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诚】套路(19)

前文见链接


===============================

“师哥,吃夜宵吗?”明诚问他。


明楼本来压在肚子里的一点点气在一瞬间跑了个干净,看着明诚点了点头。

明诚倚在明楼门口,噙着笑看他眼睛瞪得老大,傻乎乎地点头。

明诚笑了几声,转身走开。明楼刚想着跟出去,就见明诚又笑眯眯地转回来,手里多了个托盘,上头放着两个碗。


还真是吃夜宵啊?明楼气结,压住心里那一点点的失望,跟着明诚转回沙发边坐下。


“这么晚了还吃啊?”明楼搓了搓手,看了看碗里的酒酿圆子。

“我是怕你饿,晚饭都没吃什么。”明诚把一只碗推给他,自己拿过另一碗:“快吃,等会儿凉了。”

“那你呢?”明楼舀了一勺送进嘴里。

明诚已经塞了一嘴食物,眼睛圆滚滚的,腮帮子也圆滚滚的。明诚含着食物嘟囔:“我?我陪你一起吃啊。”


明楼看他实在是可爱,也就忘了计较他送来的夜宵不是最合心意的。看明诚吃东西算是一种享受,明诚对食物有一种特殊的虔诚,吃饭的时候绝对不说话,眼睛盯着碗,腮帮子一动一动,像只藏食物的小动物。


明楼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那一碗酒酿圆子,然后就盯着明诚吃东西,看明诚吃光碗里最后一粒米,然后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

“真是可爱。”明楼笑眯眯地看着他,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明诚的脸颊不出意料地染上了微红,收拾了两只空碗,端着托盘要走的时候被明楼摁住。


“你去哪儿?”明楼攥住他的手腕。

“吃完了当然刷碗啊。”明诚红着脸挣了几下。

“谁说我吃完了?”明楼把自己贴到明诚身上。


明诚隐约感觉到一种让他有些雀跃的危机感,小步往后错了错,喉结上下动了动:“你还想吃什么我去做。”

明楼及时伸手揽住他的腰,鼻子蹭到他的颈窝里去:“这么晚了...”明楼倍受追捧的气声喷在明诚耳朵边上:“当然只想吃你。”


明诚使劲咽了下口水,欲拒还迎地在他胸口推了一下:“在家里呢,别胡闹。”

“你小声一点。”明楼毫不费力地把明诚推到他床边,咬咬他饱满的耳垂:“我保证大姐听不见。”


“不行,明台和曼丽还在呢。”明诚拽过明楼摸他脸颊的手轻轻咬一口:“你放开,我回房间了。”

“不行,就在这儿睡。”明楼直接压上去,把明诚扑进蓬松的被子里。

“别闹。”明诚半真半假地挣扎了几下,正好被明楼裹进被子里:“大姐起得早,到时候怎么解释?”


“那要不我上去跟你睡?”明楼在被子里耍赖。

明诚无话可说,认命地坐起来把睡衣外头套着的羊毛衫脱掉:“那你不许动手动脚。”

“好好好。”明楼瘪着嘴答应:“快睡觉。”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明诚刚躺下就被明楼箍在怀里,恨恨地隔着睡衣拿明楼肩膀磨牙。

“我怎么了?”明楼悄悄把明诚的睡衣掀起个角,半只手掌探进去。

明诚憋了半天,吐出个最近蛮流行的词:“人设崩塌!”


明楼不知所谓地哼了一声,明诚撇嘴,往他怀里蹭了蹭:“我前十几年都以为你特别成熟稳重来着!幼稚鬼!”


明楼还是哼了两声,把整只手掌都探进明诚衣服里去,在他腰上乱摸。

明诚一把拍在他手上:“你说了不胡闹的。”

“嗯嗯嗯,不闹你。”明楼一边答应着,一边隔着睡衣拍了拍明诚的屁股:“乖乖睡觉。”


“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明诚又气得咬他。

“嗯,成熟稳重对付你不大管用。”明楼下巴蹭了蹭他的头顶。


明诚气得干瞪眼,导致后来结婚的时候明诚发了一条差点炸了饭圈的微博: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明老师的套路(围笑.jpg)

评论(16)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