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凌李】好久不见(8)

(7)


===================

李熏然没细想凌远的那句“因为我不许”,就他们两个目前的关系,哪怕他要上天,只怕凌远也是没什么资格“不许”的。


凌远也没细想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其实他跟李熏然之间,从一开始也没到他能随便管着人家的地步,当初他假装不知道,就那么唠唠叨叨管着人家,李熏然也假装不知道,也就默认了。


李熏然的同事下班之后来看他,几个女同事买的水果摆了一桌子,凌远出了个水果刀,在李熏然床边坐着削水果。李熏然还是一脸的嫌弃:“洗洗不就得了,削什么皮啊。”

“都是农药残留,吃了对身体不好。”凌远把一整条的苹果皮扔进垃圾桶里,切了块苹果送到李熏然面前:“张嘴。”

李熏然叼着苹果,下巴指指凌远:“你也吃。”


凌远笑眯眯地啃一口,盯着李熏然看。

李熏然鼓着腮帮子咀嚼,腮帮子动着动着,脸慢慢红起来,眼皮垂下来,睫毛颤了颤,小声嘟囔:“看什么呀。”

“熏然。”凌远气声叫他。

“嗯。”李熏然点头。

“我跟念初,没事了。”凌远的手盖住李熏然的手背。

“我知道。”李熏然抬眼看他。

“你怎么走也不告诉我?”凌远鼓起勇气握住他的手。


“我回来那天,碰见林大夫了。”李熏然往后靠了靠:“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回去收拾东西,她在你家里打扫卫生。”

“那你也不用走啊。”凌远声音高起来。


“她说想跟我聊聊。”李熏然又低下头:“我觉得她说的对,我照顾不了你,也帮不了你,除了让你担心,我什么也做不了。我要是拽着你不放,会影响你。”

“屁话!”凌远冲他吼:“那你就不告而别!”

“她说,不介意我跟你做朋友。”李熏然嘴角歪了歪:“可是我介意,我没法跟你做朋友。”

凌远气得说不出话来,一拳砸在床框上,站起来在病房里来回转:“李熏然你是不是傻!”


李熏然委屈巴巴地瘪瘪嘴,没说话。

“李熏然。”凌远转够了,又在李熏然对面坐下:“你把我当什么?你们把我当什么了?你觉得你是为我好?你是不是还觉得你特别高尚啊?”

“我没那么高尚。”李熏然笑了笑:“我为了我自己。”

“你什么意思?”凌远气得厉害,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我不想等到以后互相看着生厌的时候。”李熏然看着凌远的眼睛:“如果以后真的出了什么事,我没法原谅我自己。”


“你是不是傻啊?”凌远咬牙切齿地戳他脑门:“你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什么?”

李熏然眨眨眼:“这又不能怪我。”

“念初这人可真有意思。”凌远冷静下来,叹了口气:“她说你照顾不了我,可是我住院的时候,也不是她照顾的我啊。”


“我这几年一直在想,到底是为什么。”凌远舔了舔嘴角:“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就走了,我到现在为止都在后悔,我当时为什么没接到你电话,只要手术早结束五分钟,只要五分钟,我就能等到你最后一通电话。”

“凌远。”李熏然坐直身子去拽他袖子。

“你一句话都不说就走,还换了号码,你什么意思啊?”凌远又戳他脑门:“你演电视剧呢,还跟我玩消失!”


“啧,你什么意思?”李熏然瞪眼,抬脚踢他:“你还怪我啊?”

“我敢怪你吗。”凌远一把按住他膝盖,被他气笑了:“就你有理。”


“你说你为什么换号码?”凌远按着他问:“你给我说清楚。”

“消失当然要消失的干净一点了。”李熏然小声嘟囔:“毁灭证据嘛。”

“李警官,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呀?”凌远又想戳他,看他一脸委屈又没舍得动手,只能愤愤地威胁他:“你以后再这样,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熏然大眼睛眨巴眨巴,缩到被子底下,只露出一双眼睛,小声说:“我要睡觉了。”

凌远摸了摸他的头发,回自己病床上躺着。


“李熏然。”凌远小声说。

“嗯?”李熏然迷迷糊糊地答应。

“你,你想过我吗?”凌远胳膊枕在脑袋底下:“你走的那么干脆,你想过我吗?”

“想过。”李熏然翻过身来面对着凌远:“哪能不想呢。”


凌远从病床上弹起来,刚抬起手来想说点什么,就听见外头有人敲门,李睿从门缝里探进头来:“哎,还聊什么呢,住院是让你们养病的,是让你们谈恋爱的吗?!”


评论(23)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