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黄曲】你好,陌生人(上)

你们发太 @浮川 说我要是出坑就打哭我......所以断更两周的鬼砸跑来复健了......

依旧是我发提供的脑洞.....

感谢我的发 @浮川 

====================================

 

大抵艺术家们总是有些奇异的骄矜,哪怕曲和已经醉了,醉得快要不省人事,有外人在的时候,他依然是衣冠楚楚,身形挺拔的像是站在音乐会的舞台上,同每一个叫他曲老师的人优雅地点头致意,带着得体的微笑同他们说“再会”,同崔瑶以及她的新丈夫说“祝福你们”。

 

曲和醉在崔瑶的婚礼现场。他同崔瑶离婚不过一年,骄傲的姑娘便踏进了新的婚姻,仿佛从前许多年的痛苦与纠缠都未曾存在过,她丢掉过去,轻松得像丢掉一件旧衣服。

 

曲和没那么潇洒。这一年来,他被困在离婚之后乱了套的生活里,远渡重洋到法国之后,他努力适应新的生活,安排学习,安排工作,安排生活,周遭的一切缠在他身边,可惜这些事情不会像他的琴弦一样,有条有理地绕成一圈。一年多以来,他除了感情之外,没有理清任何事情。

 

爱情会随着时间被消磨掉,可是生活不会。曲和用尽力气摆脱过去,他过得艰难又痛苦。所以收到崔瑶的请柬的时候,他没有犹豫便去参加婚礼,大概是想看看曾经同他陷在同一片泥沼里的人是怎么样干干净净地抽身而出的。

 

正如他想看到的,崔瑶身上再看不出任何一点往日留下的痕迹。曲和突然很嫉妒,他知道这种情绪很有问题,可是那一瞬间,曲和管不住自己,失败的婚姻留下的烂摊子好像只给了曲和,痛苦与艰难也都只留给了曲和。

 

然后曲和就喝醉了。他脸颊上带着醉酒的酡红,笔直地站在宴会大厅的门口。

“谢谢你能来。”崔瑶说。她还是那样,脸上带着淡漠的神情。

“恭喜你们。”曲和看似清醒地眨眨眼,客套地向她微笑。

 

“再见。”曲和说。

“再见。”崔瑶淡漠地点点头。

 

曲和谨慎地往前走,沿着人行道的边缘,手插在礼服的口袋里,待拐过第一个路口,远离了立着鲜花拱门的地方,曲和才停住,眨了眨眼,手撑住身边粗糙的墙面,身形也摇摇晃晃起来。

 

曲和醉得糊里糊涂,突然莫名地觉得高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他对崔瑶的一点点亏欠的感觉,总算在今天了断干净了。曲和一边走一边轻声哼着一曲欢快的练习曲。

 

曲和迷迷糊糊地走了一段,最多几百米,他停下四处看看,眯着眼看黑洞洞的巷子,似乎是忘记那边才是回家的路了。曲和抓了抓头发,有那么一秒骂自己,喝酒真是误事啊。那一秒过去,又劝自己,忘就忘了,明天总会想起来的。

曲和拎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来的西装外套,晃晃悠悠地往前头有星星点点亮光的地方走,走到了才发现那是一个桥洞,许多流浪汉裹着破旧的大衣缩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人已经盖着几张旧报纸睡过去,有人缩在角落里,眯着眼睛,脚边丢着被踩碎的注射器。曲和看见的灯光是一位老人,拿着一把老旧的手电筒,对着一本不知道年代的旧书。

 

曲和眯了眯眼睛,河边的桥洞充斥着湿润的泥土的味道突然取悦了他的嗅觉,摇摇晃晃地四处看看,他也是真的走不动了,歪在老人旁边的位置。那个地方应该也是有一位流浪汉长期占据的,角落里卷着破旧的铺盖,但是人不在。他可以请那位好心的先生吃早餐。曲和想,如果他半夜回来的话。曲和自然而然地半躺在那里,用不甚纯熟的法语同那位夜读的老绅士打招呼:“您好。”

 

“孩子,喝酒可不好。”老人拿手电筒照了照曲和的脸,有转回那本旧书上去:“真是个英俊的绅士。”

 

“我是个大提琴家。”曲和抬起胳膊做了个拉琴的动作:“您知道吗?以前我是做老师的。”

老人看了他一眼,仍旧没有放下书。

“大提琴,我学了很多年。”曲和无意识地滔滔不绝,直到一个高大的影子挡在他面前。

 

“起来。”那个影子用中文说,他也一身的酒气,手上拎着空了大半的酒瓶,摇摇晃晃地看曲和。

“你也是中国人呀?”曲和醉醺醺地傻乐,朝那个人笑笑,双手撑着地想站起来:“对不起,我占了你的地方。”

 

那个人头发略微有些长,遮住了眼睛。他透过乱糟糟的头发看曲和,醉得不省人事,眼睛却亮得出奇。

 

曲和试了两次,无奈地摊开双手,仰着脸看他:“对不起呀,我喝多了,起不来。”

 

黄志雄看着那双无辜的,亮晶晶的圆眼睛,突然就忘了要说什么。从前也有人占过他的位置,被他拎着衣服扔了出去。黄志雄搓了搓手,他没法对着那双眼睛做出那样粗鲁的事来。

 

最后黄志雄踢了踢他的鞋跟:“往边上挪一挪。”

“真对不起。”曲和靠着墙往一侧蹭了蹭。

 

黄志雄晃晃悠悠地挤进曲和给他让出来的缝隙,裹紧了旧夹克闭上眼睛。

“你好,我叫曲和。”曲和把西装外套给自己盖上。

卷着夹克的人什么也没说。

“你好啊,陌生人先生。”曲和打了个酒嗝:“我是个大提琴家,你是做什么的?”

 

黄志雄没再理他,闭上眼睛借着酒劲酝酿睡意。

“大提琴你知道吗?”曲和热爱他的专业,歪着头滔滔不绝。黄志雄闭着眼睛听他前言不搭后语,本来想当做催眠,他也确实听困了。曲和声音低沉好听,他压低了嗓子说话,让黄志雄想起了平静的海面。

 

曲和越讲越起劲,猛地拍了一下黄志雄的胳膊:“交响乐你知道吗?这首曲子我最喜欢!”黄志雄正昏昏欲睡,被他猛地拍醒,警觉地看着四周,却没想到曲和只是在发酒疯。

 

“我唱给你听!”曲和大概说到了他最喜欢的曲子,努力想站起来,但是使不上力气。他靠着墙,抬起手臂,作拉琴的动作,一边动作一边哼唱。

虽说那曲子在深夜有些吵,但是黄志雄还是看了他一眼,曲和闭着眼,一脸沉醉地对着空气拉琴,旁边的老人有些埋怨地看黄志雄,黄志雄按住曲和,安抚他:“好了,我知道了,很好听。”

 

“好听吧?”曲和仰着脸笑,笑得像个小孩子。月亮从桥洞上方照过来,柔柔地打在他脸上,显出些朦胧的漂亮。黄志雄捉着他的手腕,愣愣地点头。

 

“我教你啊,很好学的。”曲和挣开黄志雄的手,反手去抓他的手,从手掌到手指一个关节一个关节地捏,然后一脸高深地点头:“嗯,你的手很适合学大提琴。”

 

黄志雄有些哭笑不得,他想按住曲和,告诉他酒鬼喝多了就该老老实实睡觉,他又莫名其妙地舍不得曲和手指按在他手掌上的,略高的温度。

 

“你不相信我!”他长久不答话,曲和扁了扁嘴,突然委屈起来,扔下黄志雄的手,抱着膝盖,巴掌大的小脸埋在膝盖上:“你们都不相信我!我是曲和!我是音乐学院的教授!”

 

黄志雄这下变成手足无措了,他有十几年没有哄过闹别扭的小孩子了。他身边圆眼睛的酒鬼把自己的信息抖了个干净,委屈地像个小学生。黄志雄抬起手,想拍拍他的后背,又放下,只是悄悄扯了车他的衬衫袖子:“你,你别哭呀。”

 

“那你跟我学!”曲和猛地抬起头,倔强的圆眼睛在月光底下瞪着黄志雄。

 

像海上的壬塞。黄志雄想,他只要看着,哪怕是任何人,都要无条件地沉沦在那双眼睛里。

 

“好。”黄志雄心甘情愿地哄他:“学完就睡觉好不好?”

“好!”曲和又变得很好说话,上手去摆弄黄志雄。黄志雄僵硬的四肢随便他怎么摆弄,曲和自己忙活地满头大汗,一会儿哼着不知道是什么的旋律,一会儿嘟嘟囔囔地说黄志雄真是一点基本功都没有。

 

好不容易等他折腾累了,靠着墙半躺着睡着了。黄志雄捡起他的西装外套给他盖在身上,蹲着看了一会儿,在他旁边坐下,靠着墙,把仅剩的半瓶酒灌进肚子里,重新闭上眼睛。

 

后半夜曲和歪倒在黄志雄身上,黄志雄敏锐地惊醒,看见歪在自己胸口的脑袋,把曲和稍微扶正了一点,谁知曲和顺势抱着他的胳膊,迷迷糊糊地哼唧:“不许抢我的琴!”

 

黄志雄看了他一会儿,困意又上来,就由着他抱着胳膊睡着了。

 

天光大亮的时候是曲和先醒来的,他从黄志雄肩膀上起来,一只手被黄志雄控制在手里,大概是他半夜发酒疯胡闹来着。曲和赧然,蹲在黄志雄身边看他。这个人看起来年纪比他大一点,鼻梁很高,哪怕是流浪汉,也是个好看的流浪汉。他喜欢喝酒,旧夹克上散发着劣质酒的味道。

 

黄志雄醒来的时候就是那么一副光景,曲和蹲在他身边,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一只手还被他握在手里。

“你醒啦?”曲和对他笑,圆眼睛眯成月牙形,露出一拍整齐的白牙。

“嗯?”黄志雄揉眼睛,赶紧松开曲和的手:“有事?”

“我请你吃早餐。”曲和还是笑。

“不用。”黄志雄觉得舌头要打结:“不,不需,需要。”

“谢谢你昨天收留我。”曲和去拽他的胳膊:“请你吃一顿便饭是应该的。”

 

黄志雄愣愣地被他拉起来,跟着他走。曲和没有忘记带上他的西装外套,衬衫蹭的灰突突皱巴巴,领带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曲和带着他找了家最近的,允许衣冠不整的他们进去的餐厅坐下,点了餐就看着黄志雄,他忐忑地绞着餐巾,圆眼睛里闪着慌乱和尴尬。

 

“我,我昨天给你添麻烦了吧?”曲和忐忑地问:“我不记得我做了什么。”

“没有。”黄志雄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出来:“你非要教我学大提琴。”

 

曲和的笑在脸上僵了一会儿,懊恼地拍自己脑门:“我就知道!喝多了一定会出事!”

“没有。”黄志雄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心情愉悦地看曲和:“你只是有些爱说话。”

 

“给你添麻烦了。”曲和脸颊红彤彤的,悄悄抬眼看黄志雄。

黄志雄垂着眼看面前的水杯,嘴角上挑,眉眼锋利又柔和。侍应生送来早餐,曲和饿极了,大口大口吃着味道一般的食物,等饥饿感不那么强烈了,才抬起头看对面的黄志雄。曲和的嘴角沾着沙拉酱,尴尬地看着他,面对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他应该做的优雅一点的。

 

黄志雄坐在他对面,用十分优雅的动作来对付那些食物,他感觉到曲和的目光,抬起头来对他微笑。

 

“你一点都不像个酒鬼。”曲和托着下巴,脱口而出。说完了又觉得有些不妥,讪讪地低下头。

“没有人生来就是酒鬼的。”黄志雄睫毛轻轻颤动,嘴角带着温和的弧度:“大提琴家也会喝醉的,不是吗?”

 

曲和只觉得脸上发热。他可真是个好人,曲和想。

“对不起。”黄志雄突然说。

“嗯?”曲和懵懵地看他。

黄志雄笑起来,胸腔闷闷地震动。他伸出手,越过桌面,粗糙的大拇指蹭过曲和的嘴角:“音乐家都很优雅,不是吗?”

“谢,谢谢。”曲和心跳加速。

 

早饭的时间总是很快。曲和没理由把他留到中午,于是他跟黄志雄告别。

 

“再见。”黄志雄说:“谢谢你的款待。”

“再见。”曲和眨眨眼:“谢谢你的收留。”

 

黄志雄又笑起来。他笑起来真好看,曲和想。

 

黄志雄先转身离开,他快走到巷子口,突然转身看曲和。

曲和还背着手看他离开的方向。

 

黄志雄在背着光的方向,他朝曲和挥手,说:“再见,曲和!”

曲和也朝他挥手,笑出一口白牙,说:“再见!”


============

TBC


没有勾搭成奸坠入爱河就没有完结!

所以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几发完.....

评论(12)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