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衍生】无法自拔(24)

23


============================

陈家明又生气了。

程皓依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陈家明气得三天没理他,程皓连人都找不着,去问陈亦度,人家告诉他陈家明去采风找灵感去了,去哪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

程皓在诊所里气得拍桌子,张铭阳抱着水杯看热闹。


“你说,你说这什么人呐这是!”程皓桌子拍得啪啪直响,上头的器械在盘子里跟着蹦:“说生气就生气,一生气还找不着人!你说他这不是不讲道理吗!我还不是为他好!”


“你什么就为他好。”张铭阳示意护士赶紧把器械端走,吹开杯子里泡的枸杞:“你是他爹啊还是他妈啊?还是你看上他了?”

“谁,谁看上他了?!”程皓使劲瞪眼:“还,还不是陈亦度,委托我给他找个对象!”

“行行行,委托,委托。”张铭阳喝一口热水,瘪瘪嘴:“就你程老师最敬业。”


几天没见陈家明,程皓越想越不对劲。掐着点儿在陈妈妈遛狗的时候偶遇了一回。


“阿姨,您散步啊?”程皓笑得像个馒头人。

“哦呦,小程呀!”陈妈妈看见程皓也挺激动,婉君看见他也挺激动,捯着小短腿跑过去蹭他裤腿:“汪汪!”

“乖乖乖。”程皓乐呵呵地蹲下拍拍小狗脑袋,又站起来跟陈妈妈套话:“阿姨,最近怎么样?住得还适应吧?”

“好的嘞。就是啊,这里菜市场也太远了。”陈妈妈拍拍程皓:“最近怎么不见你呀?工作忙啊?”

“哎,还行还行,不忙。”程皓陪着笑,装着不经意地问:“哎?阿姨,家明没陪您遛弯啊?”

“我们家宝宝啊,前几天说出差去嘞,去找灵感,哦呦,你们年轻人啊,阿姨是搞不懂嘞。”陈妈妈有一双跟陈家明一样的眼睛,笑起来眼睛弯弯的,亮亮的:“小程呀,你跟阿姨说,你是不是跟家明吵架了呀?”

“没。我跟家明好朋友,吵什么架呀。”程皓想都没想就否定:“您别担心,没吵架。”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陈妈妈拍了拍胸口:“家明走之前脸色不大好,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吵架了。听家明讲,你在帮他找男朋友呀?”

程皓偷偷看了看老太太的脸色,见她没生气才点了点头:“啊,阿姨您没生气吧?”

“我气什么。”陈妈妈笑道:“阿姨谢谢你还来不及。家明啊,每天只念叨着什么艺术,什么灵感,自己也不着急。阿姨又不好去问别人家的男孩子。”

“阿姨,家明这样,您能接受?”程皓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开明的家长。

“那有什么呀。”陈妈妈还是温婉地笑:“只要家明开心就好了呀。家明爸爸走得早,我们母子两个相依为命,阿姨就只要家明开心就好了。再说了,阿姨听说,像他们这样,很多都是天生的,那又不怪家明,是阿姨把他生成这个样子的呀,要怪也怪我自己呀。”


程皓听得挺感动,刚想安慰老太太几句,就听老太太骄傲地说:“再说了,我们家明那么优秀,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有什么关系!谁跟我们家明在一起都是他有福分嘞。”

“哎,哎,您说得对。”程皓噎了一下,总算是知道陈家明的迷之自信是哪儿来的,感情是家传的。


跟老太太套了半天话,也没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陈家明还是没下落,打电话也不接,发消息也不回。程皓索性趁着这个空档,接着给他寻摸合适的对象。

陈家明回来的时候,着急忙慌地跑到程皓的诊所里,气还没喘匀就啪啪地拍程皓的后背:“快,快点,收拾收拾。”

“呦呦呦,怎么了这是?”程皓刚给病人拔完牙,手上的橡胶手套还沾着血,赶紧用胳膊肘撑住陈家明:“哎哎哎,小心有血呢,你悠着点儿。”


“收拾收拾,我看见顾遥往这边来了,还打听你诊所来着。”陈家明喘匀了气,扶着程皓的胳膊,手掌扇着风:“估计快来了。”

程皓僵了一下,叹口气,摘了手套给陈家明拍着后背顺气:“来就来呗,你怎么急成这样?”

“啧!”陈家明瞪他:“我说了要给你当顾问的,你别想不认账啊。”

“没没没,我平时就这样,还怎么收拾啊。”程皓朝他摊手:“再说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收拾啊。”


“那可是你暗恋对象!”陈家明恨铁不成钢地指指他:“你别动。”说着就伸手去整理他的刘海,拨开把眉眼都露出来,又去挑了件刚熨好的一个褶都没有的白大褂给他穿上:“冷静,保持冷静,不要激动,千万不要激动,要高冷,懂吗?”


程皓僵硬地点点头,就听前台问:“女士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你好,我找程皓程医生。”来人说道。


程皓紧张得手心里都是汗,那声音就算过了十几年也不会忘,是顾遥。

“在呢在呢,程医生在这里。”陈家明捏着嗓子冲前台的护士招手:“请进来吧。”


顾遥款款走进来,程皓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陈家明偷偷推了他一把:“去呀,说话。”


“好久不见。”顾遥看着程皓笑了笑,歪了歪头。

“好,好久不见。”程皓嘴角抖了抖,嘴角抿成一字笑。


顾遥跟他寒暄几句,就说有事到程皓的办公室里去谈。陈家明闲着无聊,去前台跟护士们聊天,顺便盯着程皓办公室门口。


程皓大概谈了一个小时才出来,顾遥大概是哭了,眼眶和鼻头泛着红。程皓拘谨地把她送到门口:“你,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

“谢谢你。”顾遥笑笑:“你还和从前一样,没有变。”


陈家明双手托腮,暗暗翻了个白眼,追忆往昔,果然是初恋女友吃回头草的必备台词。

“怎么样?”程皓目送着顾遥进了电梯,心跳得像打鼓,出了一身汗,回去问陈家明:“还行吧?没丢人吧?”


“我怎么知道。”陈家明托着腮,鼓着腮帮子翻了个白眼:“你就说了两句话就进去追忆青春岁月去了,我怎么知道。”

程皓挠了挠头,嘿嘿傻笑几声。


“哎,她什么情况啊?”陈家明酸溜溜地问:“要离婚啊还是怎么样?我告诉你哦,你要是当人家小三我鄙视你一辈子。”

“不知道。”程皓倚在前台,捏了捏鼻梁:“听她意思,大概是想离婚。”

“那不是刚好。”陈家明撅着嘴:“她感情受挫,你趁虚而入。”


“这怎么话说的。”程皓倒像是害羞了,掩着嘴咳嗽几声。

“那我走了。她下次来再说。”陈家明翻了个白眼,拧着腰走开。


“哎,你等等。”程皓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来,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子:“你这几天去哪儿了?”

“你管我。”陈家明噘嘴,眼睛盯着被他攥着的手腕,眨眨眼睛,像是要笑。

“我这几天想了挺长时间了,你这说生气就生气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程皓陪着笑脸:“你到底气什么呀?”


“我气你是个傻子!”陈家明瞪眼,气鼓鼓地甩手就走。


程皓往后退一步,倚着前台,看着陈家明的背影,跟前台的护士嘀咕:“你说他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前台的护士跟陈家明混的熟,白了他一眼:“说你是个傻子。”


“这小孩儿。”程皓看着他腰一扭一扭往电梯间走,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已经笑出一脸的褶子。

评论(17)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