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蔺靖】日月长(16)

16.


苏州的灯会同别处还有不同,萧景琰一路走走停停,正看得高兴,蔺晨就在他身后三步,不远不近地跟着。不管他什么时候回头,萧景琰总是能看见他。


萧景琰站在一盏灯笼底下,回头正好撞进蔺晨带笑的眼里。蔺晨一手藏在袖子里,一手捏着折扇,在胸前轻轻摇晃。萧景琰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热,垂下头去不再说话。


蔺晨两步跟上来,看着萧景琰笑,先是笑了一会儿,又从怀里摸出几枚铜板,递给路边卖灯笼的老人,换了一只形状规整的小灯笼来,塞进萧景琰手里。


“你当真是哄孩子呢?”萧景琰握紧了小灯笼的提手。

“那你喜不喜欢?”蔺晨追上去,领着他继续走。

萧景琰没再说话,微微垂下头去。大街尽头有一条河,人们在河里放灯,桥上的人就少了些。蔺晨领着萧景琰走到那座桥上去,转过来面对着他,半张脸隐在黑夜里。


“景琰。”蔺晨哑着嗓子叫他:“你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知道。”萧景琰还是低着头,心里莫名的忐忑。又是这样,他明知道蔺晨会说什么,明知道他该怎么选择,却什么也拦不住。

“我待你的心意,你可明白?”蔺晨也紧张的要命,往前跨一小步,牵起萧景琰的手放在手心里,眼睛看着萧景琰,是忐忑也是期待。


“我明白。”萧景琰点点头,却把手从蔺晨手里抽出来。


“蔺晨,我明白。”萧景琰叹了口气,手指在袖子里握成拳:“可是,可是....”

“哪有那么多可是!”蔺晨急起来,眼眶子通红,死死盯着萧景琰:“你就说你愿不愿意!”


“朕,不是你。”萧景琰低下头:“朕,任性不得。”


蔺晨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出什么话来。萧景琰又抬头笑起来,许是仗着天黑,蔺晨看不见他,眼角落下一滴泪来。


“认识先生这许多时日,景琰获益良多。”萧景琰朝蔺晨拱手行礼,手里还抓着那个小灯笼:“出来这半个月,多蒙你照顾。我虽虚长你几岁,这半个月却着实任性了些。明日我便启程回金陵,先生,先生..”萧景琰说着哽咽起来,忙转过身去不让蔺晨看见:“先生自由惯了,虽说答应小殊帮我三年,却也不一定要苦熬到三年的。”


“萧景琰。”蔺晨好像被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从头凉到脚:“萧景琰,你赶我走?”


萧景琰身形顿了顿,又说:“蔺晨,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呢?你不说出来,我还能装作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我为什么说不得!”蔺晨拉着他的胳膊让他面对自己:“你是心里没我,还是因为什么别的?你要是心里没我,你哭什么?”


萧景琰挣开他的手,转身要往回走。

“萧景琰!”蔺晨叫他:“萧景琰你给我站住!”


萧景琰果真站住了,回头看了一眼蔺晨。两个人明明只隔了不到一座桥的距离,他却觉得远得很。说不出什么时候动的心,也想不出该怎么做。若是他不说出来,好歹还能等到三年之约结束,可他偏偏要说出来,可他偏偏也动了心。明知没有结果,明知要疼这么一遭,可他萧景琰什么也拦不住。


皇城是个笼子,这个笼子里,只关他萧景琰一个就够了。反正,他登上帝位的那一天,就再也没有萧景琰了。


往前走了几步,萧景琰突然停住,转身叫蔺晨,眯着眼笑起来:“先生,今日种种,景琰,永生不忘。”

评论(24)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