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贺陈】童话二分之一(上)

超时空同居梗....

感谢我发 @浮川 提供脑洞以及题目

=====================

地震了?贺涵睡的正香,迷迷糊糊感觉床在颤,眯着眼睛又仔细感受了一下,房顶好像也在颤。

唔,大概是地震了。贺涵蒙着被子翻了个身,他这套房子是扛八级地震的,从震感来看似乎没那么严重。万一真有那么严重,贺涵翻着白眼想了想,结束在人生巅峰状态,想想还不错。

然后贺涵就悲壮且坦然地睡过去了,直到一声尖叫把他叫醒。

“你谁呀?”贺涵被人一脚踢到地上。那人穿着一件旧T恤,蓝色白条纹的运动裤,手里捏着把剪子,一脸警惕地看着他,眼睛瞪得溜圆,像只受了惊吓的猫。

贺涵火大,半夜地震,一大早又被人从自己床上踢下去,搁谁都不能高兴。“你谁啊?在我家干什么!你信不信我报警了!”

“我还想问你在我家干什么呢!”圆眼睛梗着脖子瞪他。

贺涵烦躁地抓了把头发,脑袋一转,瞧出不对劲来。他的大房子莫名其妙地跟一间破旧的出租屋挤在了一起,贺涵死贵死贵的家具跟刷着劣质油漆的旧家具亦一种其妙的方式交叉在一起,房顶的吊灯旁边多出了一盏老式灯泡,罩着刷了绿色油漆的铁灯罩,木地板隆起一条棱,一边是贺涵打过蜡的,锃光瓦亮的地板,另一边是老旧的,坑坑洼洼的地板,一直通到门口。就连他的床头,都古怪地贴在另一张木板床的背面。

“这什么情况!”贺涵指着接缝处被挤坏的皮沙发,手指头肉疼地发抖。

“我的图!”圆眼睛一把扔了剪刀,跑到跟皮沙发挤在一起的柜子边上,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伸进去使劲掏,最后掏出一卷皱皱巴巴的图纸来,跟宝贝似的吹吹上头的灰,闭上眼睛拍胸口,小声嘟囔,还好还好,还好没坏。

“哎,你谁呀?”贺涵双手抱胸,靠在一边冷眼旁观。

“你谁呀?”圆眼睛不甘示弱地瞪回去:“这什么情况?现在怎么办啊?”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贺涵跟他大眼瞪小眼。

“你叫什么名字啊?”圆眼睛抱着图纸,纠结了一会儿看贺涵。

“贺涵,你叫什么呀?”贺涵坐在床上,挠了把头发。

“陈亦度。”圆眼睛在房子里四处转:“哇,你这房子这么大呀?”

“多大也是我的。”贺涵往后一仰,四仰八叉地摊在床上:“你尽快搬出去。”

“凭什么我搬呀,你怎么不搬?”陈亦度瞪眼。

“这房子是我买的,你说我怎么搬?”贺涵盯着天花板,心里琢磨房子突然少了一半他得损失多少钱。

“你买的?”陈亦度几步跨到贺涵床边蹲着,圆眼睛直冒光:“你那么有钱啊?”

“你管我有没有钱。”贺涵翻白眼:“你到底什么时候搬出去?”

“我搬出去也没用啊。”陈亦度盘腿坐在地上,撅了撅嘴:“我搬出去房东也会找别的租客来,万一再来的是个变态怎么办?我不变态。”

贺涵直起脖子看他一眼,翻了个身看着陈亦度:“行吧行吧,你今年多大?”

“20.”陈亦度眨眨眼:“怎么?”

“大学没毕业呢吧?”贺涵屈起膝盖:“你学什么的呀?”

“服装设计。我实习期。”陈亦度拍拍手里的图纸,看了贺涵一眼,眉头一皱:“你能别露大腿吗?”

贺涵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浴袍搭在大腿根,屈起的腿正赤裸裸地露在外头。贺涵讪讪地放下腿,把浴袍拉好,还要嘴硬:“都是老爷们儿,有什么的呀。”

“变态!”陈亦度用手里的图纸抽了他一下,蹦回自己的领地。陈亦度看了看时间,去换衣服上班。贺涵闲着无聊,去陈亦度那边瞎看。

“我靠,怎么还有这玩意儿?”贺涵从陈亦度桌子上拿起个款式很老的诺基亚蓝屏手机:“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玩意儿?”

“99年啊。”陈亦度换好衣服,从贺涵手里抢过手机装进口袋里:“不用这玩意儿用什么呀?”

“你等等!”贺涵一天中第二次懵逼:“你说几几年?”

“99年啊。”陈亦度一脸嫌弃地看他:“你别是个傻子吧?”

“今年不是2018年吗?”贺涵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着急忙慌扑回自己桌子上扒出手机,看着自己的苹果信号还是满格的才放下心来,举着手机去给陈亦度看:“你看,没错啊,2018年。”

陈亦度也惊呆了,他跟贺涵掰扯了半天,差不多搞明白了,不知道出了什么鬼,他所在的1999年跟贺涵所在的2018年时空交叉在了一起,而他跟贺涵的地址刚好是同一个地方,好死不死倒霉地挤在了一起。

“那怎么办啊?”陈亦度眼睛瞪地老大。

“凑活过呗。”贺涵去衣柜里挑西服:“没准哪天就回去了呢。”

贺涵后来其实跟陈亦度相处的不错,陈亦度挺懂事,就是年轻人问题多,又因为是搞设计的,思维比较发散,经常把贺涵问的无话可说。贺涵负责管饭,陈亦度不会做饭,平时吃食堂,礼拜天靠泡面。贺涵也不会做饭,好在他有钱,管陈亦度几天饭根本不算事儿。

那几天贺涵付出了房子缩小十公分的代价,总算搞明白了这个时空交叉,陈亦度的门只有陈亦度能开,贺涵的门也只有贺涵能开,要是开错了,两边房子就往一块挤。

平心而论,贺涵跟陈亦度住一块儿还挺开心的,随便拿个ipad给他,都是陈亦度没见过的,陈亦度每次大惊小怪地感叹,贺涵总有一种虚荣心被满足的骄傲。

“贺涵,你到底是干什么的?”陈亦度端着一碟花生豆干,盘着腿坐在贺涵的进口沙发上,贺涵翘着二郎腿,腿上摆着电脑干活,陈亦度一脸惊奇地看他:“电脑还能这么小啊?”

“我是个投资顾问。”贺涵说:“专门帮人投资的。”

“扯淡呢吧?”陈亦度一脸不信,捏了颗花生丢进嘴里,又塞了片豆干进去:“投资还用人帮?有钱不就得了。”

“你别不信啊。”贺涵在百度搜索他自己的名字给陈亦度看:“不信你看,网上都有。”

“我靠,还真是哎。”陈亦度一边嚼花生一边感叹:“你这么有本事你给我投资点儿呗,我缺个工作室。”

“去去去,小屁孩儿学人家创业干什么。”贺涵手指头戳他脑袋:“我2018年,怎么去99年投资,99年我还是个穷光蛋呢。”

“嘁,你就吹吧。”陈亦度白他一眼,歪在沙发扶手上畅想未来:“没准2018年我比你还有钱呢。”

“拿着玩儿,别说话。”贺涵从身边摸出平板电脑递过去:“乖,自己玩儿去啊。”

陈亦度接过来熟门熟路地点开游戏,玩了一会儿又踢踢贺涵:“晚上吃什么?”

“自己想吃什么点外卖。”贺涵把自己手机递过去,陈亦度在贺涵手机里下载了好几个外卖软件,挨个翻着算满减。

“行了,别算了,想吃什么点就行了。”贺涵抽空撇他一眼:“十块八块算的跟几千万似的。”

“你这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陈亦度接着算价钱:“十块八块不是钱啊?你一年才挣多少钱。”

“不多,百八十万还是有的。”贺涵随口答了一句。

陈亦度惊得差点把手机摔了:“那我还替你省什么钱啊!我这是碰上个大款啊!”

贺涵笑笑,陈亦度接着翻外卖软件:“我天,你们那年头火锅都能送啊?”

“那是,想吃就点。”贺涵干完了活,把电脑收起来,顺手揉了一把陈亦度头毛:“一顿火锅哥还养得起。”

陈亦度点完了外卖,手机扔一边,躺在沙发上感慨:“哎,这怎么好像我被你包养了呢?”

“别这么说。”贺涵洗了手过来,笑嘻嘻地收拾茶几:“管顿晚饭就包养你了?那你也太便宜了。”

“你才便宜!”陈亦度怒上心头,拽起一个抱枕甩过去:“你才便宜!”

陈亦度如愿以偿吃了一顿热火朝天的火锅,吃完了揉着肚子感慨:“哎,还是以后好啊!”

“以后有什么好啊,你现在才好呢,年轻多好啊。”贺涵在他对面揉着肚子剔牙:“要是让我回到你这个年纪,啧....”

“那我带你回去看看你当年呗。”陈亦度打了个饱嗝。

贺涵眼睛转了转,想了想自己99年干过的事,点点头说:“行啊,你说我要是回去给当年的我上个课,那我到2018年是不是比现在还厉害啊?”

陈亦度后来真的带他去99年找99年的贺涵。贺涵看着年轻版的自己,有点儿近乡情怯,拉着陈亦度远远地看着。

“啧啧啧,你年轻的时候可真好看。”陈亦度躲在柱子后头感慨:“你怎么没去当电影明星啊?那么帅,你看那鼻梁骨,那眼睛,啧啧啧,我是个男的我都觉得好看。”

“兔崽子你什么意思?”贺涵兜头给他一下:“我现在就不好看啊?”

“现在也还凑活。”陈亦度转身看他一眼:“就是胖了,还有褶子。”

“你大爷!”贺涵悄悄在他胳膊上拍一把。深呼吸一口气,准备上去见见以前的自己。

贺涵整理好西服,组织好语言,想着告诉99年的贺涵,要做什么选择,要怎么安排每一笔业务。他大步走向99年的贺涵,那时候的他穿着做工粗糙的西服,正在公车站等车。贺涵大概离车站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天忽然暗下来,地面也开始晃,头顶的广告牌噼里啪啦地裂开掉下来。

贺涵愣在原地,陈亦度冲过去把他拉回来:“你干嘛呀!不怕死啊?!”

“看来我不能跟我自己见面。”回家之后贺涵背着手在客厅打转:“这个时空交叉,你不能动2018年的门,我不能动99年的门,咱俩都不能影响到自己。那这个时空交叉还真是没什么用啊。”

“这就是个意外,还要什么用。”陈亦度躺在自己的木板床上打哈欠:“我跟你说你这就是心术不正。”

贺涵万分感慨地躺在沙发上,看了看陈亦度:“啧,除了送来个长得还不错的房客,这时空交叉还真没用。”

陈亦度躺在床上翻了个白眼:“变态!”

2018年的分割线..............

“老唐你这到底行不行啊?”陈亦度在研究所里转悠:“说好的去十九年后呢!你还能不能行了!”

对2018年的陈亦度来说,最不该的就是误交损友了吧。陈亦度通过他的客户认识了一个姓唐的教授,研究物理的,他客户明先生是唐教授的研究赞助商,听说唐教授研究出了时空穿梭技术,苦于没有实验对象,然后明先生和唐教授就忽悠陈亦度来当这个研究对象了。

“你看啊,我们这一家伙给你送到十九年后,十九年后啊。”唐教授双眼放光,围着陈亦度转来转去:“十九年后的潮流,时尚,你要是去掌握了,那就是核心科技啊,核心科技你懂吗?”

然后,2018年的陈亦度就心动了,脑子一热答应了。然后,1999年的他就遇到了2018年的贺涵。

“到底什么时候能修好?!”陈亦度烦躁地转来转去:“你不是说十九年后吗?现在是干什么,搞复古啊?”

“别着急啊。”唐教授的同事许教授晃荡过来:“这个时空漏洞是有时间限制的,到时候自己就消失了,只要99年的你不干什么错误的事,不会影响到你的。”

“那万一我干了错误的事呢?”陈亦度无比烦躁:“你看看跟他住一块儿的那人,看着就像个大忽悠!万一给我忽悠歪了怎么办!怎么办!”

“能怎么办,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咯。”唐教授一点也不着急:“你放心,就算消失,也是歘一下就没了,你不会有记忆的,完全无痛苦。”

“你当人流啊!还完全无痛苦,老子的公司!老子的设计!老子的大秀!”陈亦度揪着唐教授的领子使劲晃:“你今天必须给我搞定这玩意儿”

“陈总,陈总,冷静,冷静!”许教授过来拉开陈亦度,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科学研究,要沉下心来,不能着急!”

99年的分割线..................

99年的陈亦度正碰上一个大事。他的设计稿被人剽窃了,甚至都不能说剽窃,总监明目张胆地把陈亦度的设计署了别人的名字。陈亦度抱着膝盖缩在阳台淋雨,瘪着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怎么了这是?”贺涵回来就看见平时活力四射的小孩儿蔫嗒嗒地缩在阳台上,时不时还抹一把眼睛。

陈亦度不说话,贺涵去阳台把人拉进来,拿了吹风机给他吹头发。“怎么了这是?谁惹你了?”贺涵柔声问道:“不开心跟我说说啊。”

“贺涵,你说,要成功就必须要踩着别人吗?”陈亦度湿漉漉地抬起头,宽大的T恤领口露出半个肩膀,他瘦的厉害,锁骨突兀地横着,眼睛也湿漉漉的。

“不是的,成功有很多种办法,不一定要用那么下作的法子。”贺涵给他吹完头发,又去找干净的衣服叫他换上。

陈亦度双手抓住贺涵的胳膊,带着哭腔说:“那是我的设计,我的心血,凭什么呀,他一句话就成了别人的。”

贺涵不知道怎么劝他,只能拍拍他的后背聊做安慰。陈亦度靠在贺涵身上,拽住他的衣角,瘪着嘴不说话。贺涵叹口气,双手抱住他的肩膀,一下一下顺他的后背:“他抢你的创意,是不是也说明你的设计好呢?有可取之处呢?别灰心,好好休息,都会好的。”

“嗯。”陈亦度闷闷地答应一声,抱着贺涵的腰嘟囔:“我就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好。”贺涵揉揉他的头发,小孩儿乖的像只小猫,温温热热地蜷在他怀里。

第二天陈亦度在贺涵的床上醒来,贺涵的手还紧紧搂着他。陈亦度放轻动作翻了身,按了按床垫。

“早。”贺涵醒过来,顺手揉他的头发:“还难过吗?”

“你的床真舒服。”陈亦度仔细感受了一下,在贺涵的床垫上颠了颠:“真的。”

“那以后你睡这儿呗。”贺涵鼻尖对着他的鼻尖,气声说话。

“我睡这儿那你呢?”陈亦度咽了咽口水,眨眨眼睛。

“床这么大呢,再多俩人也睡的下。”贺涵摸摸他的腰窝。

“你想睡我啊?”陈亦度笑出来。

“想。”贺涵老实回答。

“你要包养我?”陈亦度被子底下的手攥着他的衣角。

“你要是愿意,那,那也行。”贺涵手往下挪了挪。

陈亦度小脸通红,从床上弹起来:“你带我去2018年看看吧,我想看看以后的我自己。”

2018........................................

2018年的陈亦度在研究所里发火:“老唐你说,到底什么时候能修好?今天行不行!不行也得行!”

“吃枪药了你?”唐教授抬眼看了他一眼:“今天是没戏了,你能不能尊重一下科学工作者?”

“陈总,没事,这不还没碰到重要抉择呢么。”许教授又过来打圆场。

“还要怎么重要!”陈亦度一脸的悲愤:“那孙子他妈的要睡我!”

唐教授手底下顿了顿,又开始动作:“修修修,马上就修,为了你的贞操。”

..............................................

贺涵以前也带陈亦度来过2018年,当时不过就是去个游乐园,逛逛街吹吹风,再就是找个酒吧喝喝酒,陪着他过来找自己还是头一回。

“咱上哪儿找你去?”贺涵问。

“我怎么知道。”陈亦度翻白眼:“我一个无名小卒,上哪儿找去。”

“哎,你看。”贺涵四处看了看,突然指着不远处广场上的大屏幕叫陈亦度:“你看那是不是你?”

陈亦度扭头过来看,最开始是失落,然后是呆滞,最后是兴奋,兴奋的眼睛放光,原地蹦起来,啪啪地拍贺涵:“贺涵!快,快掐我一下,那是我吗?!”

大屏幕正在播陈亦度的采访,贺涵仔细确认了一下,点点头:“是你啊。”

“我靠我以后也是成功人士了!”陈亦度激动地蹦高:“这是2018,十九年,我靠我要发了!“

“冷静,冷静。”贺涵看四周已经有人在看他们,赶紧按住陈亦度:“对对对,你要发了,只要你努力,明天还是很美好的。”

“贺涵,你有钱还是他有钱?”陈亦度指着大屏幕,一脸期待地看他。

“我是个给人打工的,当然他有钱。”贺涵笑眯眯地说。

“那就是说,我比你有钱?”陈亦度指着自己鼻子。

贺涵笑眯眯地点头,陈亦度突然扑上去在他脸上亲一口:“回家回家,我要赶紧画图去!”

贺涵被他亲的晕晕乎乎,赶紧开车带他回家。陈亦度在屋里兴奋地打转转:“十九年以后我就比你还有钱了,你说我能有钱到什么地步啊?”

“按照现在的情况,DU估值大概几十亿吧。”贺涵还认真地给他算了算。

“卧槽卧槽卧槽!”陈亦度激动地蹦起来,一脸财大气粗地指着贺涵:“那贺涵我要包养你!不用你包养我了!“

============================

tbc。。。。

评论(30)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