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凌李】好久不见(2)

前文链接

时间线一片混乱......

==================================

凌远跟李熏然的相遇十分有戏剧性,惨的十分有戏剧性。

彼时凌远还在邻省的医院当科室主任,刚离婚不久。科室里刚升主治的年轻大夫出了纰漏,病人家属找了一帮子医闹来,凌远一边要应付医闹,一边还得处理离婚之后那一摊子乱七八糟的事,恨不得一秒钟掰成两半用。

那时候刚三十出头的凌远眼袋恨不得掉到下巴上,每天忙的焦头烂额。李熏然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当时李熏然正追捕一个逃犯,抓人的时候嫌疑人从二楼摔下去重伤,送凌远他们医院急救,那几天正是医闹闹得厉害,几十个人闯进住院部去让医生偿命。嫌疑人趁乱从医院跑出去,李熏然正要追上去,被闹得不可开交的医生和医闹拦住。

“都他妈别吵吵了!”李熏然手都摸到别在后腰的枪了,想了想不能随便开枪又把手拿开。李熏然好不容易挤到最前头,一把抢过一个医闹手里的棍子,在楼梯的不锈钢栏杆上使劲敲了几下。哐哐哐的声音勉强镇住了乱哄哄的人群,李熏然站在凌远对面吼得气急败坏:“吵他妈什么吵!警察办案!再吵都按妨碍公务处理!”

凌远那几天累的反应都慢了半拍,被他那么一吼,过了几秒才缓过劲来,刚想拦住他问问情况,就见李熏然像个小炮弹似的挤开人群冲出去。

那时候李熏然也年轻气盛,他头一次当专案组组长,就出了大乱子,好在人没跑远,被李熏然抓回去。嫌疑人伤还没好,得在医院住几天。李熏然和同事两班倒,全天在医院监控。李熏然一边写结案报告一边写检查,越写火气越大,硬是抽出空来要追究医院责任。

然后凌远头一次在办公室见着了李熏然。穿着板板正正的警服,腰背挺直,大概是因为气愤的原因,尖翘的下巴倔强地绷着。

“李警官您好。”凌远愁得肝疼,强打着精神跟李熏然寒暄:“我是凌远。”

“凌主任你好。”李熏然没理凌远伸出来的手,立正敬了个礼。

凌远伸出去的手尴尬地搓了搓,顺势指指沙发:“李警官请坐。”

李熏然紧抿着嘴,拿下警帽端在手里,端端正正地坐下。拿下帽子之后,凌远才看清李熏然的脸,分明还是个小孩子,一双黑亮的眼睛,两条粗眉毛,抿着嘴,分明像个闹别扭的小孩子。

“冒昧问一句,李警官今年贵庚?”凌远沏了两杯热茶,放在李熏然面前:“李警官喝茶。”

李熏然看着眼前冒热气的茶杯,微不可查地皱皱眉头,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心理建设转身看向凌远:“凌主任,我来是想跟您谈一下贵院作为警方合作的医疗机构,秩序混乱,严重影响公务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于影响警方公务,我代表医院向公安机关表示抱歉。”凌远叹口气,在李熏然对面坐下,悄悄扶了扶胃部。

“好,你解释吧。”李熏然一双大眼睛盯着他,手端正地放在膝盖上。

“这件事是因为我院医生操作失误导致了一起医疗事故,患者家属不满意医院给出的赔偿,找了医闹来闹事,可能给了你们的目标可乘之机。”凌远胃病犯的不是时候,疼的声音发紧。

“那你们医院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李熏然看着嫩,脑子转的倒是快:“这是不是说明贵院管理机制有问题?或者说操作规程有问题才导致医闹这种问题。”

“这也不完全是医院的责任。”凌远清了清嗓子,疼出一头冷汗来:“确实是医院相关规程不完善,才导致有些别有用心的人钻空子,但是责任不完全是医院的。”

“你身体不舒服?”李熏然盯着他皱了皱眉头。

“无妨,先说正经事。”凌远倒抽一口冷气:“李警官,对于医闹事件给警方造成的影响,我们医院愿意承担责任。”

“你不舒服也别硬撑啊。”李熏然眼睛瞪得老大,伸手扶住凌远的胳膊:“你胃疼啊?”

“李警官,麻烦你,办公桌抽屉里有药。”凌远实在疼的装不下去了,稍微往后靠了靠,倚在沙发背上,抹了下脑门,一头的冷汗。

“凌主任,凌主任!”李熏然拿药回来,就见凌远脸色惨白,歪在沙发上:“哎!凌院长!凌远!”

李熏然又叫了他几声,见他没反应,索性背起凌远往急诊跑,一边跑还一边唠叨:“凌远,你听得见我说话吗?凌远你别装死啊,我跟你说我是警察,你别想跟我碰瓷啊!凌远!”

凌远被李熏然直接抗到急诊,打了止痛药,又扎好点滴,缓了有半个小时才彻底清醒过来。

“谢谢你啊,李警官。”凌远惨白着脸笑笑。

李熏然大概是因为穿着警服的原因,端端正正地在病床边上坐着,一头卷毛跑得乱七八糟,脸上气鼓鼓的,盯着凌远使劲看:“我告诉你啊,不要以为你生病了我就不追究你责任了啊,等你好了我再找你!”

凌远看着他笑出来:“行,我随时恭候李警官。”

李熏然气呼呼地挠了挠头,看着凌远眨眨眼。

“你想吃什么呀?我去买。”

评论(24)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