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凌李】好久不见(6)

目测马上要变成有生之年更.......

前文链接

====================

凌远跟李熏然迅速地混成了好兄弟,医院离警局只隔了一条街,李熏然是临时借调来的,暂时住在警局宿舍,还没等他跟其他住宿舍的同时混熟,就先跟凌远混得挺熟了。

凌远自打离婚之后就一副长住办公室的架势,李熏然找他出来吃夜宵,十回有八回他在医院。李熏然在医院的路灯底下等凌远下楼,凌远从楼上下来,远远看着李熏然在路灯底下拧着眉头打蚊子。

凌远欠李熏然那一个礼拜的饭早就吃完了,李熏然还是隔三差五找凌远撸串喝酒。吃了几回大排档之后,凌远看够了那些看着就胃疼的食物,本着治病救人的思想把李熏然带回家做了顿特别养生的药膳。

李熏然吃的眼睛直冒光,吃完了还叼着筷子吧嗒嘴,一边回味一边痛心疾首地唠叨:“你说你怎么就当大夫了呢!你要当个厨子多好!”

“瞅你那点儿出息。”凌远笑得见牙不见眼:“我这救了那么多人,到你这儿还比不上炒俩菜啊?”

“比局里食堂好吃多了。”李熏然感慨:“你说你手艺这么好不开个饭馆都是浪费。”

“有什么可浪费的,反正做了也没人吃。”凌远四下看看,家里平时就他自己,显得冷冷清清的。

“你要是肯天天做,我吃啊!”李熏然下巴磕在桌子上,弓着腰看他,大眼睛快速地眨。

“你要吃我就给你做。”凌远伸手过去摸他脑袋。

李熏然脸一红,眼珠子灵活地转了几圈,咬咬嘴唇:“我看你家里就自己,要不你租给我个卧室吧?”说完还欲盖弥彰似的解释:“局里宿舍空调坏了,太热了。”

凌远愣了一下,马上又乐起来:“租什么呀,你先住着呗,管打扫卫生就行。”

“行啊。”李熏然笑得好看:“谢谢啊,凌远。”

“正好搭伙吃饭了。”凌远站起来收拾碗筷,没让李熏然看出他笑得一脸褶子。

“哎哎哎,你歇着。”李熏然见状赶紧站起来拿过要洗的盘子:“您老都不收我房租了,碗我刷,我刷。”

凌远帮他把碗筷收拾到厨房里,退到门口看着李熏然刷碗:“警察叔叔这觉悟就是高啊。”

李熏然在凌远家里住了两个月,俩人之间就差那么一层窗户纸,谁先捅破不过是个时间问题。李熏然眼看着就习惯在凌远跟前作威作福了,凌远适应的比李熏然还好,都琢磨着什么时候跟这小警察说明白了,毕竟明里暗里勾勾搭搭了那么久。

凌远想了好几天,还是决定再缓几天。这一缓就缓出事来。

李熏然本来挑了个好日子表白来着,他还特地等到凌远生日,挑了好几天的礼物,给简瑶打电话求帮忙的时候还被笑了好几天。凌远生日那天李熏然取了蛋糕回去,到楼下的时候心里直打鼓。兴冲冲地上了楼,一开门却发现桌子上已经摆了个蛋糕。

凌远尴尬地站在客厅,见他回来去接他手里的东西:“熏然,你回来了?”

李熏然看他脸色就知道事情不对,垂下眼睑问了一句:“嗯,你买蛋糕了?不是说了我买吗?”

凌远刚想解释,就听见厨房里有人出来,是个女人的声音:“凌远,有客人来了吗?”

凌远恨不得一脑袋撞墙上去,讪讪地说:“念初回来了,来看看我。”

“哦。”李熏然把手上的礼物递给他:“生日快乐。”

“熏然。”凌远怕他多想,捏了捏他的手腕悄悄说:“我前妻,早就没事儿了。”

李熏然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进去跟林念初打招呼。

凌远的生日过的有惊无险,后头李熏然接了个大案子出差去了,凌远怕影响他也没敢打电话。林念初回来是奔着跟凌远复婚来的,凌远倒是没这想法,他总觉得李熏然不高兴了,但是人没回来他又不敢贸然联系,照样一天发好几条消息也没回复。

凌远应付完前妻还得应付医院,李熏然还是没消息,满脸写着一个丧字。

后来李熏然倒是回来一回,给凌远打了个电话,可惜凌远在手术没接着。李熏然借调期满了,回凌远家收拾了行李就走了。

然后就再也没见过面,直到李熏然盯梢的时候突发胃出血跟凌远住到一个病房里。

===============================

下集就要回归正常时间线啦!

过渡章节极其混乱........

评论(9)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