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是个什么鬼

楼诚迷妹一百年

【蔺靖】日月长(13)

*最近脑洞巨大......一个坑还没填完又想开坑.....出坑无望。

*好想赶紧把这个完结了.....

*智商不够还非要给自己挖坑,想一巴掌抽死自己

==========================

13.

萧景琰看明楼特别不顺眼,看在那顿晚饭的份上,对明诚印象还行。

第二天一早,明诚来请萧景琰,说请他去用早膳。


“陛下此行想必不愿铺张,草民称呼陛下公子可好?”去饭厅的路上明诚跟萧景琰说话:“用过饭先生带陛下去下头看看。”

“你倒是聪明。”萧景琰点了点头:“就照你说的办。”想了想又问明诚:“你今年多大了?”


“回公子话,二十七。”明诚笑着答话。

“二十七?你怎么不去考个功名呢?我看你才智也不在明楼之下。”萧景琰有点可惜。

“我志不在此。”明诚同路过的下人点点头:“明家偌大的家业,姐姐自己忙不过来,总得有人帮衬。”

“唔。”萧景琰点点头:“蔺先生呢?”

“蔺先生跟我家先生已经在厅里候着了。”明诚领着萧景琰去饭厅,明楼跟蔺晨坐在桌子两边,一人盯着一碗粥出神。


“他天天都这么磨蹭吗?”明楼问。

“胡说。”蔺晨盯着眼前的粥碗:“景琰平日里很勤勉的。”

“你起来为什么不叫他?”明楼喉结上下动了动。

“走了一路了让他多睡一会儿。”蔺晨舔了舔嘴唇:“想等着饭做好了再叫他。”

“你倒心疼他。”明楼翻了个白眼:“害阿诚一早起来做早饭。”

“他平日里不也这么伺候你吗?”蔺晨也翻了个白眼。

“再不来粥凉了。”明楼接着盯着粥碗。


“先生。”明诚听着好笑,带萧景琰走进饭厅去坐下,给萧景琰盛好粥,回明楼身边坐下。

“景琰来了?”蔺晨精神起来:“饿了吧?快吃饭吧。”

“嗯,先生也请用吧。”萧景琰看着面前那碗粥,熬得稠稠的白米粥,里头还放了鱼肉和虾干,上头放了一小勺腌渍的萝卜干和鲜嫩的菜叶。粥碗前头还摆着包子和几样小菜。萧景琰看着食指大动,拿起勺子先舀了一勺塞进嘴里。


蔺晨看着萧景琰眼睛亮起来,低下头往嘴里塞食物,没忍住笑出声。萧景琰疑惑地抬起头看他,蔺晨拍了拍他的后背:“没事,看来明二公子厨艺可比宫里的御厨好的多。”


“蔺先生过奖。”明诚拿了个包子放进明楼面前的碟子里。

“不如明二公子跟着我们回宫吧?”蔺晨搅和着手底下的粥,挑着眼睛乐。


“你吃不吃?”明楼搁下筷子,面色不善。

“吃吃吃。”蔺晨耸耸肩,低下头老实吃饭。


一顿饭吃完,明楼带萧景琰去查看民情,明诚留在府里准备些别的事。萧景琰和蔺晨跟着明楼在苏州城里的大街小巷逛了半天,又被明楼领着到周边的乡下看了半天。自从走在街上,明楼嘴就没停过,唠唠叨叨地念叨了一路,从以前的税收念叨到新税法,从农业讲到商业,从百姓的收入讲到税收的用处,听得萧景琰迷迷糊糊,开始蔺晨还能给他解释几句,到后来,连蔺晨也半懂不懂了,不过萧景琰隐约觉得他说的又几分道理。


天色擦黑的时候,明楼带着萧景琰回了明府。明诚一早就在门口候着,看他们回来赶紧去迎。


萧景琰心里想着事,回去稍微歇了一会儿,就想着找明楼接着问话。明楼在书房喝茶,明诚在一边陪着。萧景琰刚说明来意,就被明诚堵住了话头:“公子,累了一天了,在下已经着人准备好了晚饭,不如,稍后片刻,吃了饭再说?”


“可是....”萧景琰还想说什么,明诚一脸得体的微笑,语气却是不容拒绝:“公子,不过一顿饭的时候,误不了大事。”


萧景琰闭了嘴,转悠着去找蔺晨。蔺晨在后园子里蹲着逗猫,萧景琰过去蹲在他旁边,黑白相间的小花猫正舔爪子,轻轻喵了一声。


“先生。”萧景琰闷闷地叫他。

“景琰。”蔺晨抱起小猫,捏着猫爪子跟萧景琰招手:“公子可好啊?”

萧景琰伸手摸了摸猫爪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蔺晨:“阿诚倒是一直护着那个明楼。”


“看他不顺眼,咱们回去革他的职。”蔺晨挠挠小猫的脖子。

“可他偏偏还有本事。”萧景琰气鼓鼓地:“还真拿他没办法。”

“景琰一定会是个好皇帝。”蔺晨突然看想向萧景琰,嘴角挂着一抹笑。

“为什么?”萧景琰瞪着一双圆眼睛,手指去摸猫耳朵。


“因为你明明不喜欢明楼,却肯因为他的本事留着他。”蔺晨正经起来,墨色的眸子死死盯着萧景琰:“你是这世上最好的皇帝。”


“嗯。”萧景琰脸上突然有点热:“多谢先生。”


晚饭之后明诚把萧景琰请到书房,说要给他看些东西。

书房里的桌子一头摆着几摞账本,另一头放着一个账房用的大算盘。


“陛下请坐。”明诚在算盘那一侧坐下,萧景琰坐在他旁边。明诚翻开账本,指着里头的条目一条一条算了一遍,边算边给萧景琰解释,说的话竟然同明楼白天讲的一模一样。


萧景琰看他手指头在算盘上动作极快地拨弄,开口问道:“你说的,跟明楼说的一样。”

“自然一样。”明诚停下手,跟萧景琰笑了笑:“这些问题,先生跟我说了不下十次。”

“你算的这是什么账?”萧景琰看着眼前的账本问。


“明家的账。”明诚还是笑,拿过账本给萧景琰一条一条的解释:“明家产业众多,各方面也多有涉猎,每年交的税钱也不少,拿明家做例子,最合适。”


“嗯,你接着说。”萧景琰点点头,接着看账本上的记录。

“陛下以为新税法的目的何在?”明诚问萧景琰。

“自然是减轻百姓的负担。”萧景琰想都没想就回答,却没想到明诚笑得更厉害了。

“最好的税法,是为了朝廷和百姓都不亏本。”明诚手指头拨弄着算盘:“百姓要生活,可朝廷也要生活,百官的粮饷,军队的军费,可都是从税收里头出的。新税法确实有可取之处,可是,时间长了,漏洞就有了,不止百姓省不下,朝廷也赚不了。”


“你接着说。”萧景琰听得入神:“你说得,倒是比明楼说得清楚些。”

“陛下若是有困惑,尽管说便是。”明诚翻着账本,手底下算盘珠子噼噼啪啪响着。

“算得这么快,不会有错么?”萧景琰问。


“我家阿诚自然不会出错。”明楼不知道什么时候端着茶点进来,把点心放在明诚手边,又倒好茶放着。

“从小练出来的,这几个数,还不至于算错。”明诚点点头:“陛下用些茶点。”


萧景琰那了点心吃,吃到一半突然看向明楼:“明楼,朕要革你的职。”


明诚手一抖,算盘珠子还是挪到了该去的地方,然后才跪下问萧景琰:“陛下三思,为何要如此?”


“朕革了他的职,你来做这个官。”萧景琰示意明诚起来:“让他不好好说人话。”


评论(32)

热度(163)