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套路(17)

年后第一更....

时间太久远,前文戳这里


==============================


明楼的经纪人说,梁仲春突然找明楼,是想着录几个花絮视频宣传用,明诚早就已经拍过了,就差他了。


明楼被打断了好事,脸黑得像锅底。经纪人被堵在门口,刚说完话明楼就砰一声甩上门。


“老板你到底去不去啊?!你说句话啊!老板你开门啊!”经纪人在外头坚持不懈地砸门,明楼黑着一张脸看明诚,明诚在沙发上笑得直打滚儿。


“等着!”明楼朝门口吼了一嗓子,烦躁地扯扯领带,虚点明诚几下:“没规矩。”


明诚笑得眼睛水汪汪的,起来替明楼整好领带,又去整理他的头发:“生什么气啊,都是为了工作嘛。”


明楼无话可说,朝他干瞪眼。明诚笑得更开心了,轻轻拍了拍明楼的脸:“不就录个花絮嘛,你配合一点很快就好了,我在这儿等你。”


“你这是糖衣炮弹。”明楼也笑起来,捏了捏明诚的脸。

“那你想吃糖吗?”明诚微微仰起脸,凑近了压着气声问他。

“你就是吃准了我不会拒绝你。”明楼整好西装,出门前在明诚嘴角偷了个吻。

“想吃糖还不是你活该,快去,我等着你。”明诚在他后背推了一把。


明楼哼了几声,关上门走了。屋里没了明楼占据视野,明诚这才发现明楼把酒店的房间造成了一种介于整洁和混乱之间的微妙的平衡。整洁应该感谢酒店的服务人员每天来打扫卫生,混乱则是明楼自己造的,行李箱随意摊在地上,一箱是成套装好的,另一箱是替换下来还没来得及送洗的脏衣服。桌子上堆着剧本,耳机,笔记本,甚至还有一盒大姐带来的卤豆干和一只叉子。


混乱程度明诚都不忍心看。叹了口气,认命地把明楼堆在箱子里的脏衣服一件一件拎出来,要送去干洗的放在一边,能用洗衣机洗的放一边,只能手洗的直接扔进洗手盆里。


叫客房服务员送了洗衣液来,把需要干洗的衣服拿走,明诚卷了卷袖子开始干活。一边搓洗明楼的衬衫,一边骂自己,欠不欠啊,还没怎么着呢,先给他当保姆。又骂明楼,金玉其外的大少爷。转念一想,好歹这位爷还知道自己洗内裤。


明楼去录宣传视频,梁仲春说是十分钟搞定,结果前前后后折腾了半个小时。明楼黑着脸去,又黑着脸回来。回来的时候明诚正一脸嫌弃地收拾他的书桌。笔记本合上放到一边,耳机和数据线卷好放起来,不知道多久没洗的咖啡杯放到水池里,还有吃了一半的卤豆干,吃掉之后把盒子放进水池里洗干净。


好吧好吧,看在豆干的份上。明诚拿着抹布吭哧吭哧擦桌子。


明楼走到房门口,想着等明诚开了门是先亲亲还是先抱抱。结果打开门一看,明诚正在卫生间吭哧吭哧地洗衣服。明楼在屋里大概打量一圈就知道他干了什么,当下决定还是先亲一下比较好。


晃悠到卫生间,从背后抱住明诚,凑到嘴边极响亮地吻了一下。

明诚手里搓着明楼的衬衫,翻了个白眼,耳朵红彤彤的。

“趁我不在当田螺姑娘?”明楼觉得他就算翻白眼也是可爱至极,又凑上去吻他。

“你才姑娘,你全家都姑娘。”明诚翻个白眼,往后靠到明楼怀里去。


明楼欣然接受了他的撒娇,抱着腰亲亲后颈:“辛苦了,宝贝儿。”

“一把年纪了腻歪个什么劲儿。”明诚靠在他怀里笑起来:“怎么这么久啊?”


“老梁那儿瞎折腾。”明楼在他脸颊上亲一口,抿着嘴看他:“辛苦了。”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明诚甩了甩手上的水,转过身捏了捏明楼的脸,笑眯眯地看着明楼。

“嗯?”明楼眉头微蹙,又舒展开,手上还是环着明诚的腰:“是不是发现我特别好?”


“不要脸。”明诚飞了个眼刀,从口袋里夹出张照片在明楼眼前晃了晃。

明楼见那张照片,老脸一红,倒也没想着把照片要回来,松开明诚的腰,抓了抓后脑:“你在哪儿找到的?”


“你钱包里。”明诚转过身去接着洗衣服,照片随手放在台子上:“你说你三十好几的人了,钱包到处乱扔,就算里面的钱还没钱包贵,你也不能到处乱扔啊。”


明楼从台子上拿过照片,仔细看了看:“这照片可是来之不易啊。”

“不就一张照片吗。”明诚把洗好的衣服抻展晾好,转出去晒衣服:“有什么来之不易的,你一个大明星,我就是个穷学生。”


“这可是我出卖色相才换来的。”明楼重新把照片妥妥帖帖地放进钱包里,斜倚在墙边,看着明诚笑。明诚把衬衫抻展挂好,回过头看着明楼笑。外头阳光挺好,明诚站在光里,明楼看得眼睛都不眨,他还像十几年前一样,让人心动。


“明老师这是何出此言啊?”明诚眯眯眼。

“为了不让你看出来,我跟你们全班人挨个合影,你说这算不算出卖色相。”明楼一脸无辜地摊手。


明诚衬衫卷在小臂,走过来抱了抱明楼。

“师哥,谢谢你喜欢我。”


评论(38)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