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黄曲】你好,陌生人(下)

上篇

 @浮川 

OOC

============================


曲和很快把那天的醉酒抛在脑后,乱成一团的生活慢慢被理顺,曲和找到了一份交响乐团的工作,他觉得很安心,仿佛他的生活本来就该是这样,在一个籍籍无名的乐团,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大提琴手,除去排练演出有些空闲时间做别的事情。

 

曲和还算享受这样的生活,他去附近的福利院做义工,去孤儿院教孩子们拉琴,抽空去醉酒那天的桥洞附近走走。

 

曲和记得那个高大帅气的陌生人,记得他抿成一字的微笑,记得他散发着酒气的旧夹克。他后来还想起一些那天晚上的事,比如他非要教人家拉琴,比如他抱着人家胳膊以为有人要抢他的琴。他挺想见见那位陌生人,又觉得有些有些尴尬,毕竟,他那天的表现着实不算优雅,甚至不算正常。

 

所以这件事就一直拖下去,可是曲和没忘记那个人。他在福利院见过一个背影很像的人,他甚至差点就过去拍人家肩膀,问一句“你还记得我吗”。好在他还没冲动到那个地步。曲和总觉得自己多少是有一些矜持和慎重在的,他花了不少时间想自己是为什么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念念不忘,活像个沉迷在暗恋里的傻子。

 

黄志雄失眠了。他其实经常失眠,他从前用酒精来解决他的失眠,他不喜欢酒精的味道,但是相比那些血肉横飞的梦境,酒精反倒像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这次的失眠看起来不太一样,黄志雄突然变得不想喝酒,他躺在床上口干舌燥,但是不想碰酒瓶。

黄志雄盘腿坐在他的小公寓的地上,思考他反常的失眠。他其实有固定的住所,只是他总是醉醺醺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该是个流浪汉,然后他就真的在他醉倒的那个桥洞底下留了一块地方,不想回去的时候就歪在那个桥洞里,用酒精把自己灌到大脑一片空白,然后睡在河边的风里。

黄志雄想了很久,他把诡异的失眠归结于天气太热屋子里太闷,然后他晃悠出去,在河边的公园坐了一整天。他弓着腰坐在长椅上,十指交叉架在膝盖上,微长的头发垂在额前遮住眼睛,他若有所思地盯着不远处的广场,一动不动,像个好看的雕像。

 

那天广场上有人在即兴演出,有大提琴的声音,刚好是那个叫曲和的酒鬼曾经哼过的那首。黄志雄后来说那大概就是天意,他啊突然想到了曲和,那个衣冠楚楚的,迷迷糊糊的,看着他的时候脸颊红扑扑的大提琴家。

 

黄志雄闭上眼睛,突然后仰,靠在长椅上,吓坏了一个站在他旁边自拍的姑娘。黄志雄是不在意的,他抬起手臂,微微仰着脸,还是闭着眼,想起曲和非要教他的旋律,其实他记不住,只是学着曲和装作演奏的样子。

 

那天晚上黄志雄待在桥洞里,月光擦着桥洞顶照进来。曲和大概就是这个时候来的,黄志雄想,他就靠在旁边的矮墙上,因为醉酒反应有些迟钝,黄志雄轻轻踢他鞋跟,曲和就仰着脸看他,曲和迟钝地露出个笑来,眼睛又圆又亮,他说:“对不起呀,我起不来。”

 

黄志雄叹口气,蜷在墙边,他是怎么了呢,总是想起曲和。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深夜了吧,风吹过来,黄志雄卷了卷身上的夹克,曲和那天大概就是这个时候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黄志雄睁开眼睛,挠了挠头,忍不住嘲笑自己,一把年纪了,还会因为一个人睡不着觉。仔细想想又觉得其实还不错,曲和确实是个很可爱的人,想他总比靠酒精度日强,况且,也不会打扰到他。

那天黄志雄后半夜才勉强有了一点点困意,睡着的前一秒,他在想,可惜,曲和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曲和刚刚结束一次乐团的巡演,他有三天的假期。回来的晚上,曲和咬着笔头仔细规划他的假期,翻了几个旅行介绍,半个小时之后他决定还是在家里呆着算了。

 

假期的第一天曲和突然想去他曾经露宿过一晚的地方转转。他这些天似乎慢慢想起了那天喝醉的事情,他抱着一个陌生人的胳膊又哭又闹,非拽着人家教人家拉琴,半夜还蹭到人家身上去。曲和又是羞愧又是尴尬,自己最失态的一面被那个人看见,要只是个普通的陌生人也就算了,偏偏那个人那么显眼,很容易让人对他念念不忘。

 

曲和一大早就跑到河边,在附近掩耳盗铃地转了转,告诉自己只是路过,才慢悠悠地晃荡到那个桥洞边上去。

 

黄志雄又遇见了曲和,那个衣冠楚楚的,脸颊红彤彤地看着他的音乐家。

 

“你好,曲和。”黄志雄对他笑。

“你好。”曲和脸又红起来。

“我叫黄志雄。”黄志雄眯着眼睛。

“你吃早饭了吗?”曲和皱了皱鼻子。

 

“你来找我吗?”黄志雄眯着眼,抓了抓凌乱的头发:“可是我得先收拾一下。”

“你上一次也没有收拾。”曲和顺手抓住黄志雄的手臂:“你有地方收拾吗?”

 

黄志雄眨眨眼,摸了摸鼻子:“其实我家在附近。”

曲和瞪大眼睛,歪了歪头,大眼睛眨了眨:“行为艺术家?”

黄志雄反手攥住曲和的手,笑了几声:“不,我就是个流浪汉。”

 

“为什么?”曲和跟着他走。

“因为,我做了不好的事情。”黄志雄拉着曲和,看着眼前的路,难得平静地说起他的过往,故事讲完的时候,刚好到黄志雄的公寓。

 

曲和安静地听,黄志雄不锁门,他牵着曲和进自己的领地,突然有些羞惭:“我这里有些乱。”

 

曲和跟进去,看见一地的狼藉:“这叫有些乱?”

“嗯,我,我先去洗漱一下。”黄志雄脸上泛红,几下拉展还算干净的床单,回头看曲和:“你先坐一会儿。”

 

曲和乖巧地坐下,黄志雄逃跑似的把自己关进卫生间。他花了不少时间收拾自己,刮了胡子,洗了头发,从浴室出来时头发还滴着水。

 

曲和又红了脸,盯着黄志雄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躲闪起来。

 

“你怎么了?”黄志雄把潮湿的头发向后拨,露出额头和眼睛。

“你真好看!”曲和突然说。

“谢谢。”黄志雄抿嘴笑。

 

曲和不知道该说什么,黄志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人并排坐在黄志雄薄薄的床板上,各自搓着膝盖,垂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你找我有事吗?”黄志雄想了很久才憋出一句话来。

“嗯。”曲和咬咬嘴唇。

“我很久没喝酒了。”黄志雄悄悄搓手指:“你走那天之后就没喝过了。”

 

“真的呀?”曲和高兴起来:“那太好了。”

黄志雄沉默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猛地抓住曲和的手,抬眼看他的眼睛:“我最近,总是想起你。”

“嗯。”曲和垂着眼:“我去过桥那边好几次,你都不在。”

 

“我本来没有想打扰你。”黄志雄说:“但是你来找我了。”

 

“我一个人。”曲和没头没脑地说:“我喝醉那天是我前妻结婚,我没有放不下她。”

 

“你也离过婚?”黄志雄握住他的手,温柔地笑:“那我们两个都离了婚,要不要一起凑合过?”

 

曲和使劲点头,又使劲摇头:“一起过可以,但是不要凑合。”

 

黄志雄闷闷地笑,点点头:“嗯。”

 

“要去吃点东西吗?”曲和问。

“不要。”黄志雄果断地拒绝:“吃东西不急。”

 

“我要先吻你。”黄志雄说。


评论(16)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