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套路(9)


明楼这个人有时候固执的像个小孩子。

那顿饭之后明楼最多消停了三天。第四天半夜明楼突然过来敲明诚房门。明诚打开门的时候简直吓了一跳,明楼顶着一脑袋鸡窝一样的头发,黑眼圈重得吓人。

明楼穿着单薄的丝绸睡衣,笔直地立在明诚对面,眼睛死死盯着他。

“我想了很久,你可以不答应,但是你不能拦着我追求你。”

“师哥!”明诚无奈地叫他:“你也不怕感冒,赶紧进屋去。”

明楼站着不动,嘴巴抿得紧紧的,就那么看着明诚。

“师哥,没有用的事情不要做。”明诚叹气:“你别闹了,天气冷,快回去休息吧。”

“我今年三十八岁了。”明楼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没有胡闹。”

明诚眨了眨眼,无话可说,只能跟明楼对着瞪眼:“你……你快回去睡觉,你看你的黑眼圈!”

明楼默默往前走了两步,还是看着明诚:“告诉我你没有生气。”

“我没有生气。”明诚垂着眼睑:“没生气什么也代表不了,你知道吗?”

“可是没拒绝也什么都代表不了。”明楼趁他不注意,握住他的手腕:“阿诚,不要怕,试着让我喜欢你,好不好?”

“……”明诚心里发慌,脸上发烫。匆忙甩开明楼的手,要退回自己房间里去。

谁知道明楼拽他拽得死紧,还得寸进尺地抱住他,微热的呼吸故意打在他耳朵边上:“你不同意也没用,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明楼!”明诚像被电击了一样,一把推开明楼,不知道是羞还是气,脸红扑扑的:“你不要胡闹!”

大概是又觉得自己说话重了,揉了把头发又跟明楼解释:“师哥,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喜欢有什么用,喜欢又能怎么样,总会过去的,既然知道最后什么也剩不下,又何必为必定会失去的东西浪费精力?明天还要工作,师哥早点休息。”

明楼看着明诚的房门在他面前合上,瘪了瘪嘴,退回自己房间里去。空调温度开得足够高,明楼躺在床上发呆,他果然是怕,唉,这个小东西,还真是惹人心疼啊。

明楼翻了个身,手臂枕在脸侧,呼吸间似乎还有那个拥抱的味道,一点点冷空气的味道,还有明诚身上沐浴露的味道。真好闻,明楼想,下次要让助理去问问明诚,以后买同一个牌子的好了。

明楼不仅固执的像个小孩子,幼稚起来连个小孩子都不如。

明诚照例早起去化装准备,刚到化妆间,就听见手机响。是明楼发来的微信:我今天也很喜欢你。

明诚想跟他生气,看着那几个字又气不起来。谁能跟说喜欢你的人生气呢,明诚安慰自己,装作没发现心里那一点点不受控制的甜蜜。

“早啊,阿诚。”明楼来得比他晚一点,在明诚旁边的位子坐下,等化妆师给他弄头发。趁化妆师做准备的时候,明楼对明诚抿出个招牌的一字笑。

他也没说过分的话,不理他反倒显得明诚小气了。明诚悄悄翻个白眼,也对他笑了笑:“早啊师哥。”

“幼稚。”明诚悄悄嘀咕。
“你说什么?”明楼歪头看他。

“起的挺早。”明诚撇撇嘴。
明楼没再说话,冲他笑了笑。

中午放饭的时候明诚把明楼拉到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里,皱着眉头问他:“你什么意思?”

“怎么了?什么什么意思?”明楼打算装傻。

“那条信息,你什么意思?”明诚端着盒饭,烦躁地对着米饭戳来戳去。

“阿诚。”明楼突然深情起来,轻轻覆上明诚的手,眼睛看着明诚的,那双深海一样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他:“你怕我会厌倦你,那我就每天都告诉你我是不是还喜欢你,这样你是不是会踏实一点?”

明诚低下头,脸涨得通红。

明楼放开他的手,端着饭盒吃饭,笑得像个馒头人。

从那之后,明诚每天早上都能收到明楼的一条信息,不长,就几个字,今天的我依然爱你。

明诚从来不回复,他还是不敢相信,可是又确实有点什么,挠得他心痒。

明楼是个幼稚鬼。明诚想。

评论(21)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