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荣霖】【性转】活见鬼(8)

*性转!性转!性转!雷者慎入!


前文链接

日常 @浮川 

===============================


许一霖从她老板那儿领了个新活儿,给老板的弟弟当家教。不算加班没有工资纯属友情支持。


反正她住老板家老板也没收她房租。许一霖安慰自己,不加钱就不加钱吧。
给荣树补习这事儿许一霖努力坚持到一个星期,心力交瘁。她好像隐约明白了诚先生教她画画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了。以后回了家,一定告诉老娘,让诚先生教她做好吃的就行了,画画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容易折诚先生的寿。


许一霖这几天上班,不忙的时候总是透过荣石办公室门边的玻璃窗偷偷看荣石。不要问荣老板是怎么知道的,他不光知道许一霖看他,他还知道许一霖看他的眼神已经从一开始的好奇和敬重变成了满满的疑惑。

“怎么会这样啊。”许一霖软软地趴在床上跟荣意吐槽:“你说荣先生是顶尖的学校毕业,人那么聪明,你的学校也很好,荣树为什么连个几何题都不会做啊?”

“谁家还没个傻弟弟呢。”荣意趴在许一霖旁边:“我哥说的对,他心思就没在学习上。”

“但是他还小,又很快就要高考了,怎么能不学习呢。”许一霖一脑袋头发滚的乱糟糟:“怎么办啊。他还问我怎么讨好小姑娘!”

“我建议,你就直接告诉我哥,让我哥来管教他。”荣意挪了挪,双手抱住许一霖的腰:“啊,一霖你抱起来好舒服。”

“可是,荣先生会打他的呀。”许一霖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嘴唇也不自觉地嘟着。

荣意被萌出一脸血,噘着嘴在许一霖身上蹭了蹭:“荣树从小就皮,挨打都习惯了,打一顿不会有心理阴影的。”

“不行的。”许一霖又想起诚先生教她的:“要讲道理,暴力解决不能问题。”虽然说完这句话,诚先生就把自己弟弟按在长凳上打了一顿屁股,但是许一霖还是觉得诚先生说的很有道理,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荣意眨眨眼:“但是解气啊。”

许一霖无语地看着她,现在的人类,为什么都那么暴躁呢。

在学校里的荣树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冷颤。他其实挺喜欢许一霖给他补习的,一霖姐姐又温柔,又耐心,还总是笑眯眯的,讲课也很清楚。无奈他实在是不爱学习,所以补习了几天也没什么长进。

许一霖抱怨归抱怨,吃过晚饭之后还是兢兢业业地给荣树补习。

“一霖姐,你玩游戏吗?”荣树咬着笔杆,跟她耍滑头:“我带你一起玩吧,我玩游戏很厉害的。”

“你应该把玩游戏的时间用到学习上。”许一霖屈起手指敲了敲他的脑门:“给我看你的作业。”

“哦。”荣树摊开卷子推给许一霖:“一霖姐姐,你以前读书怎么样呀?”

“一霖是我的校友,你说怎么样?”荣石从书房门口进来,对许一霖笑了笑,转眼瞪着荣树:“还玩游戏是吧?我是不是说过不许玩物丧志?”


“哥,你怎么回来这么早?”荣树眼珠子灵活地转了转,腆着脸跟荣石卖乖:“我这几天可认真了。”

“我不早回来,怎么能知道你平时怎么学习的呢?”荣石皮笑肉不笑:“我今天响应你们老师要求,我亲自陪你学习。”

荣树垂头丧气地开始做卷子,许一霖在一边指导。荣石坐在书房的沙发上,支着脑袋看许一霖。这几天许一霖给荣树补习,荣石也没给她安排别的工作,让她每天按时下班。回家之后许一霖就去书房辅导荣树学习,算下来,荣石居然已经好几天没跟许一霖聊几句闲话了。

然后荣石就突然想早退一次了。荣石说是陪着荣树学习,眼神却控制不住地往许一霖身上瞟。许一霖微微低着头,荣石能看见她的侧脸。她总是笑眯眯的,荣树卷子做的一脸郁闷,许一霖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敲几下,一边劝他一边接着讲。

“哥,你傻笑什么呢?”荣意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溜进书房来,趴在荣石背上,眨着眼睛看他:“荣树做卷子有什么好看的。”

荣石老脸一红,努力做了个慈爱的表情,拍拍荣意的脑袋:“哥看着你们努力学好感动的。”

许一霖抬起头来,跟荣石眯眼笑了笑,心里想着,这家人关系真好,荣先生真是个好哥哥。

荣石看着她,心跳忽然漏了一下,噌地站起来,差点把荣意掀个跟头:“一,一,一霖,你跟,跟我出,出来一下。”

许一霖一脸疑惑地跟着他出去,到楼上的露台上去。荣石手背在背后,十根指头用力绞着,憋着不知道怎么说。


“荣先生,怎么了?”许一霖跟过去。

“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问我?”荣石努力找了个话题:“我看你这几天一直从办公室外面看。”

许一霖一张小脸通红,低下头揪了揪衣摆,咬着嘴唇琢磨,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怕说出来荣石会生气,荣石生气的时候还是很可怕的。

“我,我说了你不要生气。”许一霖微微仰头看他,荣石总觉得她看起来可怜巴巴的,想揉一揉她的脸。

“嗯,我不生气。”荣石笑道。

许一霖又纠结了一会儿,深呼吸一口气,鼓足勇气看着荣石的眼睛,大声说:“你这么聪明为什么你弟弟那么笨啊!”

荣石大声笑出来,笑得浑身直抖。许一霖气鼓鼓的,怕他生气,往后稍微退了退。荣石要笑出眼泪来,抬手捏许一霖的脸,说的跟荣意一模一样:“谁家还没个傻弟弟啊。”

“喂!”许一霖很严肃:“你不要笑!”

荣石努力把笑憋回去,看着许一霖点点头:“嗯,我不笑了。”

“荣树其实不笨,但是他实在太不用心了。”许一霖很负责地叨叨叨。

荣石摸了摸她的头发:“嗯, 我知道了。”

“你知道有什么用!”许一霖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你倒是说该怎么办啊。”

“这个好说。”荣石闷声笑了一会儿,沉声道:“以后我陪你一起给他补习,我看他敢不学。”

书房里的荣树又打了个冷颤。


=======


评论(1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