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衍生】无法自拔(9)

*好的进度终于一样了,再也不用更新之前才算这是第几章了¬_¬`

=====================

孽缘难解。

所以程皓在消停了一段时间之后,又碰上了那位头上顶着一坨干枯毛糙的扫把的罗玥女士。

这次是因为扎人小姑娘车胎误打误撞被抓了个正着。从派出所出来,应付完老爹,程皓手里拎着风衣,丧的没边儿了。想他一个大好青年,金牌牙医,就因为这么一个黄毛丫头,进两回局子了,这特么得是多深的孽缘啊。

在家门口的便利店买了点吃的,结账之前又拎了两罐啤酒放在收款台上,丧着脸找钱包。

“程皓?”有人在背后叫他,声音听着挺耳熟。

“陈家明?”程皓看见陈家明抱着一堆果汁薯片排在他后面,更丧了,生怕这祖宗再跟他找点儿茬儿。

“你怎么在这儿?”陈家明先开口,用他正常的声音,人也穿得挺简单,牛仔裤,套了件运动服,脚上踩着一双拖鞋。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在这儿?”程皓皱了皱眉。

“我搬出来住了。”陈家明耸耸肩:“贺涵跟亦度要住一起,我就搬出来了。”

“先生您好,一共58元。”收银员微笑着对程皓说。

程皓摸出钱包来,才发现所有的现金都用来赔偿徐乐的车胎了,现在钱包比脸还干净。合上钱包继续掏口袋,手机也没电关机了。

陈家明把他怀里那一堆东西扔在收银台上,冲收银的小姑娘一乐:“麻烦你,一起结吧。”

陈家明摸出手机扫了个二维码,拎着一堆东西看程皓:“走吧。”

“谢谢啊。”程皓讪讪地笑笑:“这钱我下回还你。”
“不用,多大点儿事儿,我过几天还上你那儿补牙呢。”陈家明拎着袋子,扭头对程皓笑出一口白牙来:“你今天怎么了?看着这么丧啊。”

程皓抹了把脸,看着陈家明:“这么明显吗?”

陈家明眨了眨眼,没说话。程皓强行挤出个笑来,有气无力地盯着路面往家走。

陈家明这人平时聒噪了点儿,最好的一点就是有眼色,不烦人,程皓不想说,也不想听,他就什么也不说,也不问。两个人走在小区的水泥路上,只有塑料袋摩擦的声音和陈家明拖鞋踩在地上的啪嗒声,安静的恰到好处。

陈家明应该住在程皓家屋后头,程皓看见家门的时候,他还捏着塑料袋往前走。程皓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去开门,陈家明突然叫他:“哎,你干什么呢?”

“什么我干什么?这是我家。”程皓有点被他搞糊涂了。

“这是你家?”陈家明眼睛瞪的老大,又笑了笑:“我十五分钟之前看见你那半吊子合伙人带了个姑娘进去。”

“啊?”程皓气得眼前发白,张铭阳这孙子,还真拿他家当酒店了?强压住怒火,问陈家明:“那你看见他进去的时候,大概是个什么状态?”

陈家明促狭地笑了笑,虽然他那张脸上看不出什么下流猥琐的样子。笑完还一本正经地想了想:“估计回去还能调一下情,不至于直奔卧室。”

“这孙子。”程皓咬着牙骂了一句,手里拎着的外套被摔在地上。

“那你怎么办啊?”陈家明突然问了一句。
“没事儿,我回去坐会儿,我倒要看看他脸有多厚!”程皓一脸的不忿。

程皓打开门,把自己扔在沙发上,扭头看见陈家明也跟进来了。

“还有事儿吗?”程皓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狼狈,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写着倒霉两个字。

“你的东西。”陈家明指了指手里的塑料袋,把程皓的食物和啤酒拿出来放在茶几上,在袋子里翻了一会儿,又摸出袋薯片来:“这个给你,能咬出响的东西比较解气。”

“那你买这么多薯片,就为了解气啊?”程皓指着那一大袋垃圾食品,抬头看陈家明:“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陈家明一个白眼翻过去:“我跟你有那么熟吗?”
程皓终于笑出来:“我不是那个意思,谢谢你。没事儿你先回去吧。”

“哼。”陈家明腰一拧,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又停下来,扒着门框对程皓眨眼:“哎,你这儿几个卧室啊?你不嫌脏啊?”

“我……”程皓只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气得说不出话来:“当然不止一个!”

陈家明盒盒盒地笑起来,笑得眼睛水汪汪的:“好啦好啦,扯平了,我走了。”

陈家明对他摇了摇手,啪嗒啪嗒地走回到水泥路上去。

程皓窝在沙发上,越想越恶心。揪过陈家明留下的那袋薯片,全当张铭阳的脑袋,嚼的咔嚓咔嚓直响。

打发走张铭阳和那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姑娘,程皓冲进他们胡闹过的客房,卷起床单被套,连带着被套里的被子,一股脑塞进了楼下的垃圾桶里。回来还觉得不解气,又扯了自己的床单被罩,扔下去跟客房的那套在垃圾桶里做伴去了。

所有东西都收拾完,程皓瘫在床上,瞪着眼睛看天花板。这特么操蛋的生活。

不管生活怎么恶心,程皓总是自己劝自己,有什么大不了的,睡醒了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所以第二天一早,程皓醒来的时候心情还算不错。早高峰也没怎么堵,程皓按着方向盘,一边跟着往前开,一边听电台里主持人给听众解决情感问题。

一个完美的早晨。程皓想,要是没这倒霉透顶的一撞就完美了。

就是等个红灯的时候,程皓刚停下车,后头那车就一脑袋怼到他车屁股上,好死不死他又怼到前头的车。

“怎么开车的啊?”程皓下车理论,谁知道后头那肇事司机墨镜口罩遮得活像个特务,就从窗户缝里递出个电话号码来。

“是你啊?”程皓弯下腰,往里看了看,又乐了:“怎么着,昨儿那姑娘没告我,你不甘心?想撞我?那我可得跟警察叔叔聊聊了。”

车里罗玥一把扯了口罩,横眉竖眼地跟程皓理论,没等她声音大起来,就看见又有人过来,尖声尖气地喊:“干什么呐!没长眼啊?!”

“陈家明?”程皓看见陈家明,更乐了:“哎,真不怪我,我车都停下了,是她,她恶意打击报复我,意外撞了你的车。”

“你?”陈家明双手抱胸,上下看了罗玥几回:“愣着干什么呐?把车挪开。我已经报警了。”

“哎,对对对,报警对。”程皓笑得见牙不见眼:“聪明,正好我这儿有行车记录仪,咱跟警察叔叔好好掰扯掰扯。”

“你乐什么呀?”陈家明怼了程皓一胳膊肘,斜着眼看罗玥:“她谁呀?你前女友?”

车先挪到路边,程皓和罗玥在路边站着等警察,顺便吵吵架。陈家明从车里抱下只小白狗,抱在怀里哄:“婉君乖,不怕不怕啊。”

“这你的狗?”程皓凑过去:“还挺可爱的。”
“是吧?她叫婉君,可乖了。”陈家明听程皓夸婉君,心里嘚瑟起来,把狗抱着给程皓看。

“来,罗小姐,看看,这么可爱的小动物,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撞把人家吓着了?”程皓摸摸婉君的毛:“哎呀,这得亏不是个人,要不然,你说这误工费,医药费,精神损失费,哪个你不用赔啊。”

谁成想平日里咋咋呼呼的罗玥,眼睛闭得死紧,紧紧贴着车门:“拿走!快把狗拿走!”

合着她还怕狗啊?程皓笑得那叫一个没良心。

“汪汪!”陈家明怀里的小狗狗还适时地叫了几声。

“啊!”罗玥终于忍不住尖叫。

程皓又摸了摸小狗的毛。他这憋了一天的气啊,可算是撒出去了。

评论(13)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