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楼城衍生】无法自拔(26)

25

 @浮川 宝宝来看家明小天使啦~

========================

陈家明好像是真的看上李熏然了,两个人聊得很是热络,程皓有时候从诊所窗户里看出去,偶尔还能看见陈家明上了李熏然的车,白色的小奥迪欢快地从他眼皮底下开走。


程皓总是觉得不大舒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照理说陈家明走到这一步,陈亦度的委托也算是完事了,要在以前,他早就去找人结尾款了。这回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总觉得这事到这儿不算完,看李熏然的时候也总是莫名其妙地泛着酸。


程皓把这种莫名其妙地酸味归结为嫉妒。他年纪大了,见年轻人甜甜蜜蜜的,自己也该找个老婆了。程皓托着下巴皱着眉头琢磨自己的事,照理说他自打大学毕业没了顾遥的消息,就一直过的无欲无求,从来也没想过谈恋爱结婚的事。这一阵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自打认识了陈家明,他就没正常过。


“呦,想通啦?”张铭阳吹着水杯里漂浮的枸杞,晃晃悠悠转到程皓身边。

“什么想通了?”程皓正想着事,冷不丁听他这么说,也是一头雾水。

“你看你这一副思春的样儿。”张铭阳吹吹枸杞,喝了一口热水,烫得直吐舌头。

“哎,你说,我是不是年纪大了,该结婚了?”程皓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什么结果来。

张铭阳一口水喷出来,一边擦嘴一边看程皓:“我滴个乖乖,您老这是终于想开了?看见广大女同胞的美了?说说,瞧上谁了,哥们儿给你参谋参谋。”


“去你大爷的。”程皓啃着指甲,又陷入沉思。按理说不应该啊,这顾遥十几年没出现,他过得好好的,现在就见了一面,虽说是以前的暗恋对象吧,但是也十好几年了,不至于她一出现就心潮澎湃吧?再说了,人家现在还是有夫之妇,虽说那个渣男老公出轨了吧,人毕竟还没离婚啊,要真是因为顾遥,那也太打击他的三观了。


“不不不,哥不是那样的人。”程皓赶紧摇摇头,看了看被啃的湿哒哒的指甲,在白大褂上抹了一把,心想虽然哥不是什么正常人,但起码是个正经人啊,当人小三这种事他干不出来,况且陈家明不是还说了么,他要是当人小三,陈家明能鄙视他一辈子。


哎,这跟陈家明有什么关系?


现实永远是推着人往前走的。没等程皓把自己琢磨明白,顾遥就来找他了。礼拜天陈家明去约会,程皓摊在沙发上刷朋友圈。他自己不爱发朋友圈,也没什么热衷于朋友圈的朋友。除了陈家明。


陈家明近期的朋友圈充满了和李熏然的合照,程皓有时候酸了吧唧地想找人聊聊,陈家明打扮的花枝招展,冲程皓一笑,特别好看特别勾人的那种笑:“哎呀,小然然约人家看电影呢。”


程皓憋着气看陈家明花枝招展地走开,接着刷朋友圈。陈家明跟李熏然去第一医院附近的冷饮店吃冰激凌,李熏然嘴里叼着勺子无比苦闷:“怎么办呀家明。”

“呦,放心啦。”陈家明捏冰激凌上插得巧克力片塞进嘴里:“看我的。他什么时候下班?”


“快了。”李熏然看了看表,又看了看不远处的第一医院。

“你为什么喜欢他呀?”陈家明双手托着腮,看李熏然又是心烦又是甜蜜地皱眉头,很是羡慕。

“他多好啊。”李熏然叼着勺子:“远哥人好,又聪明,还有责任感,医术还好,我受伤他给我治的特别好,恢复的特别快!”

“小然然呀。”陈家明感慨地捏捏他的脸:“你这样多好呀,能这么喜欢一个人。”


“出来了出来了!”李熏然眼角一歪,看见凌远从医院里走出来,眼睛瞪的溜圆。

“快快快,走。”陈家明赶紧结了账拖着李熏然出去。


刚走到医院门口,就看见一个女医生搀着凌远的手臂出来,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李熏然一时气昏了头,大步冲过去想找凌远要个说法。

“然然!”陈家明吓了一跳,赶紧追上去,一脑袋撞到李熏然背上。


李熏然就快走到凌远面前了,忽然想明白了,又停下来。他又没说喜欢自己。李熏然瘪瘪嘴,转身就走。


凌远当时已经跟他一样愣住了,他分明在李熏然的大眼睛看见了水光。

“快追啊!”陈家明看看李熏然,又看看凌远,使劲推了凌远一把。


凌远恍然大悟,赶紧追上去,一把拽住李熏然的手腕:“熏然!”

“干什么!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李熏然梗着脖子,憋着一汪泪。

凌远心软的一塌糊涂,赶紧解释:“你误会了,苏纯是廖老师的女儿,像我妹妹一样的。”

“跟我有什么关系!”李熏然眨眨眼,脸颊泛红,也不知道是羞得还是气得:“我才不管你!”

“好好好,你不管我,我上赶着给你管,好不好?”凌远捏着李熏然的手安抚他,脸上笑的见牙不见眼:“那你还没给我解释陈家明的事呢。”


“你又不喜欢我。”李熏然耷拉着脑袋。

“谁说我不喜欢你!”凌远也是急了,直接把心里话说出来:“我都要气死了,你还去相亲,还让他亲你!”


“熏然。”凌远牵起李熏然的手:“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自私,刻薄,无情,还有一辈子都甩不掉的一摊子破事。可是你那么好,我不能耽误你。”

“哪有!我说你好你就最好!”李熏然瞪眼,又垂下眼睑:“你这么好,应该有美满的家庭,可爱的孩子,总之,不该是我的。”

凌远一把把李熏然搂进怀里,也顾不上是在医院门口,拍拍李熏然的后背顺毛:“大傻子。怎么就不该是你的,你那么好,那么可爱。只要你愿意,你就是我美满的家,你就是最可爱的小孩子。”

李熏然瘪着嘴掉泪,又猛地推开凌远,眼眶子红红的,还努力做出一脸凶恶的表情:“喜欢我你还气我!凌远你个大骗子!”


陈家明在一边感动地都快哭了,看凌远把李熏然环在怀里顺毛,耸了耸肩,转身走了。

陈家明直接去找程皓。程皓刚送走顾遥没多久,正摊在沙发上接着看陈家明的朋友圈。顾遥跟他说了些意义不明的话,又追忆了一遍往事,程皓还特地翻出大学时那副又傻又难看的眼镜来。可是顾遥一走,他却没什么感觉了,摘了眼镜随手扔在茶几上,没意思,没有以前心动的感觉,甚至没有什么惋惜的感觉,就像,遇到一个恰好婚姻危机的老同学。


顾遥一走,程皓接着摊在沙发上,看了一眼扔一边的手机,拿起来接着翻陈家明的朋友圈。


陈家明敲门,程皓打开门,陈家明一脸深沉地倚着他的门框:“嘟嘟给你结尾款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程皓把他让进来。

“分手了。”陈家明大大咧咧地走进去,歪在沙发上:“你这顾问还管不管啊?”

“必须管啊。”程皓好像打了鸡血似的蹦跶过去:“怎么回事儿,跟哥说说?”


程皓蹲在沙发边上,看着陈家明像狼看见肉似的,眼睛冒绿光,嘴恨不得咧到耳朵根去。

评论(23)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