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凌李】好久不见(4)

【】【】感谢 @巧克力面面 提醒,对于前几章出现的bug进行了一些调整:

1.关于凌李初遇时凌远的职位以及年龄问题,原先的设定略有不合理之处,因此初遇时凌远年龄调整为三十出头,职位调整为科室主任。

2.关于凌远以及李睿韦天舒组合打包问题,暂时设定最开始打包在同一医院,后续问题在后文补充。


前文链接


====================

凌远说病好了请李熏然吃饭,但是这回凌远的病拖了挺长时间,先是严重胃溃疡,还没等好利索就在病房里挂着水加班加点,生生把住院时间拖长了一倍。


李熏然写完了报告,嫌疑人还在医院躺着,李熏然跟同事换班在医院盯着。李熏然中午跟同事换班,顺道去看了看凌远。

凌远住院第二天就把办公室搬到病房里去,床上支了张小桌子,上头摞了十几个文件夹,中间还放着电脑,凌远左手挂着吊瓶,右手艰难地用一指禅敲键盘。

“凌大夫,这么敬业啊?”李熏然敲了敲门框,歪着脑袋看他。

“你下班啊?”凌远抬头往门口看了一眼,冲他笑了笑:“吃饭了吗?”

“没呢,你吃了吗?”李熏然走进去,把凌远周围打量了一圈,皱着眉头敲敲桌子:“没人照顾你吗?”

“我这么大人了,用不着照顾。”凌远嘴角弯了一下,接着看电脑屏幕。

“怎么就不用了?”李熏然瞪着圆眼睛跟他掰扯:“你现在是病人,没人照顾怎么行?你结婚了吗?你老婆呢?”

凌远敲键盘的手僵了一下,苦笑两声:“没老婆,刚离婚。”

李熏然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戳你痛处的。”

“嗨,没事儿,这年头离婚又不是什么大事。”凌远跟他笑:“没事儿,等会儿护士来送饭了。”

“那你父母呢?”李熏然又问:“你这是胃病,能跟别的病人吃一样的吗?”

“李警官。”凌远被他问得没有办法,无奈地看着他:“你要是受伤了,会愿意告诉你父母吗?”

李熏然撇嘴,想起他受伤时候他父母的样子,果断接受了凌远的说法。坐了一会儿又“噌”地站起来,风风火火地往外走:“你等着,我去给你买点儿吃的。”


凌远想叫住他说不用了,可是看李熏然小跑着出去的背影,又把话咽回肚子里,勾着嘴角接着看电脑里的论文。

“别看了,吃饭。”半个小时之后李熏然拎着饭盒回来,把凌远的电脑和文件夹拿到一边去,餐盒摆了一桌子,掰开一次性筷子塞进凌远手里:“快吃,我妈说了,胃病就得吃得清淡点儿。”

凌远手里捏着筷子,眼前冒着热气的瘦肉粥蒸得他眼眶子发酸:“谢谢你啊,熏然。”

“嗨,人民警察为人民嘛。”李熏然正折腾另一袋餐盒:“再说了,要不是我找你麻烦,没准你还不至于犯病呢。”

“我这是老毛病了,不怪你。”凌远说:“我还得谢谢你救了我。”

“后来我又想了想。”李熏然跟扯成死结的塑料袋较劲:“那事儿也不能怪你们医院,主要还是我们没看牢,你就当我拿你撒个气得了。”

“那你不追究医院责任了?”凌远停下筷子看他。

“什么责任不责任的。”李熏然终于解开塑料袋,从里头拿出两个餐盒来挨个打开:“反正我报告都写完了。”


凌远嘴里吃着寡淡的小菜,鼻子抽了抽,叼着菜叶看向李熏然:“你买什么了这么香?”

李熏然大方地把餐盒给他看,碗里飘着一层红油:“水煮肉片,小菜是给你买的,太素了,看着就没胃口。”


凌远气得差点扔了筷子:“李熏然你能不能善良一点!”



评论(25)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