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衍生】婚姻危机(无法自拔番外)

 @浮川 家明的番外来啦!


=====================

陈家明最近在跟程皓闹离婚。


程皓愁得牙疼,张铭阳顶着一脑袋蓝了吧唧的头毛把他按在牙科椅上检查:“哎你什么时候能改改这大惊小怪的毛病,就是上火,牙没事儿。”


“没事儿啊?” 程皓坐起来,揉揉腮帮子:“哎呦喂,这几天愁的我都上火了。”

“你什么情况啊?”张铭阳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已婚男士程老师?”


“没事,家明估计婚前恐惧症还没过去呢。”程皓捂着腮帮子:“非要跟我离婚。”


“该。”张铭阳端着保温杯:“让你当初骗婚。”

“什么叫骗婚!”程皓瞪眼:“我们俩那叫水到渠成!”

“说这话你亏心不亏心?”张铭阳喝一口热水:“我这么一渣男都看不下去了。”


程皓捂着腮帮子瞪眼,他跟陈家明结婚确实是他耍点小心眼。当初贺涵跟陈亦度在英国结婚,他俩参加婚礼喝多了,陈家明喝的晕晕乎乎,软软地挂在程皓身上,程皓脑子转着转着就转歪了。


程皓这人吧,什么事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到底,谈恋爱也差不多,要么就不谈,看对了眼的恨不得今天确定关系明天就登记扯证。但是陈家明不一样,陈家明坚定的相信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谈恋爱可以,但是一说结婚就不自在。

程皓费尽心机想把他拐出国结婚都失败了,然后就赶上贺涵陈亦度的婚礼。那几天程皓看陈家明的眼神里都带着哀怨,看得陈家明都有点心虚。

然后陈家明就喝多了,陈家明喝多了就挂在程皓脖子上傻乐,一脑袋乱毛在程皓身上乱蹭。程皓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一只热乎乎软绵绵的醉猫挂在他身上,说什么都答应,程皓脑子一转,轻轻捏他下巴:“宝宝,你觉得今天婚礼怎么样?”


“嗯?婚礼啊?”陈家明迷迷糊糊地哼唧:“很好啊。”

“那,要不然我们也结婚?”程皓特地用气声忽悠人:“也可以办一个更好的婚礼啊。”

“不要。”陈家明对结婚两个字有点条件反射。

“为什么不要?你在怕什么呀?”程皓搂着他接着忽悠。

“你才怕!谁怕了!”陈家明撅着嘴,在程皓肩膀上来回蹭。

“你不怕那你为什么不敢结婚?”程皓自己也有点上头,半醉不醉地哄他。

“谁说我不敢!”陈家明醉的晕晕乎乎,眼睛却亮的可怕:“不就结个婚吗!去就去!”

“那等你醒了不能不认账!”程皓心里偷着乐,接着忽悠。

“那现在就去!”陈家明抬手指着门口:“谁不去谁是小狗!”


程皓顺利地忽悠醉的迷迷糊糊的陈家明去扯了证,第二天陈家明醒过来意料之中地把他从床上踹下来,倒也没说别的,半推半就地跟他去做了公证。程皓前一段正筹备婚礼,陈家明看着似乎有点婚前恐惧症,但是一直也没说什么,高高兴兴地找陈亦度设计礼服。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程皓的婚姻危机突然就来了。


程皓的婚姻危机其实是因为他染了个头发。张铭阳发神经,撺掇程皓跟他一起去换个造型,程皓脑子一抽还答应了,跟着一起去换了个发型,脑门露出来,染了个灰突突的颜色,还换了身花里胡哨的衣服。


“哦呦你想想那个场景呀,想想就辣眼睛!”陈家明跟陈亦度和赵启平、李熏然坐在咖啡厅唠叨:“他脸本来就大,还把头发梳成那个样子,生怕人家不知道他头大哦!”

“老凌头发也梳起来啊,还是很好看啊。”李熏然鼓着腮帮子嚼奶茶里的珍珠。

“凌远头又没有那么大!”陈家明手里的叉子把一块小蛋糕戳的稀烂:“凌远又没有程皓那么胖!”

“那也不至于离婚啊,老谭脑袋也不小啊。”赵启平叼着吸管敲桌子:“你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那老谭也没染那么个辣眼睛的颜色呀!你看他那个样子,油腻的要死!”陈家明气得拍桌子:“他简直是在挑衅!污染我的眼睛!鄙视我的审美!”

“不至于啊,真不至于。”陈亦度翘着二郎腿:“贺涵那头发也每天梳得油亮,我不是也没说什么吗。”

“那贺涵穿花衬衫了吗?”陈家明气得拿起陈亦度的美式咖啡灌了一大口,又苦得吐舌头:“他就是在侮辱我的审美!”


陈亦度沉默了一会儿:“花衬衫真的太过分了,离了吧,我支持你。”

“别呀,你又不是不喜欢他。”李熏然劝他:“不就是换了个造型吗。”


“这是原则问题!”陈家明瞪着眼:“你想想凌远要是天天穿的像个非主流油腻中年人,你能看得下去吗?!”

李熏然乖乖坐下,叼着吸管喝奶茶,没忍住想了想凌远把自己折腾成非主流的样子,吓得打了个哆嗦。


“师兄这是什么情况啊?”赵启平眼珠子灵活地转了几圈,手在桌子底下悄悄给程皓发消息。

“我看他就是在挑衅我!”陈家明越说越气:“离婚,明天就离!”

“好好好,离,不生气了啊。”陈亦度拍拍陈家明后背:“走,我请客,去喝一杯,给你消消气。”

“不去。”陈家明叹了口气,嘟着嘴戳手边的蛋糕。

“为什么?”赵启平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玩,一听陈家明不去,不免有些失望。

“人家还没离婚呢。”陈家明气得噘嘴:“还是已婚人士呢,要按时回家的。”


陈家明化悲愤为食欲,又吃了好几块小蛋糕,一大杯冰激凌才说要回家。陈亦度勾搭着赵启平出去浪,李熏然顺路送陈家明回家。


陈家明刚进屋,程皓就缠着他认错。

“你错哪儿了?”陈家明一把推开他的大脸。

“我不该听张铭阳的,搞这么一个发型。”程皓死死抱着他的腰:“我错了,真错了,明天就去染回来。”

“真的?”陈家明挑眉。

“真的,我发誓,要不然明天你陪我去,去染回来,以后我这脑袋你说了算,你说弄什么样就弄什么样。”程皓一脸的诚恳:“不离婚好不好?”

“还有你那些辣眼睛的衣服,通通给我扔掉!”陈家明脸色稍霁,揪着程皓的耳朵:“以后不许挑战我的审美!绝对不许!”

“好好好,你说了算。”程皓乐出一脸的褶子,捧着陈家明的脸乱亲:“宝贝儿你真好。”

陈家明哼哼唧唧地指着程皓的鼻子:“以后不许污染我的眼睛!”


程皓染回了一头黑发之后,终于成功地度过了他的婚姻危机。


--------------------

番外的番外:


凌远觉得很奇怪,李熏然就出去跟朋友吃了个饭,回了家像饿了好几天似的,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

“然然,你怎么了?”凌远忍不住问他:“陈家明又给你说什么了?”

李熏然目光如炬地盯着他,凌远被他看得直发毛。


“然然...”凌远试探着叫了一声。

李熏然突然跳到他身上,抱着凌远的头吧唧一口。

“老凌你长得真好看!”

凌远笑得见牙不见眼,拍拍他的后背。

李熏然又使劲亲了个带响的:“老凌你答应我,你这样最帅了,不要换乱七八糟的发型!”


==================

END


评论(37)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