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凌李】好久不见(7)

(6)

回归正常时间线的第一更.....

=================================

凌远跟李熏然因为一样的毛病被送进了同一间病房里。李熏然烦躁了半天就认命了,要么侧躺着玩手机,要么看着天花板发呆,凌远架着床桌改论文,时不时偷看他一眼,李熏然完全当他不存在,估计是在想案子的事,皱着眉头在病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


“熏然。”凌远忍不住开口叫他:“别折腾了,还扎着针呢。”

李熏然好像没听见似的,又翻了两个来回才抬眼看凌远:“你刚说什么来着?”

“我说你别折腾了,扎着针呢。”凌远又重复一遍,他老是这样,一想案子就静不下来。以前是在家里来回打转转,现在没法站着就开始翻过来倒过去的折腾。

“哦。”李熏然翻个身,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没扎针的手抬放在嘴边,开始有意无意地啃指甲。

“也别啃指甲。”凌远鼻梁上架了副眼镜,叹了口气盯着李熏然:“说了多少回了有细菌。”

李熏然歪过头看他一眼,把手放下来在被子上擦了擦,胳膊枕在脑袋底下,还是不说话。


“你怎么了?”凌远问:“躺在病床上还想案子呢?”

“凌远你好烦啊。”李熏然像几年前一样皱着鼻子说。

“嫌我烦你倒是听话啊。”凌远转了一圈手里捏着的红笔,抿着嘴朝他笑:“自己不听话还怪人唠叨。”

“谁不听话了!”李熏然从床上蹦起来,扯到了手上的吊针轻轻“嘶”了一声。

凌远叹了口气,从自己病床上下来,溜达到李熏然旁边,轻轻捧起扎着吊针的手检查,胶布上透出一点点血迹,凌远放轻动作给他把针拔出来,按了呼叫铃。


“你看,让你折腾,还得再扎一针。”凌远无奈地笑笑:“疼不疼啊?”


凌远的手放在他手背上的时候,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紧张。三年前他在凌远家里住的时候摸个手搭个肩什么的也没少干,隔了几年反倒活回去了,就摸个手背,心脏跳的还有点儿快。

李熏然扭过头去不说话,凌远看着护士给他重新扎上针,李熏然被唠叨了半天,靠在床头,一脸的生无可恋。


凌远看着他的小表情直乐,拍拍床边:“哎呀,你说这是不是风水轮流转啊?”

“你什么意思?”李熏然瞪着圆眼睛跟他呲牙。

“这当年也不知道是谁,在我病房里天天大鱼大肉。”凌远幸灾乐祸地摇头:“哎呀,你说这不是风水轮流转是什么呀?”


“小心眼儿。”李熏然从被子里伸出脚来踹他:“屁大点儿事儿你记这么多年!我还管了你一个礼拜饭呢!”

“那你住我家我还没收你房租呢。”凌远笑眯眯地跟他斗嘴。

“那我还陪你吃了俩月饭呢!”李熏然又踢他,被凌远一把攥住脚脖子。


“好几年不见,你怎么还这么瘦啊。”凌远拇指在他伶仃的脚腕上蹭了蹭,腔调里不自觉地带着怜惜。

“那你怎么还住院啊?”李熏然放软了声音:“认识你那时候你就住院。”

“嗯,还是你给我扛到急诊的。”凌远放开他的脚腕,在李熏然床边坐下,抬手揉了揉他的卷毛:“韦三牛说跟扛麻袋似的。”


“别谦虚,你可比麻袋沉。”李熏然朝他乐,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眯着眼看他:“哎,我现在住院了,你好像也没法在我病房里大鱼大肉吧?你还记仇,白记了吧?”


凌远笑得活像个馒头人,顺手拍拍他没扎针的手背:“放心,我吃不了,你也吃不了,而且以后都吃不了。”

“为什么呀?”李熏然拖着长声,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大眼睛难过地眨了眨。

“因为我不许啊。”凌远幸灾乐祸地朝他笑。


“凌远你能不能善良点儿!”李熏然怒火中烧,一脚把凌远从床边踢下去。


=================

天道好轮回啊李然然!

评论(12)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