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凌李】好久不见(END)

(9)

================================

李熏然跟凌远好像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李熏然中午有空就去找凌远吃午饭,下班顺路去凌远家吃个晚饭,有时候一起看场球赛再回宿舍。

凌远好几年没怎么动过的厨房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凌远还斥巨资买了一套新的厨具,每天到点就下班,先去菜市场转一圈,然后回家做饭。


李熏然成天在凌远家蹭饭,李局长知道也没说什么,中间请凌远去家里吃了顿饭,喝了壶茶。


李熏然陷入了一种矫情的纠结当中。该解释的都已经解释清楚了,日子早就过得不清不楚了,那一层窗户纸还是捅不破。


李熏然愁得好几天没什么胃口,找了一天凌远晚上加班的时候,晚上约了季白出去喝酒。

“三哥,问你个事儿。”李熏然喝了两杯酒壮胆,挠了挠头,想了半天才开口。

“嗯?跟凌远吵架了?”季白一手抓着酒杯,一手迅速地给庄恕回信息。

“没,没吵架。”李熏然伸长脖子瞄了一眼季白的手机屏幕:“我就是想问问,你跟庄大夫,谁先追的谁啊?”

季白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低下头给庄恕发信息:“我追的他。”

“啊?”李熏然惊讶了一秒,又觉得季白确实能干出这种事来,转念又问他:“那为什么呀?”


“还要什么为什么呀。”季白终于嘱咐完庄恕下班自己去吃饭,抬起头来看着李熏然:“我喜欢他,就追他了。”

“那你怎么追的?庄大夫呢,他什么反应?”李熏然眼巴巴地盯着季白。

季白眉头皱了皱,仔细想了想才回答:“我没事找他聊天,他问我是不是想找他办事儿。我说我喜欢他,要追他,然后他说不用追,他也挺喜欢我的。就这样。”


李熏然听季白三句话说完了一个爱情故事,臊眉耷眼地低下头,琢磨自己的事儿。季白又看了他两眼,喝光杯子里的酒,嘴角挑着一抹笑问他:“怎么,你跟凌远吹了?要追别人?”


“没有!”李熏然蹦起来否认,随后又恹恹地说:“还没在一块儿呢,吹什么吹。”

“啊?你逗我呢?”这回轮到季白惊讶:“我去,你就差睡他床上了,你现在告诉我你俩没在一起?”

“他那床其实我也睡过。”李熏然小声念叨,看季白瞪着眼睛,又解释:“你别想歪了啊,我就是喝多了在他家睡了一晚上。”

“不用解释。”季白拖着长声说:“那你这是怎么了?”


“这事儿吧。”李熏然一咬牙,都跟季白倒了个干净:“就这么不上不下的吊着,要是谈崩了也倒好了,可现在呢,崩是不可能,就这么温水煮青蛙,我有什么办法?”

“哦,合着就这么一层窗户纸的事儿。”季白了然地点头:“要我说,你们就是太含蓄。”

“他一直不说,我能有什么办法?”李熏然愁眉不展。

“啧,他不上你上啊。”季白敲敲桌面:“你又不是大姑娘,怕什么呀。再说难不成你还怕吓着他?”


“那....”李熏然还想再说点儿什么,被季白打断。

季白给自己倒了杯酒,抿一口接着看李熏然:“你别找理由了,你喜欢他,你就跟他说,大老爷们儿怕什么。再说了,你俩都到这份儿上了,不就那一句话的事吗,谁说不一样。”


“真的?”李熏然将信将疑地看他。

“啧!”季白皱着眉头看他:“矫情什么。”

李熏然自己想了想,又灌了两杯酒,眼眶泛着红,一拍桌子:“我今天回去就说!”


凌远加完班回家,打开门,屋里黑洞洞的。凌远叹口气,打开玄关的灯。李熏然说晚上跟同事吃饭去了,估计是不过来了。凌远换了鞋,就听见外头有人敲门。


凌远开门,李熏然站在他门口,眼角发红,身上带着一点点酒气,倔强地瘪着嘴看他。

“熏然?”凌远赶紧让开门:“怎么喝酒了?快进来,我去倒蜂蜜水。”

“凌远。”李熏然固执地站在门口,脸颊也泛起红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进来说。”凌远心脏咚咚咚地跳,攥着李熏然手腕子把他拉进来。

凌远手上略高的温度从他手腕上传过来,李熏然脑子一热,脱口而出:“凌远,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喜欢你,你要是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反正你也见过我爸妈了。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我就再也不来找你了。”


凌远听着他说,心里乐开了花,恨不得下楼跑几圈冷静一下。听李熏然说完,又觉得好笑:“熏然,我以为,我们两个之间,不差这一句话。除了不住在一起,我以为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怎么不差!”李熏然红着脸炸毛:“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

“我以为你知道。”凌远委屈巴巴地给他顺毛。

李熏然一脸的痛心疾首:“所以仪式感还是很有必要的!”

“嗯,嗯,你说的对。”凌远一边附和一边把人抱进怀里:“我这几天其实在想怎么让你住到我家来。”


李熏然气笑了:“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儿!”

“我矜持你还嫌我太矜持不表白。”凌远逗他:“我觉得咱俩已经不差这几句话了,要不你明天就搬过来吧。”


“你说搬就搬我不要面子的啊!”李熏然瞪他:“我后天搬!”


“行,只要你搬过来就行。”凌远把他按在沙发上,晃悠进厨房去给他泡蜂蜜水:“要不你人先搬过来也行,我房间正好还有一个枕头。”


李熏然把通红的脸埋在抱枕里:“凌远你能不能矜持点儿!”


“我当你同意了啊。”凌远从厨房出来,把人从抱枕里挖出来。

李熏然又把自己埋进另一个抱枕里,手还被凌远握在手里,闷闷地说:“我又没说不同意。”


==================


END

【凌李】好久不见(9)

(8)


=====================

凌远跟李熏然同一天出院,凌远自己给自己办了出院手续,有去给李熏然办出院手续。


李睿看着他来住院部的办公室打转转,乐得嘴都合不拢:“领导,您这是找了个兼职当老妈子?”

“胡说什么呢。”凌远拿了药单子,乐呵呵地教训了他一句:“当科室主任了还没正经。”

“领导,您这一下子温柔成这样我都有点儿不适应了。”李睿把给李熏然的药单子也塞给他:“您这老树真要开花啊?”


凌远翻了个白眼,把药单子收起来:“你那请假单子可还在我手里呢,想不想要了?”

“您那药一天三次一次两片,按时吃。”李睿脸上挤出个一点都不诚恳的笑脸:“您慢走。”


凌远去拿药,李熏然去排队复印病历。凌远取完药,左手一袋右手一袋,想了想把两袋药放在一个袋子里。凌远回病房打包好东西,李熏然才复印好病历回来。


“呦,都收拾好了?”李熏然在病房里扫了一眼,顺手拍了凌远一下:“一如既往的贤惠。”

“行了,走吧。”凌远一手拎着东西,一手推着李熏然后背:“先送你回去。”

“我药呢?”李熏然被他推着出去。

“跟我的搁一块儿了。”凌远边走边说:“走,我今儿还半天假呢,先去买菜,回头请你吃饭。”

“跟你的放一块儿干嘛,回头拿错了。”李熏然从他手里把袋子接过来翻找。

“怕什么,有我在还能让你吃错药不成。”凌远熟门熟路地去停车场找车:“想吃什么?”

听他这么说,李熏然也没再多问,跟着凌远往前走。


凌远的车开出去挺久了,李熏然才觉出不对来:“哎,你这带我上哪儿去?”

“先去买菜,然后回家。”凌远目视前方:“哎,你想吃什么?”

“你知道我家住哪儿吗你就瞎走?”李熏然下意识往车门边上蹭了蹭。

“我说回我家。”凌远抽空看了他一眼:“你想什么呢?”


“我回你家干嘛?”李熏然一双眼睛瞪的溜圆。

“李熏然,我觉得这几天咱俩已经把话说清楚了。”凌远等红灯的时候扭头看李熏然,脸上居然还能看出几分委屈来。


李熏然盯着他的鼻梁,咽了咽口水:“话是说清楚了。”说完又低下头小声嘟囔:“说清楚了我也不能就这么跟你走了啊。”


“戏精。”凌远腾出手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那你还想怎么的?”

“本来咱俩就没到这一步呢。”李熏然往后一靠,突然傲娇起来:“凭什么你说了算啊,那我也太不矜持了。”


“行,那你说了算,你想怎么样?”凌远笑出声来。

“我要吃水煮鱼。”李熏然趁机提条件。

“不行。”凌远果断拒绝。

“不行那就算了。”李熏然装模作样地扭过头去。


“李熏然。”凌远放软了强调叫他:“熏然。”

“干嘛?”李熏然憋着笑。

“你稍微关心一下离异中年群体行不行?”凌远逗他:“商量商量,清蒸鱼行不行。”


李熏然使劲翻了个白眼,憋不住乐出声来:“勉强凑合吧。”


凌远笑了一会儿,扭头看李熏然,刚巧碰上李熏然偷偷看他。

“偷看什么,光明正大地看呗。”凌远逗他:“也没人拦你。”

“谁看你了。”李熏然扭过头去。


“熏然。”凌远突然叫他:“你知道吗,这几年来,我今天最开心。”


【凌李】好久不见(8)

(7)


===================

李熏然没细想凌远的那句“因为我不许”,就他们两个目前的关系,哪怕他要上天,只怕凌远也是没什么资格“不许”的。


凌远也没细想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其实他跟李熏然之间,从一开始也没到他能随便管着人家的地步,当初他假装不知道,就那么唠唠叨叨管着人家,李熏然也假装不知道,也就默认了。


李熏然的同事下班之后来看他,几个女同事买的水果摆了一桌子,凌远出了个水果刀,在李熏然床边坐着削水果。李熏然还是一脸的嫌弃:“洗洗不就得了,削什么皮啊。”

“都是农药残留,吃了对身体不好。”凌远把一整条的苹果皮扔进垃圾桶里,切了块苹果送到李熏然面前:“张嘴。”

李熏然叼着苹果,下巴指指凌远:“你也吃。”


凌远笑眯眯地啃一口,盯着李熏然看。

李熏然鼓着腮帮子咀嚼,腮帮子动着动着,脸慢慢红起来,眼皮垂下来,睫毛颤了颤,小声嘟囔:“看什么呀。”

“熏然。”凌远气声叫他。

“嗯。”李熏然点头。

“我跟念初,没事了。”凌远的手盖住李熏然的手背。

“我知道。”李熏然抬眼看他。

“你怎么走也不告诉我?”凌远鼓起勇气握住他的手。


“我回来那天,碰见林大夫了。”李熏然往后靠了靠:“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回去收拾东西,她在你家里打扫卫生。”

“那你也不用走啊。”凌远声音高起来。


“她说想跟我聊聊。”李熏然又低下头:“我觉得她说的对,我照顾不了你,也帮不了你,除了让你担心,我什么也做不了。我要是拽着你不放,会影响你。”

“屁话!”凌远冲他吼:“那你就不告而别!”

“她说,不介意我跟你做朋友。”李熏然嘴角歪了歪:“可是我介意,我没法跟你做朋友。”

凌远气得说不出话来,一拳砸在床框上,站起来在病房里来回转:“李熏然你是不是傻!”


李熏然委屈巴巴地瘪瘪嘴,没说话。

“李熏然。”凌远转够了,又在李熏然对面坐下:“你把我当什么?你们把我当什么了?你觉得你是为我好?你是不是还觉得你特别高尚啊?”

“我没那么高尚。”李熏然笑了笑:“我为了我自己。”

“你什么意思?”凌远气得厉害,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我不想等到以后互相看着生厌的时候。”李熏然看着凌远的眼睛:“如果以后真的出了什么事,我没法原谅我自己。”


“你是不是傻啊?”凌远咬牙切齿地戳他脑门:“你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什么?”

李熏然眨眨眼:“这又不能怪我。”

“念初这人可真有意思。”凌远冷静下来,叹了口气:“她说你照顾不了我,可是我住院的时候,也不是她照顾的我啊。”


“我这几年一直在想,到底是为什么。”凌远舔了舔嘴角:“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就走了,我到现在为止都在后悔,我当时为什么没接到你电话,只要手术早结束五分钟,只要五分钟,我就能等到你最后一通电话。”

“凌远。”李熏然坐直身子去拽他袖子。

“你一句话都不说就走,还换了号码,你什么意思啊?”凌远又戳他脑门:“你演电视剧呢,还跟我玩消失!”


“啧,你什么意思?”李熏然瞪眼,抬脚踢他:“你还怪我啊?”

“我敢怪你吗。”凌远一把按住他膝盖,被他气笑了:“就你有理。”


“你说你为什么换号码?”凌远按着他问:“你给我说清楚。”

“消失当然要消失的干净一点了。”李熏然小声嘟囔:“毁灭证据嘛。”

“李警官,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呀?”凌远又想戳他,看他一脸委屈又没舍得动手,只能愤愤地威胁他:“你以后再这样,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熏然大眼睛眨巴眨巴,缩到被子底下,只露出一双眼睛,小声说:“我要睡觉了。”

凌远摸了摸他的头发,回自己病床上躺着。


“李熏然。”凌远小声说。

“嗯?”李熏然迷迷糊糊地答应。

“你,你想过我吗?”凌远胳膊枕在脑袋底下:“你走的那么干脆,你想过我吗?”

“想过。”李熏然翻过身来面对着凌远:“哪能不想呢。”


凌远从病床上弹起来,刚抬起手来想说点什么,就听见外头有人敲门,李睿从门缝里探进头来:“哎,还聊什么呢,住院是让你们养病的,是让你们谈恋爱的吗?!”


【凌李】好久不见(7)

(6)

回归正常时间线的第一更.....

=================================

凌远跟李熏然因为一样的毛病被送进了同一间病房里。李熏然烦躁了半天就认命了,要么侧躺着玩手机,要么看着天花板发呆,凌远架着床桌改论文,时不时偷看他一眼,李熏然完全当他不存在,估计是在想案子的事,皱着眉头在病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


“熏然。”凌远忍不住开口叫他:“别折腾了,还扎着针呢。”

李熏然好像没听见似的,又翻了两个来回才抬眼看凌远:“你刚说什么来着?”

“我说你别折腾了,扎着针呢。”凌远又重复一遍,他老是这样,一想案子就静不下来。以前是在家里来回打转转,现在没法站着就开始翻过来倒过去的折腾。

“哦。”李熏然翻个身,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没扎针的手抬放在嘴边,开始有意无意地啃指甲。

“也别啃指甲。”凌远鼻梁上架了副眼镜,叹了口气盯着李熏然:“说了多少回了有细菌。”

李熏然歪过头看他一眼,把手放下来在被子上擦了擦,胳膊枕在脑袋底下,还是不说话。


“你怎么了?”凌远问:“躺在病床上还想案子呢?”

“凌远你好烦啊。”李熏然像几年前一样皱着鼻子说。

“嫌我烦你倒是听话啊。”凌远转了一圈手里捏着的红笔,抿着嘴朝他笑:“自己不听话还怪人唠叨。”

“谁不听话了!”李熏然从床上蹦起来,扯到了手上的吊针轻轻“嘶”了一声。

凌远叹了口气,从自己病床上下来,溜达到李熏然旁边,轻轻捧起扎着吊针的手检查,胶布上透出一点点血迹,凌远放轻动作给他把针拔出来,按了呼叫铃。


“你看,让你折腾,还得再扎一针。”凌远无奈地笑笑:“疼不疼啊?”


凌远的手放在他手背上的时候,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紧张。三年前他在凌远家里住的时候摸个手搭个肩什么的也没少干,隔了几年反倒活回去了,就摸个手背,心脏跳的还有点儿快。

李熏然扭过头去不说话,凌远看着护士给他重新扎上针,李熏然被唠叨了半天,靠在床头,一脸的生无可恋。


凌远看着他的小表情直乐,拍拍床边:“哎呀,你说这是不是风水轮流转啊?”

“你什么意思?”李熏然瞪着圆眼睛跟他呲牙。

“这当年也不知道是谁,在我病房里天天大鱼大肉。”凌远幸灾乐祸地摇头:“哎呀,你说这不是风水轮流转是什么呀?”


“小心眼儿。”李熏然从被子里伸出脚来踹他:“屁大点儿事儿你记这么多年!我还管了你一个礼拜饭呢!”

“那你住我家我还没收你房租呢。”凌远笑眯眯地跟他斗嘴。

“那我还陪你吃了俩月饭呢!”李熏然又踢他,被凌远一把攥住脚脖子。


“好几年不见,你怎么还这么瘦啊。”凌远拇指在他伶仃的脚腕上蹭了蹭,腔调里不自觉地带着怜惜。

“那你怎么还住院啊?”李熏然放软了声音:“认识你那时候你就住院。”

“嗯,还是你给我扛到急诊的。”凌远放开他的脚腕,在李熏然床边坐下,抬手揉了揉他的卷毛:“韦三牛说跟扛麻袋似的。”


“别谦虚,你可比麻袋沉。”李熏然朝他乐,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眯着眼看他:“哎,我现在住院了,你好像也没法在我病房里大鱼大肉吧?你还记仇,白记了吧?”


凌远笑得活像个馒头人,顺手拍拍他没扎针的手背:“放心,我吃不了,你也吃不了,而且以后都吃不了。”

“为什么呀?”李熏然拖着长声,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大眼睛难过地眨了眨。

“因为我不许啊。”凌远幸灾乐祸地朝他笑。


“凌远你能不能善良点儿!”李熏然怒火中烧,一脚把凌远从床边踢下去。


=================

天道好轮回啊李然然!

【凌李】好久不见(6)

目测马上要变成有生之年更.......

前文链接

====================

凌远跟李熏然迅速地混成了好兄弟,医院离警局只隔了一条街,李熏然是临时借调来的,暂时住在警局宿舍,还没等他跟其他住宿舍的同时混熟,就先跟凌远混得挺熟了。

凌远自打离婚之后就一副长住办公室的架势,李熏然找他出来吃夜宵,十回有八回他在医院。李熏然在医院的路灯底下等凌远下楼,凌远从楼上下来,远远看着李熏然在路灯底下拧着眉头打蚊子。

凌远欠李熏然那一个礼拜的饭早就吃完了,李熏然还是隔三差五找凌远撸串喝酒。吃了几回大排档之后,凌远看够了那些看着就胃疼的食物,本着治病救人的思想把李熏然带回家做了顿特别养生的药膳。

李熏然吃的眼睛直冒光,吃完了还叼着筷子吧嗒嘴,一边回味一边痛心疾首地唠叨:“你说你怎么就当大夫了呢!你要当个厨子多好!”

“瞅你那点儿出息。”凌远笑得见牙不见眼:“我这救了那么多人,到你这儿还比不上炒俩菜啊?”

“比局里食堂好吃多了。”李熏然感慨:“你说你手艺这么好不开个饭馆都是浪费。”

“有什么可浪费的,反正做了也没人吃。”凌远四下看看,家里平时就他自己,显得冷冷清清的。

“你要是肯天天做,我吃啊!”李熏然下巴磕在桌子上,弓着腰看他,大眼睛快速地眨。

“你要吃我就给你做。”凌远伸手过去摸他脑袋。

李熏然脸一红,眼珠子灵活地转了几圈,咬咬嘴唇:“我看你家里就自己,要不你租给我个卧室吧?”说完还欲盖弥彰似的解释:“局里宿舍空调坏了,太热了。”

凌远愣了一下,马上又乐起来:“租什么呀,你先住着呗,管打扫卫生就行。”

“行啊。”李熏然笑得好看:“谢谢啊,凌远。”

“正好搭伙吃饭了。”凌远站起来收拾碗筷,没让李熏然看出他笑得一脸褶子。

“哎哎哎,你歇着。”李熏然见状赶紧站起来拿过要洗的盘子:“您老都不收我房租了,碗我刷,我刷。”

凌远帮他把碗筷收拾到厨房里,退到门口看着李熏然刷碗:“警察叔叔这觉悟就是高啊。”

李熏然在凌远家里住了两个月,俩人之间就差那么一层窗户纸,谁先捅破不过是个时间问题。李熏然眼看着就习惯在凌远跟前作威作福了,凌远适应的比李熏然还好,都琢磨着什么时候跟这小警察说明白了,毕竟明里暗里勾勾搭搭了那么久。

凌远想了好几天,还是决定再缓几天。这一缓就缓出事来。

李熏然本来挑了个好日子表白来着,他还特地等到凌远生日,挑了好几天的礼物,给简瑶打电话求帮忙的时候还被笑了好几天。凌远生日那天李熏然取了蛋糕回去,到楼下的时候心里直打鼓。兴冲冲地上了楼,一开门却发现桌子上已经摆了个蛋糕。

凌远尴尬地站在客厅,见他回来去接他手里的东西:“熏然,你回来了?”

李熏然看他脸色就知道事情不对,垂下眼睑问了一句:“嗯,你买蛋糕了?不是说了我买吗?”

凌远刚想解释,就听见厨房里有人出来,是个女人的声音:“凌远,有客人来了吗?”

凌远恨不得一脑袋撞墙上去,讪讪地说:“念初回来了,来看看我。”

“哦。”李熏然把手上的礼物递给他:“生日快乐。”

“熏然。”凌远怕他多想,捏了捏他的手腕悄悄说:“我前妻,早就没事儿了。”

李熏然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进去跟林念初打招呼。

凌远的生日过的有惊无险,后头李熏然接了个大案子出差去了,凌远怕影响他也没敢打电话。林念初回来是奔着跟凌远复婚来的,凌远倒是没这想法,他总觉得李熏然不高兴了,但是人没回来他又不敢贸然联系,照样一天发好几条消息也没回复。

凌远应付完前妻还得应付医院,李熏然还是没消息,满脸写着一个丧字。

后来李熏然倒是回来一回,给凌远打了个电话,可惜凌远在手术没接着。李熏然借调期满了,回凌远家收拾了行李就走了。

然后就再也没见过面,直到李熏然盯梢的时候突发胃出血跟凌远住到一个病房里。

===============================

下集就要回归正常时间线啦!

过渡章节极其混乱........

【凌李】好久不见(5)

前文链接


===============

凌远还没出院的时候,李熏然看着的嫌疑人出院收监了。

第二天中午凌远想着李熏然肯定不会过来了,自己躺在病床上等着护士来送饭,顺便盯着电视上的新闻。新闻里正说到警方破获一起大案,嫌疑人正式收押。脸上打了马赛克的嫌疑人被警察押着上了警车,那背景一看就是他们医院。

凌远在一排穿着警服的背影里头准确地找着了李熏然,小王八蛋正经起来倒真像回事儿,跟前几天在他病房里当着他面吃冰激凌炸鸡的好像是两个人。李熏然的正脸在电视上一闪而过,凌远眯着眼睛,心想一样都是在外头风吹日晒,李熏然怎么就白白净净的呢?快奔三的人嫩得跟个小孩儿似的。


凌远正琢磨中午吃什么,李熏然拎着餐盒溜达进来。凌远挑了挑眉毛,笑出来:“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吃什么呀?”李熏然先给凌远把桌板支起来,餐盒拿出来打开:“凌大夫您这孤寡老人我也不能干看着不管啊,要不我良心多过不去啊。”

“我看你是没气够我。”凌远瞅了一眼李熏然手里剩下的饭盒:“你今儿又吃什么呀?”

“警察叔叔陪你吃饭,你还要什么自行车。”李熏然掀起饭盒盖子,一大份的椒盐排条。

香味一阵一阵往凌远鼻子里钻,凌远连着一个礼拜闻得见吃不着,都快习惯了,看李熏然鼓着腮帮子啃排骨,还是没忍住唠叨:“你不怕上火啊?这一个礼拜我就没见你吃什么蔬菜,这么大岁数还挑食啊?”

“我怎么没吃蔬菜?”李熏然在碗里翻了半天夹出根当配菜的小芹菜,在凌远眼前晃了晃:“这不是蔬菜吗?”

凌远笑着摇摇头,低头吃自己的小青菜,吃得差不多又想起件事来:“哎,那你明天是不是就不过来了?”

“啊,明天就不过来了。”李熏然啃着排骨,腮帮子鼓气两个小包来。


凌远有点不太高兴,像小孩子闹脾气似的,闷头嗯了一声。

“你明儿出院了我还来干嘛?”李熏然瞪眼:“你闹什么脾气啊?”

“哦,我明儿出院啊。”凌远老脸一热:“那改天你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呗?”

“先记着。”李熏然把啃得光溜溜的骨头扔在袋子里:“你可欠我一个礼拜的饭了。”

“熊孩子。”凌远扯了张纸巾丢他:“就知道吃!”


凌远出院之后有一段时间没见着李熏然,凌远难得心里还有点亏欠感,想着不能让人家小孩儿白管他一个礼拜的饭啊,可是李熏然电话打不通,发消息又不回。凌远自己也忙起来,院里要提一个副院长,不出意外的话基本上确定就是凌远了,凌远自己忙得脚不沾地,也就顾不上李熏然了。


再见着是又一个周末,凌远轮休下班,刚从医院出去,还没等反应过来,手里的公文包就被人给抢了。

“哎!抢劫!”凌远吓了一跳,撒腿去追。

肝胆科凌主任在医院门口跑得毫无形象,吓呆了一大批下班回家的医生护士,但是凌远没空管这些,他的证件和钥匙都在包里,丢了很麻烦。

“哎!站住!”凌远一边跑一边朝前头的劫匪喊:“你别跑!站住!咱俩商量商量!你不就要钱吗!”


凌远追了一分钟就不行了,大概是坐办公室时间久了,体力不行,跑得肺都要炸了。

“凌远!你干嘛呢?”李熏然从前头的路口过来,看凌远西装革履地在路上狂奔,凌远喘得说不出话来,扶着膝盖喘气,一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前头:“....包...”

李熏然往前看了一下,在凌远肩膀拍一下:“等着,别走啊,千万别走!”说完李熏然就冲出去,两条大长腿捯地飞快。

凌远顺势坐在马路牙子上喘气,一边喘一边想,这年轻人就是体力好哈?


李熏然五分钟之后回来找他,手底下还铐着刚才抢他包的人。小孩儿一脑袋卷毛跑的乱七八糟,手紧紧地抓着犯人,看见凌远踢了踢旁边的马路牙子:“凌远,缓过来了吗?跟我去派出所做个笔录。”


凌远抖着腿站起来,一手扶着腰,一手扶着李熏然,下巴指指前头:“走着。”

“你的包,看看少东西没有。”李熏然胳膊底下夹着凌远的包,示意他自己拿走。


“哎,我怎么每回都碰上你抓人啊?”凌远一边走一边喘。

“这都是命啊。”李熏然无奈地摊手:“本来想着找你吃饭的,这么一折腾只能吃夜宵了。”

“我算是明白了,咱俩一碰上,就没什么好事儿。”凌远忍不住感慨。


李熏然按着犯人翻了个白眼:“没好事儿你一天给我发十八条信息?”

【凌李】好久不见(4)

【】【】感谢 @巧克力面面 提醒,对于前几章出现的bug进行了一些调整:

1.关于凌李初遇时凌远的职位以及年龄问题,原先的设定略有不合理之处,因此初遇时凌远年龄调整为三十出头,职位调整为科室主任。

2.关于凌远以及李睿韦天舒组合打包问题,暂时设定最开始打包在同一医院,后续问题在后文补充。


前文链接


====================

凌远说病好了请李熏然吃饭,但是这回凌远的病拖了挺长时间,先是严重胃溃疡,还没等好利索就在病房里挂着水加班加点,生生把住院时间拖长了一倍。


李熏然写完了报告,嫌疑人还在医院躺着,李熏然跟同事换班在医院盯着。李熏然中午跟同事换班,顺道去看了看凌远。

凌远住院第二天就把办公室搬到病房里去,床上支了张小桌子,上头摞了十几个文件夹,中间还放着电脑,凌远左手挂着吊瓶,右手艰难地用一指禅敲键盘。

“凌大夫,这么敬业啊?”李熏然敲了敲门框,歪着脑袋看他。

“你下班啊?”凌远抬头往门口看了一眼,冲他笑了笑:“吃饭了吗?”

“没呢,你吃了吗?”李熏然走进去,把凌远周围打量了一圈,皱着眉头敲敲桌子:“没人照顾你吗?”

“我这么大人了,用不着照顾。”凌远嘴角弯了一下,接着看电脑屏幕。

“怎么就不用了?”李熏然瞪着圆眼睛跟他掰扯:“你现在是病人,没人照顾怎么行?你结婚了吗?你老婆呢?”

凌远敲键盘的手僵了一下,苦笑两声:“没老婆,刚离婚。”

李熏然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戳你痛处的。”

“嗨,没事儿,这年头离婚又不是什么大事。”凌远跟他笑:“没事儿,等会儿护士来送饭了。”

“那你父母呢?”李熏然又问:“你这是胃病,能跟别的病人吃一样的吗?”

“李警官。”凌远被他问得没有办法,无奈地看着他:“你要是受伤了,会愿意告诉你父母吗?”

李熏然撇嘴,想起他受伤时候他父母的样子,果断接受了凌远的说法。坐了一会儿又“噌”地站起来,风风火火地往外走:“你等着,我去给你买点儿吃的。”


凌远想叫住他说不用了,可是看李熏然小跑着出去的背影,又把话咽回肚子里,勾着嘴角接着看电脑里的论文。

“别看了,吃饭。”半个小时之后李熏然拎着饭盒回来,把凌远的电脑和文件夹拿到一边去,餐盒摆了一桌子,掰开一次性筷子塞进凌远手里:“快吃,我妈说了,胃病就得吃得清淡点儿。”

凌远手里捏着筷子,眼前冒着热气的瘦肉粥蒸得他眼眶子发酸:“谢谢你啊,熏然。”

“嗨,人民警察为人民嘛。”李熏然正折腾另一袋餐盒:“再说了,要不是我找你麻烦,没准你还不至于犯病呢。”

“我这是老毛病了,不怪你。”凌远说:“我还得谢谢你救了我。”

“后来我又想了想。”李熏然跟扯成死结的塑料袋较劲:“那事儿也不能怪你们医院,主要还是我们没看牢,你就当我拿你撒个气得了。”

“那你不追究医院责任了?”凌远停下筷子看他。

“什么责任不责任的。”李熏然终于解开塑料袋,从里头拿出两个餐盒来挨个打开:“反正我报告都写完了。”


凌远嘴里吃着寡淡的小菜,鼻子抽了抽,叼着菜叶看向李熏然:“你买什么了这么香?”

李熏然大方地把餐盒给他看,碗里飘着一层红油:“水煮肉片,小菜是给你买的,太素了,看着就没胃口。”


凌远气得差点扔了筷子:“李熏然你能不能善良一点!”



【凌李】好久不见(3)

上回书说到.....奶凶奶凶的李然然

========================

凌远在李熏然面前犯了病,据韦天舒说,还是被李熏然像抗麻袋似的扛下来的。

凌远觉得十分丢脸。尤其是他逐渐清醒过来之后,李熏然还在他旁边坐着,板着脸,嫌弃地撅噘嘴,问他:“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凌远没扎针的手攥着被子角,悄悄往上拽了拽被子,遮住半张脸。凌远清了清嗓子,装着一脸正经:“麻烦李警官了。多谢你。”

李熏然站起来,好像有点害羞似的抓了抓一头卷毛,说:“没事没事,我是警察嘛。哎,你先休息,我去买吃的。”

李熏然离开之后,韦天舒跟李睿探头探脑地溜进病房里,李睿在门口往外头看,韦天舒神经兮兮地问凌远:“哎,哎,李警官说什么了?他干什么去了?”

“你来干嘛的?”凌远翻个白眼:“看我的还是看他的?”

“我肯定来看你的啊。”韦天舒嘿嘿笑了两声:“怎么着,咱这影响人公务,能追究什么责任啊?不会给你抓进去吧?”

“幸灾乐祸是吧?”凌远隔着被子踢他。

“老师,李警官到底怎么说啊?咱这问题严重吗?”李睿关上门过来,总算问了几句正经话:“差点跑一重犯,咱这连带责任小不了吧?”

“不知道,没说完呢。”凌远想起正事来,又皱起眉头:“这病来的不是时候。”

“我倒是觉得这病来的挺是时候。”韦天舒还是神神叨叨地挑眉毛:“你这卖惨也算个办法啊。”

“屁话!”凌远撑着坐起来,使劲瞪他:“这叫什么办法!”

李熏然回来的时候,凌远正在病房里吹胡子瞪眼地数落韦天舒。

“凌大夫,病了还这么大火气啊?”李熏然拎着打包盒进来,顺手放在病床边的柜子上,扭头问韦天舒:“大夫,他 现在能喝粥吗?”

“等,等会儿再喝。”韦天舒讪讪地朝李熏然笑笑,拽着李睿溜出去。

“李警官请坐。”凌远指指床边的椅子:“我们接着谈影响公务的事情。”

凌远一脸的正经,李熏然反倒不好意思了:“算了,等你好了再说吧。”说完又瞪着眼,凶巴巴地看着凌远:“不过你别想躲过去啊,我一定会追究你责任的!”

凌远忍不住笑出来:“那我这病,是不是得好得慢点儿才行?”

李熏然瞪眼:“凌主任,请你严肃点儿!”

“好好好。”凌远捂着肚子,闷闷地笑几声:“李警官今年多大?”

“28。”李熏然在凌远病床边坐的板板正正:“我叫李熏然,你不用叫我李警官。”

“嗯,熏然。”凌远垂着眼睑:“那你也不用叫我凌主任了。这次的事,给你添麻烦了吧?”

“添麻烦?”李熏然一双圆眼睛瞪得老大,满脸写着不开心:“麻烦大了,你知道就因为你们医院,我得多写多少报告吗?!”

“对不起。”凌远忍不住笑出来:“我代表医院给李警官赔罪。”

李熏然看着凌远眨眨眼,突然脸一红,一把抓过桌子上的打包盒塞进凌远怀里:“喝你的粥吧!”

凌远从善如流地打开餐盒,掰开一次性筷子刮了刮毛刺:“李警官一粥之恩,没齿难忘。”

“那你还能报恩是怎么的?”李熏然伸着脖子看了一眼餐盒,撇撇嘴。

“那必须得报啊。”凌远叼着筷子头:“回头请你吃饭,还请李警官赏光。”

李熏然挠挠头顶的卷毛,低下头笑,笑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瞪凌远:“一码归一码啊,别想贿赂人民警察!”

【凌李】好久不见(2)

前文链接

时间线一片混乱......

==================================

凌远跟李熏然的相遇十分有戏剧性,惨的十分有戏剧性。

彼时凌远还在邻省的医院当科室主任,刚离婚不久。科室里刚升主治的年轻大夫出了纰漏,病人家属找了一帮子医闹来,凌远一边要应付医闹,一边还得处理离婚之后那一摊子乱七八糟的事,恨不得一秒钟掰成两半用。

那时候刚三十出头的凌远眼袋恨不得掉到下巴上,每天忙的焦头烂额。李熏然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当时李熏然正追捕一个逃犯,抓人的时候嫌疑人从二楼摔下去重伤,送凌远他们医院急救,那几天正是医闹闹得厉害,几十个人闯进住院部去让医生偿命。嫌疑人趁乱从医院跑出去,李熏然正要追上去,被闹得不可开交的医生和医闹拦住。

“都他妈别吵吵了!”李熏然手都摸到别在后腰的枪了,想了想不能随便开枪又把手拿开。李熏然好不容易挤到最前头,一把抢过一个医闹手里的棍子,在楼梯的不锈钢栏杆上使劲敲了几下。哐哐哐的声音勉强镇住了乱哄哄的人群,李熏然站在凌远对面吼得气急败坏:“吵他妈什么吵!警察办案!再吵都按妨碍公务处理!”

凌远那几天累的反应都慢了半拍,被他那么一吼,过了几秒才缓过劲来,刚想拦住他问问情况,就见李熏然像个小炮弹似的挤开人群冲出去。

那时候李熏然也年轻气盛,他头一次当专案组组长,就出了大乱子,好在人没跑远,被李熏然抓回去。嫌疑人伤还没好,得在医院住几天。李熏然和同事两班倒,全天在医院监控。李熏然一边写结案报告一边写检查,越写火气越大,硬是抽出空来要追究医院责任。

然后凌远头一次在办公室见着了李熏然。穿着板板正正的警服,腰背挺直,大概是因为气愤的原因,尖翘的下巴倔强地绷着。

“李警官您好。”凌远愁得肝疼,强打着精神跟李熏然寒暄:“我是凌远。”

“凌主任你好。”李熏然没理凌远伸出来的手,立正敬了个礼。

凌远伸出去的手尴尬地搓了搓,顺势指指沙发:“李警官请坐。”

李熏然紧抿着嘴,拿下警帽端在手里,端端正正地坐下。拿下帽子之后,凌远才看清李熏然的脸,分明还是个小孩子,一双黑亮的眼睛,两条粗眉毛,抿着嘴,分明像个闹别扭的小孩子。

“冒昧问一句,李警官今年贵庚?”凌远沏了两杯热茶,放在李熏然面前:“李警官喝茶。”

李熏然看着眼前冒热气的茶杯,微不可查地皱皱眉头,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心理建设转身看向凌远:“凌主任,我来是想跟您谈一下贵院作为警方合作的医疗机构,秩序混乱,严重影响公务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于影响警方公务,我代表医院向公安机关表示抱歉。”凌远叹口气,在李熏然对面坐下,悄悄扶了扶胃部。

“好,你解释吧。”李熏然一双大眼睛盯着他,手端正地放在膝盖上。

“这件事是因为我院医生操作失误导致了一起医疗事故,患者家属不满意医院给出的赔偿,找了医闹来闹事,可能给了你们的目标可乘之机。”凌远胃病犯的不是时候,疼的声音发紧。

“那你们医院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李熏然看着嫩,脑子转的倒是快:“这是不是说明贵院管理机制有问题?或者说操作规程有问题才导致医闹这种问题。”

“这也不完全是医院的责任。”凌远清了清嗓子,疼出一头冷汗来:“确实是医院相关规程不完善,才导致有些别有用心的人钻空子,但是责任不完全是医院的。”

“你身体不舒服?”李熏然盯着他皱了皱眉头。

“无妨,先说正经事。”凌远倒抽一口冷气:“李警官,对于医闹事件给警方造成的影响,我们医院愿意承担责任。”

“你不舒服也别硬撑啊。”李熏然眼睛瞪得老大,伸手扶住凌远的胳膊:“你胃疼啊?”

“李警官,麻烦你,办公桌抽屉里有药。”凌远实在疼的装不下去了,稍微往后靠了靠,倚在沙发背上,抹了下脑门,一头的冷汗。

“凌主任,凌主任!”李熏然拿药回来,就见凌远脸色惨白,歪在沙发上:“哎!凌院长!凌远!”

李熏然又叫了他几声,见他没反应,索性背起凌远往急诊跑,一边跑还一边唠叨:“凌远,你听得见我说话吗?凌远你别装死啊,我跟你说我是警察,你别想跟我碰瓷啊!凌远!”

凌远被李熏然直接抗到急诊,打了止痛药,又扎好点滴,缓了有半个小时才彻底清醒过来。

“谢谢你啊,李警官。”凌远惨白着脸笑笑。

李熏然大概是因为穿着警服的原因,端端正正地在病床边上坐着,一头卷毛跑得乱七八糟,脸上气鼓鼓的,盯着凌远使劲看:“我告诉你啊,不要以为你生病了我就不追究你责任了啊,等你好了我再找你!”

凌远看着他笑出来:“行,我随时恭候李警官。”

李熏然气呼呼地挠了挠头,看着凌远眨眨眼。

“你想吃什么呀?我去买。”

【凌李】好久不见

*翻主页发现好久没有写凌李了....

*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故事......


=======================

一个人的一生会遇到八百二十六万三千五百六十三人,会打招呼的是三万九千七百七十八人,会和三千六百一十九人熟悉,会和两百七十五人亲近,但最终,都会失散在人海。*


凌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想起那么一句话,忘记是从什么地方看来的,只是觉得很符合眼前的情境。他曾经以为他们两个就那么失散在人海了,可是没想到又那么遇见了,概率小的四舍五入就是个不可能事件。


凌远习惯了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手术结束之后胃出血倒在手术室门口,被强行按在病房里住院。凌远在单人病房里住了两天,终于在第三天迎来了他的病友,一个小警察。


凌远手上挂着吊针,皱着眉头看小警察被一群人簇拥着推进来,手上挂着跟凌远一样的吊针。


“嚯,不容易啊。”李睿胳膊底下夹着病历夹进来,嬉皮笑脸地看凌远,回头跟身后跟着的住院医开玩笑:“看看,难缠的病人都搁一个房间里了,一样的毛病,一样的药,不住够一礼拜谁也不许出院啊。”

说完了又敲敲凌远的床脚:“院座,来认识认识啊,跟你一样,胃出血,护士站新来了两个实习生,我分配你们这儿了,你给盯着点儿,你俩一样的药,别打错了。”


凌远气得直瞪眼,扭头看旁边的人,刚巧那人也在看他。

“凌院长,你好。”小警察笑眯眯地看着他:“好久不见。”


凌远看着小警察的圆眼睛,缓缓扯开嘴角笑了:“好久不见啊,李熏然。”


站在李熏然旁边的警察嘱咐了他几句听医生的话,就匆匆赶回去了,医生还有别的事,病房里很快就只剩下凌远和李熏然。


李熏然盯着头顶的吊瓶,瘪着嘴,一头卷毛都无精打采的。凌远看着他,无知无觉地笑着。

“你怎么也病了?”李熏然没精打采地问他。

“那你怎么也病了?”凌远笑笑,抬了抬下巴,反问他。


“我这都不算事儿。”李熏然没扎针的手攥着拳头,在床框上砸了一下:“我那儿正盯梢呢,三哥就是小题大做,自打跟个大夫谈恋爱,什么毛病都当回事儿。”

“这还不算事儿啊?”凌远抬了抬扎着针的手:“胃出血不是小事,你们当警察的本来饮食就不规律,再不注意,等到了我这样就来不及了。”

“我已经这样了。”李熏然眨眨眼,抬了抬扎着针的手,另一只胳膊枕在脑袋底下:“我还以为你们当大夫的都不会病呢。”


“大夫又不是神仙。”凌远伸了只脚去蹬了他两下:“哎,你说咱俩怎么回事啊,每回见面都惨兮兮的。”

“你问我我问谁去。”李熏然抬腿蹬回去:“哎,你怎么来这儿当院长了?”


凌远叹了口气:“工作调动呗,你怎么来这儿了?”

“我本来就是本市的,前几年那是临时调动。”李熏然盒盒盒地笑了两声:“案子结了就回来了。”


“怪不得。”凌远恍然大悟似的,笑了笑,头转过去不再说话。

“怪不得什么呀?”李熏然盯着天花板嘟囔。

“我找过你,一直找不着。”凌远眼角挤出几条纹路。

李熏然歪着头笑:“你还真找啊,傻不傻。”


凌远没再说话,两个人都盯着各自的吊瓶,凌远已经是最后一瓶,输完了自己拔了针,搬着小板凳到李熏然床边坐着。


“你这几年还好吗?”凌远手放在膝盖上,捏了捏膝盖。

“就那样呗。”李熏然嘴角往上歪了歪。


凌远没话说,就那么看着他。过了一会儿还是李熏然忍不住了,问他:“你呢?还是一个人?”

“不然呢?我还能是一条狗吗?”凌远摸摸鼻子:“你不是知道我离婚了吗?”

“啧,会聊天吗?”李熏然气呼呼地扭过头不再看他。


“李熏然。”凌远拉他的衣角。

“嗯?”李熏然不想理他,随便哼了一声。

“还能见着你,真的挺好的。”凌远说。



==================

*来自《阿狸·永远站》

*剧情成迷,走向成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