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凌李】好久不见(5)

前文链接


===============

凌远还没出院的时候,李熏然看着的嫌疑人出院收监了。

第二天中午凌远想着李熏然肯定不会过来了,自己躺在病床上等着护士来送饭,顺便盯着电视上的新闻。新闻里正说到警方破获一起大案,嫌疑人正式收押。脸上打了马赛克的嫌疑人被警察押着上了警车,那背景一看就是他们医院。

凌远在一排穿着警服的背影里头准确地找着了李熏然,小王八蛋正经起来倒真像回事儿,跟前几天在他病房里当着他面吃冰激凌炸鸡的好像是两个人。李熏然的正脸在电视上一闪而过,凌远眯着眼睛,心想一样都是在外头风吹日晒,李熏然怎么就白白净净的呢?快奔三的人嫩得跟个小孩儿似的。


凌远正琢磨中午吃什么,李熏然拎着餐盒溜达进来。凌远挑了挑眉毛,笑出来:“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吃什么呀?”李熏然先给凌远把桌板支起来,餐盒拿出来打开:“凌大夫您这孤寡老人我也不能干看着不管啊,要不我良心多过不去啊。”

“我看你是没气够我。”凌远瞅了一眼李熏然手里剩下的饭盒:“你今儿又吃什么呀?”

“警察叔叔陪你吃饭,你还要什么自行车。”李熏然掀起饭盒盖子,一大份的椒盐排条。

香味一阵一阵往凌远鼻子里钻,凌远连着一个礼拜闻得见吃不着,都快习惯了,看李熏然鼓着腮帮子啃排骨,还是没忍住唠叨:“你不怕上火啊?这一个礼拜我就没见你吃什么蔬菜,这么大岁数还挑食啊?”

“我怎么没吃蔬菜?”李熏然在碗里翻了半天夹出根当配菜的小芹菜,在凌远眼前晃了晃:“这不是蔬菜吗?”

凌远笑着摇摇头,低头吃自己的小青菜,吃得差不多又想起件事来:“哎,那你明天是不是就不过来了?”

“啊,明天就不过来了。”李熏然啃着排骨,腮帮子鼓气两个小包来。


凌远有点不太高兴,像小孩子闹脾气似的,闷头嗯了一声。

“你明儿出院了我还来干嘛?”李熏然瞪眼:“你闹什么脾气啊?”

“哦,我明儿出院啊。”凌远老脸一热:“那改天你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呗?”

“先记着。”李熏然把啃得光溜溜的骨头扔在袋子里:“你可欠我一个礼拜的饭了。”

“熊孩子。”凌远扯了张纸巾丢他:“就知道吃!”


凌远出院之后有一段时间没见着李熏然,凌远难得心里还有点亏欠感,想着不能让人家小孩儿白管他一个礼拜的饭啊,可是李熏然电话打不通,发消息又不回。凌远自己也忙起来,院里要提一个副院长,不出意外的话基本上确定就是凌远了,凌远自己忙得脚不沾地,也就顾不上李熏然了。


再见着是又一个周末,凌远轮休下班,刚从医院出去,还没等反应过来,手里的公文包就被人给抢了。

“哎!抢劫!”凌远吓了一跳,撒腿去追。

肝胆科凌主任在医院门口跑得毫无形象,吓呆了一大批下班回家的医生护士,但是凌远没空管这些,他的证件和钥匙都在包里,丢了很麻烦。

“哎!站住!”凌远一边跑一边朝前头的劫匪喊:“你别跑!站住!咱俩商量商量!你不就要钱吗!”


凌远追了一分钟就不行了,大概是坐办公室时间久了,体力不行,跑得肺都要炸了。

“凌远!你干嘛呢?”李熏然从前头的路口过来,看凌远西装革履地在路上狂奔,凌远喘得说不出话来,扶着膝盖喘气,一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前头:“....包...”

李熏然往前看了一下,在凌远肩膀拍一下:“等着,别走啊,千万别走!”说完李熏然就冲出去,两条大长腿捯地飞快。

凌远顺势坐在马路牙子上喘气,一边喘一边想,这年轻人就是体力好哈?


李熏然五分钟之后回来找他,手底下还铐着刚才抢他包的人。小孩儿一脑袋卷毛跑的乱七八糟,手紧紧地抓着犯人,看见凌远踢了踢旁边的马路牙子:“凌远,缓过来了吗?跟我去派出所做个笔录。”


凌远抖着腿站起来,一手扶着腰,一手扶着李熏然,下巴指指前头:“走着。”

“你的包,看看少东西没有。”李熏然胳膊底下夹着凌远的包,示意他自己拿走。


“哎,我怎么每回都碰上你抓人啊?”凌远一边走一边喘。

“这都是命啊。”李熏然无奈地摊手:“本来想着找你吃饭的,这么一折腾只能吃夜宵了。”

“我算是明白了,咱俩一碰上,就没什么好事儿。”凌远忍不住感慨。


李熏然按着犯人翻了个白眼:“没好事儿你一天给我发十八条信息?”

评论(26)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