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凌李】好久不见(9)

(8)


=====================

凌远跟李熏然同一天出院,凌远自己给自己办了出院手续,有去给李熏然办出院手续。


李睿看着他来住院部的办公室打转转,乐得嘴都合不拢:“领导,您这是找了个兼职当老妈子?”

“胡说什么呢。”凌远拿了药单子,乐呵呵地教训了他一句:“当科室主任了还没正经。”

“领导,您这一下子温柔成这样我都有点儿不适应了。”李睿把给李熏然的药单子也塞给他:“您这老树真要开花啊?”


凌远翻了个白眼,把药单子收起来:“你那请假单子可还在我手里呢,想不想要了?”

“您那药一天三次一次两片,按时吃。”李睿脸上挤出个一点都不诚恳的笑脸:“您慢走。”


凌远去拿药,李熏然去排队复印病历。凌远取完药,左手一袋右手一袋,想了想把两袋药放在一个袋子里。凌远回病房打包好东西,李熏然才复印好病历回来。


“呦,都收拾好了?”李熏然在病房里扫了一眼,顺手拍了凌远一下:“一如既往的贤惠。”

“行了,走吧。”凌远一手拎着东西,一手推着李熏然后背:“先送你回去。”

“我药呢?”李熏然被他推着出去。

“跟我的搁一块儿了。”凌远边走边说:“走,我今儿还半天假呢,先去买菜,回头请你吃饭。”

“跟你的放一块儿干嘛,回头拿错了。”李熏然从他手里把袋子接过来翻找。

“怕什么,有我在还能让你吃错药不成。”凌远熟门熟路地去停车场找车:“想吃什么?”

听他这么说,李熏然也没再多问,跟着凌远往前走。


凌远的车开出去挺久了,李熏然才觉出不对来:“哎,你这带我上哪儿去?”

“先去买菜,然后回家。”凌远目视前方:“哎,你想吃什么?”

“你知道我家住哪儿吗你就瞎走?”李熏然下意识往车门边上蹭了蹭。

“我说回我家。”凌远抽空看了他一眼:“你想什么呢?”


“我回你家干嘛?”李熏然一双眼睛瞪的溜圆。

“李熏然,我觉得这几天咱俩已经把话说清楚了。”凌远等红灯的时候扭头看李熏然,脸上居然还能看出几分委屈来。


李熏然盯着他的鼻梁,咽了咽口水:“话是说清楚了。”说完又低下头小声嘟囔:“说清楚了我也不能就这么跟你走了啊。”


“戏精。”凌远腾出手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那你还想怎么的?”

“本来咱俩就没到这一步呢。”李熏然往后一靠,突然傲娇起来:“凭什么你说了算啊,那我也太不矜持了。”


“行,那你说了算,你想怎么样?”凌远笑出声来。

“我要吃水煮鱼。”李熏然趁机提条件。

“不行。”凌远果断拒绝。

“不行那就算了。”李熏然装模作样地扭过头去。


“李熏然。”凌远放软了强调叫他:“熏然。”

“干嘛?”李熏然憋着笑。

“你稍微关心一下离异中年群体行不行?”凌远逗他:“商量商量,清蒸鱼行不行。”


李熏然使劲翻了个白眼,憋不住乐出声来:“勉强凑合吧。”


凌远笑了一会儿,扭头看李熏然,刚巧碰上李熏然偷偷看他。

“偷看什么,光明正大地看呗。”凌远逗他:“也没人拦你。”

“谁看你了。”李熏然扭过头去。


“熏然。”凌远突然叫他:“你知道吗,这几年来,我今天最开心。”


评论(13)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