘿傻笑,被方孟韦拿卷子糊了一脸:“快点,等你写作业呢。”

 

那以后,杜见锋还是逃课,但是逃的少了,经常从旧校服的口袋里掏出几块糖塞进方孟韦手里。方孟韦执着地把数学卷子糊他一脸。方孟韦看着杜见锋给他讲数学题,突然问起来:“你谈恋爱了?”

 

杜见锋差点一口水呛死,桌子拍的震天响:“谁胡说的!谁,谁说老子谈恋爱了!”又害羞似的小声嘟囔:“老子还,还是学生呢。”

 

“谁管你。”方孟韦脸颊红红的,戳戳卷子:“这个,这个怎么做。”

 

杜见锋看他可爱,嘴一秃噜,顺口说道:“你亲老子一下,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说出去才觉得不对,脸红得要滴血。又一看方孟韦,也脸红得要命。杜见锋匆忙抓过卷子,蹭蹭几笔写好演算过程,赶紧退回自己桌子上趴着,只露出头顶的头发。

 

那天之后,杜见锋好几天没敢跟方孟韦说话,方孟韦也没敢找他说话。

 

“你怎么了呀?”吃晚饭的时候许一霖问他:“你傻笑什么呀?”

“我,我笑了吗?我没笑。”方孟韦捧了捧脸,脸上又发烫。

 

 

不远处荣石嚼着食堂的菜叶子跟杜见锋吐槽:“方孟韦怎么回事啊,成天缠着一霖。”

“去你大爷的,你才有事。”杜见锋从餐盘里抬起头悄悄看他:“你说,他是不是跟老子生气了?”

 

“你干什么了?”荣石瞪眼。

杜见锋万分懊悔地把那天的事跟荣石说了,荣石差点没被饭呛死,咳的惊天动地:“有你的啊老杜!”

 

杜见锋跟方孟韦又和好了,起因是方孟韦被学校里的小混混拦住要钱。杜见锋好几天没敢跟方孟韦说话,放学都只敢悄悄跟着。看方孟韦被拦住,当场火气上来,两个人跟那些小混混打了一架,最后杜见锋嘴角发青,拽着方孟韦一路狂奔,跑到那些人追不上的地方,才停下来扶着膝盖喘气。

 

气还没喘匀,一抬头碰上对方的眼睛,又憋不住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杜见锋,你跟着我干什么?”方孟韦眼睛亮亮的。

“谁,谁跟着你了。”杜见锋悄悄嘟囔。

“那你怎么那么巧跑出来?”方孟韦瞪他。

“我,顺路。”杜见锋清了清嗓子:“老子顺路。”

“大傻子。”方孟韦扭过头去笑起来。

 

后来,后来杜见锋还是给方孟韦讲题,杜见锋还是学霸,方孟韦依然在努力争取脱力学渣的行列。

 

“这个,还有这个,都不懂。”方孟韦自暴自弃地把卷子扔给杜见锋,上头画了几个圈圈。

“你亲老子一下就给你讲。”杜见锋不知道什么时候习惯了这句话,总是拿来逗他。

“谁要亲你!”方孟韦也习惯了翻个白眼踹过去,然后杜见锋傻笑着给他讲题。

 

后来,许一霖偷偷跟荣石在一起了,夏禾因为搬家转学了。杜见锋不逃课了,方孟韦也可以考出很高的分数了。

 

杜见锋还是经常同方孟韦说:“你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方孟韦还是轻轻踢他一脚,脸颊红红的:“谁要听你说。”

 

再后来,高考完的第三天,杜见锋约方孟韦到经常去玩的河边,手指头绞着衣角,扭扭捏捏地看方孟韦。

 

“你干什么呀?”方孟韦朝他笑,裹在白衬衫和牛仔裤里的人好像在发光。

“孟,孟韦。”杜见锋又挠挠头:“我,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呀?”方孟韦脸颊红扑扑的,低着头不看他。

“嗯。”杜见锋盯着他说:“你喜不喜欢我?”

 

方孟韦脸张得通红,咬了咬嘴唇,抬起头看着杜见锋。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评论(58)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