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蔺靖】日月长(6)

6.

大梁的皇帝陛下进来脾气不大好。蔺晨不过是去别处处理了些事情,才将将回到金陵,蒙挚就来苏宅找他了。


“苏先生不是让你留下辅佐陛下的吗,你倒是想想办法啊。”蒙挚在屋子里打转转,看得蔺晨直眼晕:“他这连着好几天不吃不睡的,动不动就发火,宫里都乱了套了。”


蔺晨喝着茶摆摆手:“我能有什么办法,这是你们几辈子积下来的毛病,是一下子能改掉的吗?”

“那你好歹去看看陛下啊。”蒙挚瞪着一双牛眼:“他成天除了生气,不吃不睡的。”


蔺晨叹了口气,萧景琰啊,他终究是怕辜负了林殊的期望,怕自己做不好,拼了命也要撑着。萧景琰当初答应林殊,要给他看一个海晏河清的天下,那就一定是要做到的。


这个小皇帝啊,固执的可爱。


蔺晨摇摇头,可是他未免也太为难自己了,改革税收整顿吏治,是一时半刻能完成的么,把自己逼的这么紧,无非是心里害怕罢了。


“罢了罢了,我去看看他便是。”蔺晨站起身来,晃悠着往后堂走:“来人,给我备身干净的衣裳!”


列战英头一回巴不得蔺晨在宫里晃荡。所以蔺晨摇着扇子大摇大摆地走到御书房的时候,列战英还恭恭敬敬地给他行了个礼。


“陛下,蔺先生来了。”列战英进去通报,蔺晨紧跟着晃荡进去,直接在萧景琰对面坐下,折扇伸过去挑萧景琰下巴:“陛下,近来可好?”


“放肆!”萧景琰大概正在气头上,手里的奏折扣了蔺晨一脸。

蔺晨拿下奏折看了看,给他折好了放在一边:“你生气也没用,坐下,听我说。”


萧景琰看了看蔺晨,他穿了一身月白色的袍子,斜倚在书案上,嘴角带着些若有若无的笑,轻轻摆着手跟他说别急。萧景琰叹了口气,坐下说道:“先生可有良策?”


“你该知道,如今这状况,是不知道几辈子积下来的弊病,重病要慢慢医,急不来的。”蔺晨好声好气地安抚:“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一件一件办。”


“朕,朕没有那么多时间。”萧景琰低下头:“皇长兄那般的聪慧,推行一项新政尚且要那么久,还被父皇猜忌,像我这般愚钝,再拖下去,要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小殊和皇长兄的遗愿。”


“陛下。”蔺晨看着他的眼睛:“我说过,只要你想做,没有什么是做不好的。”


“可是,可是...”萧景琰眼眶泛红,双手紧紧攥成拳头。

蔺晨心里软得不像话,手指敲了敲桌面:“景琰,别怕。”


萧景琰猛地抬头,看向蔺晨的眼里蒙着水光,蔺晨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他,挪到萧景琰旁边坐好,拄着脑袋看他:“哪里有问题啊?”


萧景琰立刻坐直,是个要跟他彻夜长谈的架势。


蔺晨跟萧景琰谈了一夜,总算是搞清楚了症结所在。改革说得容易,却触到了不少人的利益,所以阳奉阴违的数不胜数,政令发下去,迟迟不见有进展,也不怪萧景琰着急上火。


眼看着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萧景琰眉头皱得死紧,蔺晨没忍住拍了拍他的后背:

“景琰,别怕,有我在。”

评论(8)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